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坐在那里闲聊了一会儿,况飒雅下楼来找吃的。

    “思音姐,你来了。”

    陆思音扭头看她,眉眼一弯,朝她招手:“飒雅,过来。”

    况飒雅走过去,被陆思音拉到边上坐下:“上次你画的那条手链,我们已经在做了,大概这周可以完工,到时候我给你送过来。”

    “真的假的?”况飒雅激动到难以置信,“我就随手那么一画,随口那么一说,你还真给我做了?”

    “当然,你自己也说了,那可是你第一次亲手设计的,而且,是限量版的,世上仅此一条,雏形我大概看了一下,非常漂亮。”

    “嘤嘤嘤,”况飒雅俏皮地握起拳头,在眼前转了转,做了个感动到哭的萌动作,然后就挽起陆思音的胳膊,撒娇地靠在她肩上,“思音姐,你太好了。”

    三人又开心地聊了一会儿,安婉吩咐佣人去准备下午茶,陆思音眉目微微一动,笑道:“我们点外送吧,前两天我的助理点了个shining time的下午茶,甜点和饮品都非常不错,尤其是有款抹茶口味的奶昔,简直让人过口不忘,你们肯定会喜欢。”

    说完,就从包里拿出手机点餐。

    “好啊好啊!”

    只要是没吃过的、没喝过的、没玩过的,况飒雅都来者不拒。

    安婉笑:“我们是市郊,可能不在配送范围吧。”

    “加点钱就都在配送范围了。”陆思音纤纤玉手划动着手机屏幕,语气中略带着几分轻嘲。

    “那倒是。”

    这点,安婉甚是认同。

    况飒雅起身去洗手间。

    关了门,就划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哥,思音姐现在在老宅呢,刚刚点了下午茶,想来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走,你要回来就快点哈,我表现还可以吧?以后可不许再说我这个亲妹妹没事先通知你哦。”

    **

    背着沉重的外卖箱从shining time咖啡馆出来,绵绵走到自己的那辆二轮电动车旁边,看看手里的客人住址,又看看电动车,有些郁闷。

    市郊风景区。

    那里她倒是去过一次,就是上回跟况擎野去的,况家老宅也在那个风景区里面。

    只是,那里开车都得差不多四十几分钟,她这辆二轮小毛驴肯定一面都骑不到就会没电歇菜。

    本不想送这个单的,但是老板钦点的她,说人家快送费有两百,问她送不送?

    一单就能赚到一天的钱,她怎么可能会说不送?

    可是,一时冲动,现在问题来了,怎么送?

    她又没有车,就算有,她也不会开呀,骑小毛驴肯定不行,半路没电,那她就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所以,只有两条路,要么,打车过去,要么,坐地铁或公交。

    想来想去,当然是后者最划算。

    可是怎么坐呢?

    快速在手机上查了查,答案自然是有的,只是信息是去年的,不知道班次有没有变动过。

    安全第一,她干脆拨通了况氏集团前台的电话。

    早知道应该跟官慎要个手机号码的,她只有况擎野的。

    “你好,况氏集团。”

    “你好,请帮我转七十二层总裁助理办公室,我找官特助。”

    “请问你哪里?”

    “我是……他朋友。”

    “那请你打官特助的手机吧。”

    “我没有他手机号码,”说完,绵绵立马意识到不对,既然是朋友,怎么会不知道对方号码,连忙补充道:“先前的那个手机丢了,换了个手机,通信录都没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想她这句话的真假。

    “那你知道他的分机号码吗?”对方又问。

    “不知道。”

    她是真不知道。

    “那实在不好意思,七十二层的电话我们不能随便转,抱歉。”

    说完,电话就挂了。

    听着“嘟嘟嘟”的盲音,绵绵也是欲哭无泪。

    是被上次她冒充况氏特助卖裙子那件事给搞成这样了吗?

    咬唇想了想,低头划动手机屏幕,又拨了个电话出去。

    **

    七十二层总裁办公室里,男人接完一个业务电话,将手机放在桌上。

    刚打开一份文件准备看,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手机是双卡双待的,这铃声是来自他的私人号码。

    拿起手机看了看,屏幕上一个名字入眼,他眼波微微一晃,长指划下接听。

    “喂。”

    “况总,官特助跟您在一起吗?能不能让他接个电话?”

    男人:“……”

    沉默消化了片刻,男人薄唇轻启:“你打我的手机找官慎?”

    “不好意思,我没有他的号码,你们前台又不给我转,我就只能打扰况总了,他在边上吗?”

