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擎野回来了。”安婉率先笑意盈盈出了声。

    况老爷子也随后“哟”了一声,接着鼻子里一“嗤”,似笑似哼,“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啊?平常打电话都叫不回来的人,一个一个都齐了,还真是稀罕。”

    大家心知肚明,老爷子这是说况氏兄弟二人。

    况临天看了一眼陆思音,没说话。

    况擎野薄薄唇角噙着点点笑意,迈着两条修长的腿,从容走到绵绵身边站定:“我是因为聂臻打电话给我说,要送外送来老宅这边,所以回来接她。”

    绵绵汗,侧首看向他。

    她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他说过这些?

    也就打了个电话给他找官慎,她都没有跟官慎说自己是送外送,只是说有事,也没有说是来他家老宅,只是说市郊风景区别墅群。

    大概是见她在看他,男人也回视了她一眼,伸手将她背上的空外送箱接下来,递给边上的佣人:“放车上去。”

    绵绵眼帘颤了颤,抿了唇没做声。

    况飒雅却是震惊了:“大哥,你知道她在做外卖员?”

    男人努嘴点头:“知道啊。”

    “你知道还让她做?你也不怕她给你丢人?你可是况氏集团的大总裁嘢,吃个早点花得都比她一天赚的钱都多吧。”况飒雅摇摇头,完全不能理解。

    “嗯,”男人当即就接了话:“是不打算让她再跑这个了。”

    说完,又转眸看向绵绵:“你就开个咖啡馆而已,投入又不大,没必要这样亲力亲为去做市场调查,你若实在想要,我让下面的人做份可行性报告给你。你这样奔波,肚子里的孩子受得了吗?”

    “……”

    绵绵听得一脸懵逼。

    不过,她也不傻,脑子里快速将他的话再过了一遍,就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虽暗自腹议,尼玛,这谎撒得……她哪里来的钱开咖啡馆?迟早还不是得穿帮。

    不过,此时,她还是配合了他,小声道:“毕竟第一次做,怕搞砸了……”

    其他人自然也听懂了。

    所以,这个女人给shining time送外卖的原因,是她准备自己开个咖啡馆,在做市场调查是吗?

    况飒雅脸上有些挂不住,愤愤嘀咕:“不早说。”

    况老爷子和况临天都没做声。

    安婉看了一眼陆思音,陆思音眸色转深。

    见气氛有些微妙,最终还是安婉笑着转移了话题:“难得都在,今天晚上就都在家吃晚饭哈,我现在就去让厨房准备。”

    绵绵以为况擎野会拒绝,谁知,他握了她的腕,就牵着她走到沙发旁边,指了指沙发边上的太妃椅,示意她坐,自己也在一边沙发上坐下来。

    看到茶几上的茶点,掏出手机,问向况飒雅:“在哪个APP上点的?我再让人送三份过来。”

    绵绵一怔,不意他如此。

    原本就少了一份,如今又加上况擎野跟她,可不就是差三份。

    只是,这意思,是真的打算在这里吃晚饭?

    “不是我点的,是思音姐点的。”况飒雅声音闷闷的,还没有缓过来。

    男人便又微微偏过头,去看陆思音。

    陆思音抿唇深看了他一眼,“精选优递,我来点吧。”

    “不用,你来是客,哪里有让客人花钱招待主人的道理?”

    男人随随说着,长指已解开手机屏幕锁,在上面划点着。

    没多时,“咦?显示不在配送范围内,没法点餐呢,你怎么点的?”

    “旁边有个联系商家,可以跟商家在线对话的,告诉对方住址,并告诉对方可以加配送费……”陆思音起身,凑过来准备教他。

    “还是直接打电话吧。”

    打字哪有那么多耐心。

    拨了出去,且按的免提,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示意绵绵和况临天:“不知道你们的口味,等会儿你们自己报。”

    “您好,shining time,很高兴为您服务。”

    “这里是市郊风景区别墅群8号,今天已经跟你们定了五份茶点,想再加三份。”

    “好的,先生,只不过,贵处不在我们的配送范围内,所以……”

    “加钱,刚才配送费多少,这次还多少。”

    “好的,先生,请问,加什么三份呢?”

