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就开始烧烤。

    安婉主烤,绵绵和况飒雅打副手,陆思音跟况临天摆随车带的折叠桌椅,况擎野搬酒,老爷子跟小凌爷孙二人在玩无人机。

    食物烤好,大家围桌而坐,陆思音将每个人面前的高脚杯里都倒上红酒。

    安婉说自己要照顾小凌,就只能喝这一杯。

    绵绵面前的直接被况擎野拿走了,放在了一旁,理由也充分,酒精对胎儿不好。

    好吧,搞得像真的一样。

    绵绵只得喝纯净水。

    吃的时候也是,她都不用伸手去拿串串,况擎野都将她拿好了,放在她面前的餐盘里。

    怀孕不宜吃辣,这些都是不辣的,这是况擎野的原话。

    绵绵也没说什么,乐享其成。

    反正她本来就不吃辣。

    有况飒雅和小凌在,气氛倒也还好,只不过绵绵很少言,偶尔他们问上一句,她才会答一句,其余时候,都保持安静。

    他们聊的东西,她不感兴趣,也不懂,与其说错话被嘲讽,还不如沉默是金。

    所以,她吃好了,大家还在边吃边聊边喝着酒,一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架势。

    大概是见她坐在边上无聊得昏昏欲睡,况擎野指指不远处的越野车:“时间也不早了,去车上拿一顶帐篷找个地方搭起来先睡吧。”

    “嗯,孕妇熬夜不好。”老爷子也当即赞同。

    绵绵求之不得。

    “那我先去了,你们慢吃。”跟几人打了声招呼,她就撤了。

    帐篷包有好几个,她随便拿了一包,背在肩上打开手机的电筒照明去找地方架。

    从来没有搭过帐篷,刚开始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好在有说明书,可以照着上面来,可,饶是这样,她还是将帐篷布弄反了,有印花图案和数字编号的正面被她装在了里面。

    她拿的是5号呢。

    见不影响使用,她也没拆掉重弄。

    然后就是给充气气垫打气,挂帐篷配套的储电池小灯、拧亮,然后就倒在软垫上,累瘫了。

    **

    吃吃喝喝到一半,况飒雅想小解,叫了陆思音一起给她作伴。

    两人寻找隐蔽处的时候,从绵绵的帐篷旁边经过。

    况飒雅戳戳陆思音,一脸的讥诮嫌弃:“你看,某个奇葩连帐篷都搭反了,我还想呢,那是2,还是个5?”

    陆思音看了一眼。

    应该是个5,因为装在了里面,而且倒了,灯光从里面照出来,从外面看就像个2。

    “那又不重要,大晚上的也没人看,不影响使用就行,指不定人家故意这样装的,留印花图案在里面,自己躺着欣赏。”

    况飒雅“切”了一声:“她故意?信了她的邪!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没经验好不好?”

    “好了,你管人家呢,你大哥喜欢就行。”陆思音拉了她就走。

    况飒雅撇嘴:“我大哥那哪叫喜欢?他就是人多的时候,做个样子给大家看的,谁让那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呢?爷爷这边给他施压,他也是没有办法。”

    陆思音抿了唇没做声。

    回来经过越野车的时候,陆思音跟况飒雅说,自己有点冷,况飒雅带了两件外套,能不能借一件给她穿穿。

    对陆思音,况飒雅自是欣然愿意,准备去帮她拿,却是被陆思音拉住了手。

    “没关系,我自己拿,你先过去吃吧,刚刚不是还在叫,说自己光说话去了,没吃多少东西,一会儿你喜欢的该没了。”

    “对对对,我的烤鱿鱼。”况飒雅立马就跑了。

    没多久,陆思音就披着况飒雅的外套回来了,大家继续吃吃喝喝聊天。

    见小凌在安婉怀里睡着了,况擎野起身:“安姨,你指个地儿,我帮你将帐篷搭起来吧。”

    “好。”

    况擎野跟安婉走了,况飒雅也扶着老爷子找地儿给他搭帐篷去了,便只剩下了陆思音和况临天。

    美目流转瞥了况临天一眼,陆思音伸手去拿餐盘里的一串烤肠,手背被况临天按住。

    “都凉了,别吃了。”

    陆思音微微一笑,风情万种:“那我们喝酒。”

    自温热干燥的掌心将手抽出来,她端起高脚杯,朝他举了举。

    “好。”况临天拿起杯子跟她碰了碰。

    两人对视对饮。

    喝完,陆思音又起身给两人的空杯倒上。

    况擎野给安婉搭好帐篷,到越野车后座拿被褥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两人还在那里喝着,况临天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边说着什么,边仰脸看向头顶的繁星,而陆思音则是在给他的高脚杯里再度倒上酒……

    **

    况擎野进来帐篷的时候,绵绵蜷缩成一团,正迷迷糊糊要睡过去,感觉到有人进来,她顿时惊醒。

    见到是他,紧绷的神经才微微一松。

    “都散了?”揉着惺忪的眼,她坐起身。

    男人将手里的被褥放下来,“让你拿帐篷,你就只拿帐篷,我就少说一句,也拿床被子,你就不知道拿?”

    男人面无表情,声音淡如秋水。

    绵绵汗。

    拿帐篷的时候,并没看到有被子,现在想来应该在况临天的车里,她又不知道。

    果然人前人后两副面孔啊,恍惚间,让她觉得,那个在众人面前为她撑腰、为她长脸、对她强势霸道、又不失温柔体贴的男人,就好像不是他一样。

    虽然她知道,那副面孔只是做给别人看,而眼前的这个,才是他的真面目。

    山里的夜晚的确冷啊,她拉开一些被子盖在身上。

    “况总晚上睡哪里?我拿帐篷的时候,看到有好多……”

    一人一个帐篷都是够的。

    男人鼻子里发生一声轻哼,“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一起?”

    言下之意,他也是没有办法。

    也是,在大家眼里,她可是他的女人,而且,还怀着孕呢。

    好吧。

    绵绵连忙下意识地朝一边挪了挪,给他腾出将近三分之二的空间。

    男人却并没有躺下的意思,将手机放在充气垫上,缓缓环视整个帐篷,伸手检查架子,看有没有搭牢。

    “今天帮你解围,只是做给大家看的,你不要多想,没有别的意思。”男人回头看向她。

    绵绵眼帘颤了颤。

    尼玛,每次都让她不要多想,不要多想,好像她有多肖想他一样,这是有多自我感觉良好啊?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当即就开了腔:“我知道,我心知肚明,我很清楚,不需要况总每次都要提醒一遍。”

    男人又看了她一眼,“心里有数最好。”

    这个时候,男人放在垫子上的手机突然“滴”的一声,是微信来消息的声音。

    手机就放在绵绵头边不远处,她只是听到声音本能地看了一眼,就不小心看到屏幕上的来信人的名字。

    陆思音。

    内容她没看到,她也没准备看,当即撇了眼。

    男人拿起手机,解锁、划了划屏幕,进入微信,点开。

    【能出来一下吗?有些话想当面跟你说清楚,仅此一次。我在停车右边的那个山坳小树林里等你,不见不散。】

    **

    帐篷里,发完微信,陆思音就关了挂在帐篷顶上的储电灯,然后偷偷探了头出去看远处的那个帐篷。

    她故意找的这个地方搭的帐篷,既离那个女人的帐篷有些距离,又能确保对方的在自己的视线中。

    幽幽夜色下,看到挺拔高大的男人弯腰从帐篷里出来,她眸色一喜,心头就扑通扑通如同小鹿乱撞起来。

    看到男人拾步朝停车的地方而去,她更是激动到无以名状。

    看来,况飒雅说得没错,他对那个女人的好,只是迫于况老爷子的压力,若真上了心,又岂会她随便一约就约出来了?