    男人看向绵绵,却又没等绵绵回答,自己做了主:“咖啡你不能喝,柠檬红茶吧。”

    绵绵只得点点头。

    男人又问向况临天:“你呢?”

    “美式。”

    “嗯,两杯美式,一杯柠檬红茶,甜点就跟先前的一样。”

    “好的,先生,请问还是要指定派送员吗?”

    在场的所有人一怔。

    只有男人神色不动,黑眸却愈发深邃,菲薄绝美的唇轻启:“可以吗?”

    “可以啊,只不过先前指定的派送员聂臻还没回来,若是还指定她,就得等一些时间了,先生也可以指定其他在店待出的派送员。”

    陆思音攥紧了指尖,小脸微微发白。

    其余众人的目光都朝陆思音投过来,惊讶、疑惑、一言难尽。

    包括况临天。

    绵绵更是错愕到不行。

    她竟然是被指定的,而且,还是这个女人指定的她!

    为什么?

    她记得她们的交集也就仅仅在况氏七十二层电梯门口遇到过而已,那还不算什么交集吧,人家说点头之交,她们点头之交都没有,话都没说过一句,而且,她清楚地记得,在酒会上遇到,她们也打个照面,这个女人根本就不认识她。

    只有一人似乎并未在意,还在专心致志点餐:“不用指定,我也不知道你们有哪些派送员,你们自行安排吧。”

    男人话落,陆思音的小脸越发失了血色,众人的视线也越发意味深长。

    的确,能够指定,说明首先要知道shining time有哪些派送员。

    所以,陆思音早就知道聂臻在那里上班?

    “好的,先生,两杯美式、一杯柠红,三份甜点,马上就为您打包派送,祝您愉快。”

    “谢谢。”

    长指挂掉电话,男人将身子朝沙发后背上一靠,长腿翘起来慵懒一叠,薄唇抿出几丝笑意,看向绵绵:“原来陆小姐跟你是旧识,难怪会知道你的家庭住址。”

    绵绵怔然。

    陆思音心惊肉跳。

    如果说,刚才她只是怀疑这个男人是故意的,那么此时此刻,她已完全确定。

    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要加点三份,故意要自己点餐,故意打电话过去,故意用的免提……

    他就是要变相地让大家知道,是她指定的这个女人,是她别有用心。

    她甚至觉得他可能在门口已经有些时间了,听到况飒雅咄咄逼人才进来的,不然,他怎么会一下子就会注意到茶点只有五份,而他们有六人?肯定是听到了。

    这个男人太聪明了,也太有心机了。

    作为S市第一名媛,在名流圈混得如鱼得水,自认为段位不低,可是跟这个男人比起来,他简直就是谈笑风生间,杀人于无形。

    太可怕了。

    还有,什么叫难怪知道了这个女人家的住址?

    是她给这个女人寄衣服鞋包,让其跟周童童一样装扮出现在酒会上这件事,他也已经知道是她所为了吗?

    这到底是个怎样精明可怕的男人?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尤其是况临天,一副等着她解释的样子,她微微一笑,开了口。

    “那天我们设计部开会,我的助理小樊点了shining time的下午茶,当时,外送员就是聂小姐,聂小姐帮小樊将茶点送到会议室,通常一般人进来都会东张西望、四下看看,至少会看一眼我们在做什么,聂小姐没有,一直低着头,目不斜视,送完茶点立马就出去了,我就对她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就在想,这人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出于避嫌,毕竟开发部的会议技术含量和保密性都很高,她都是很有专业素养的一个人,然后,我们的点餐订单上面不是有派送员的名字吗?我还特意看了一眼,就记住了。我实在没想到,她竟然……竟然是况总的女人,还是刚才飒雅告诉我,我才知道。”

    陆思音言辞恳切,一脸不好意思。

    指派这件事已成事实,她已没法否认。

    寄衣服那件事,这个男人应该没有证据,她先避而不谈。

    “刚刚我已跟聂小姐说过抱歉,也希望况总能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重要。”男人当即就淡声回了她,唇角轻勾。

    陆思音紧紧攥住手心的精修美甲差点给自己崩断。

    不重要?

    不重要是什么意思?

    这句看似没关系、不在意、原谅她的三个字,就像是一把尖刀一般直直戳进她的心窝。

    比起这样轻描淡写,她宁愿他生气,宁愿他怪她。

    况临天看看陆思音,眉心微拢。

    也是何其精明一人,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大概,他已然猜到。

    自座位上起了身:“我一会儿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思音,你怎么来的?开车了吗?要不要送你?”

    陆思音刚准备回应,况飒雅立马就拉了况临天的胳膊:“不许走,哥,你说你十天半月都不回一次,这难得你也回来了,大哥也回来了,思音姐也在,就不要那么急着走行不行?你还答应过我暑假带我去野营的,眼见着暑假没几天了,你说怎么办?”

    况飒雅边说,边朝况临天使眼色,眼尾指指陆思音,示意他要抓住机会。

    况临天没做声。

    老爷子说话了,“今天天气很好,晚上也不会有雨,而且今天十六,月亮也好,倒是个适合野营的日子。”

    况飒雅瞬时眼睛就亮了,松了况临天的胳膊,又去挽老爷子的手臂:“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去!”

    末了,又兴奋不已地问向众人:“怎么样?怎么样?大家说怎么样?思音姐?”

    陆思音抿唇,看了一眼况擎野,又看了一眼况临天,“我……随便。”

    “哥,你呢?择日不如撞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处理嘛。”

    况临天没说话,回到沙发上坐下来。

    见他如此,况飒雅可开心了,早将刚才的不快忘到了九霄云外。

    “大哥呢?聂小姐呢?”

    “我没问题,”男人回得干脆,侧首看了绵绵一眼,“她,自然也没问题。”

    绵绵汗。

    “欧耶!”况飒雅从沙发上蹦起来:“那我现在就让忠叔他们去准备野营的东西。”

    **

    八人两辆高级越野在黄昏的时候出发了。

    绵绵也算是再次开了眼,果然有钱人的世界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家里豪车一大排,还分商务的、购物的、郊游的……

    也没带司机,一辆况擎野开,一辆况临天开。

    况擎野这车上坐着她、安婉,还有小凌,一共四人。

    况临天那辆上面也是四人,陆思音、况飒雅,还有老爷子。

    她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野营,只知道车子开了很久,然后就一直盘山而上,那些弯又陡又急,山上都是密林茂草。

    她坐副驾,安婉和小凌坐后座。

    这是她第一次看况擎野开车,虽然她不懂车技,但是,凭坐的感觉,她觉得这个男人丝毫不比官慎差。

    那么急的弯,他依旧气定神闲,白色手工定制的衬衫袖子挽起一截,露出结实的小臂,一手手肘随意搭在洞开的车窗沿上,一手握方向盘,从她副驾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完美的侧脸,以及落在方向盘上那只大手手背和小臂上的青筋。

    绵绵觉得自己一颗心就难以抑制地徐徐加快。

    好在他们这辆车上有小凌,刚开始一直叽叽喳喳,跟况擎野说话,跟安婉说话,还跟她说话,气氛很不错。

    后来小东西累了,窝在安婉怀里睡着了,为了不吵着他,他们也不用说话,也不显得尴尬。

    车子在半山腰的一块平地处停了下来。

    此时天已经黑了,月亮升了起来。

    十五月亮十六圆,果然又大又亮,又加上带了三台那种野营专用的立灯,亮起来光线非常好。

    晚餐是烧烤。

    除了老爷子和小凌,其他人全部着手准备起来,架烧烤炉、准备炭、将车载冰箱里的速冻食物全部拿出来。

    陆思音和况临天生火,安婉、绵绵、况飒雅负责穿串串,况擎野将穿好的串串涂上佐料。

    **

    【两章并一章,更新毕】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