    也连忙从帐篷里出来,朝他们约定的地方走。

    边走,边划开手机,点进微信,点开一人,编辑了一条信息。

    【擎野,我在2号帐篷。】

    再次确认了一遍发送对象,况临天,她才点了发送。

    然后,便飞速关了机,月光下,唇角一勾,眼底掠过一抹阴笑和晦暗。

    以她对况临天的了解,收到这样一条她原本发给况擎野的消息,他只可能两种反应。

    一种,生气的一个电话打给她,告诉她发错了人,另一种,直接去现场,让她跟况擎野难看。

    如今她关机了,直接扼杀掉了第一种可能,而且,突然关机,也会让人浮想联翩,他就更加会直接杀去现场。

    她要的就是这效果。

    不久前,她跟他喝酒的时候,趁他不备,在他的酒里下了药。

    什么药?

    就是酒会上下到聂臻红酒里的那药,迷情之药。

    反正况临天已经喝得有些高了,她加的份量不多,应该不会察觉是被人做了手脚。

    她估摸着发作时间,故意发微信将况擎野约出来。

    那么,况擎野的帐篷里就只剩下某个已经睡下的女人一人了。

    虽然,他们的帐篷是5号,2号的是她,但是,她故意将帐篷搭在那个女人的上面,且比较偏的地方,换句话说,况临天从他的帐篷出来,若要寻她,必须经过那个女人的帐篷。她是2号又怎样?5号装反装倒,在外面看,跟2号区别不大,尤其是对况临天这样一个醉眼昏花、又欲望膨胀的人来说,看错更是再正常不过,甚至将那个女人认成她,也很有可能。

    一个酒精刺激、欲望叫嚣、还处在嫉妒发狂、盛怒之中的男人,会发生什么,显而易见。

    她倒要看看,自己的兄弟上了自己的女人,况擎野会是何种反应?

    俗话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可以换,手足不能断,她就不信,他会为了那个女人不认况临天这个弟弟。

    而且,况飒雅不是说,他对这个女人本无心嘛,只是被逼无奈,那正好,这件事正好给他一个不要那个女人的理由,家丑如此,况老爷子也没话说吧?

    她想过了,这一局绝对天衣无缝,谁也怀疑不到她的头上来。

    对所有人来说,她就是发错消息了,因为她本来就是在跟况擎野密会。

    而且,信息上她写的本来就是2号帐篷,她又没有撒谎,况临天会跑到那个女人的5号帐篷里,那是他自己看错了,怪不得别人。

    夜色下,唇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她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朝跟况擎野约好的地点而去。

    要说,想到这一局,还得感谢况飒雅。

    若不是她说那个女人的帐篷搭反了,不知那数字是2还是5,她都没发现,也更不可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

    还有,能拿到2号帐篷也归功于她。

    她故意说自己冷,跟她借衣服,去车上拿衣服的时候,她顺便将2号帐篷压到了最里面最底下。

    所以,就算她喝完酒最后一个拿,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2号。

    **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靠!”

    帐篷里,况临天气恼地将手机一把扔在充气垫上,胸口起伏,一张脸因为酒精的刺激和情绪的愤怒都红成了猪肝色。

    擎野,我在2号帐篷。

    这看起来只是一句告知的短信,无端透着殷切的邀请。

    无缘无故告知对方自己是几号做什么,不就是想让对方去她帐篷。

    大半夜的,孤男寡女,想做什么,不言而喻。

    尼玛,平时藏得够深啊。

    老天真特么有眼,让她发错到了他的手机上。

    闷坐了片刻,他蹭然起身,出了帐篷。

    甩了甩有些昏沉疼痛的头,脚步虚浮走进夜色中。

    他知道,自己今天喝得有些高了,难得那个女人高兴嘛,他陪着她,而且,夜色那么美好,就像是天地间就只有他们两人。

    酒不醉人人自醉。

    可现在突然收到这么一条消息,就好比当头棒喝一般,让他原本就在体内翻腾的酒精,一下子被点燃,全都变成了火。

    对,火。

    怒火、心火、各种火……

    虽然大家的帐篷都隔得很远,这里一个那里一个,但是亮着灯,也算好找。

    婆娑光影下,况临天眯了眯眼,惺惺松松看向帐篷上的那个2字

    “是2吧?”

    “嗯,对,是2。”

    他猩红着眸子,自言自语。

    然后,抬脚继续,来到帐篷前,也没喊人,也没说话,径直撩开交掩的帐篷门,钻了进去。

    **

    【两章并一章,更新毕】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