    “不在,”男人声音略沉,“你找他有事?”

    “嗯,挺急的一件事,那他不在就算了,谢谢况总。”

    意识到对方似是要挂了,男人眸光一敛:“等一下。”

    “是官特助来了吗?”隔着听筒都能听到声音里的激动。

    “没有,”声线又沉了几分,“什么急事?”

    “问况总,况总肯定也不知道,算了。”

    “……”

    还有官慎知道,他不知道的?

    “等一下。”

    男人起身。

    “不好意思,况总,你一会儿让我等一下,一会儿让我等一下,我……我赶时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吗?”

    “……”

    男人脸色不大好看地拉开办公室的门,“所以,也不要官慎接电话了是吗?”

    “官特助在啊?”

    男人懒得理她。

    官慎正在低头处理一份数据文件,男人将手机朝他面前一递,他还吓了一跳。

    见是男人的手机,官慎一脸懵逼,连忙自位子上站起来:“况总。”

    “你的电话。”

    他的?

    看了一眼屏幕,聂臻二字入眼,他很是意外。

    那个女人找他?

    打他家总裁的手机找他?

    又下意识地看了看他家总裁的脸色。

    呃。

    似是有些不善。

    硬着头皮接过手机拿到耳边:“喂……”

    **

    绵绵背着外卖箱从公交上下来,已是一个小时以后。

    又拿着地址往别墅群里找。

    当找到地址上写的8号时,她惊错地发现,竟然……竟然就是况家老宅。

    这……这……

    她瞬间就有些风中凌乱了。

    那次过来一直坐在车上,又全程紧张,根本没有注意到是多少号。

    刚才问官慎公交车的时候,她只说了去风景区别墅群,应该告诉他自己要去的是8号的,那样的话,官慎肯定会说那就是况家。

    现在让她怎么办?

    进?

    还是不进?

    纠结了片刻,她还是伸手按下高级感应大门边上的门铃。

    等了好一会儿,有个佣人前来接她。

    见到是她,佣人怔了怔,似是认出了她,又不敢确定,所以一直打量她,却又没贸然开口问。

    对此,她非常理解。

    毕竟只见过一次面,而且,要将况擎野带回来过夜的女人,跟前来送外送的女人,划上等号,的确有些困难。

    因为绿化特别广袤,又走了好久,还没进门,就听到客厅里传来的笑声。

    跟在佣人后面换了鞋进去,发现客厅沙发上坐了好几个人。

    况老爷子、安婉、况飒雅,还有一个年轻貌美、气质绝佳的女人,就是上次在况氏七十二层电梯门口碰到的、跟安婉一起的那个女人,前天晚上酒会也在的,姓什么来着?

    对,陆小姐。

    另外,还有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人,跟况擎野大概有三分相像。

    想来应该是况擎野的弟弟,况家老二。

    况家最小的小少爷小凌正坐在茶几边上的高级绒毯上,拿着一只无人机在玩。

    绵绵怔了怔。

    所以,除了况擎野,况家其他的所有人都齐了是吗?

    见送外送的人是她的那一刻,厅里几人都震惊了。

    安婉更是惊讶地从位子上站起来:“聂小姐……”

    绵绵眉眼一弯:“爷爷、安姨、飒雅。”

    一一打过招呼,末了,又朝陆思音和况临天点点头。

    毕竟不认识,不好贸然叫。

    大家都没回过神来,安婉看了看众人,尤其看了一眼况老爷子,又扫了一眼陆思音,随后唇角一弯,笑意盈盈迎上去:“来来来,我帮你拿,这么一大箱,很沉吧?”

    除了安婉,无人回应,绵绵多少有些尴尬。

    “没关系,我自己拿,请问放在哪里?”

    “就放茶几上吧。”安婉边说,边示意佣人将茶几上的茶杯收走。

    绵绵走过去,将外卖箱里的饮品和甜点一份一份拿出来。

    “聂丫头在咖啡馆工作?”况老爷子终于开了口。

    绵绵还没来得及回答,况飒雅先“嗤”了一声,“咖啡馆工作?说得那么好听,就一外送员好吗?”

    绵绵没理会,直起腰身,微微笑:“各位的甜点和茶点齐了,请慢用。”

    “谢谢,辛苦了。”

    出声的是陆思音,与此同时,她拿出钱包,抽出两百块钱,起身递过来。

    接,还是不接,只在脑子里纠结了一瞬,绵绵就伸了手。

    指尖刚碰到那两张毛爷爷,况飒雅突然起身,一把将陆思音的手臂拉了回去:“思音姐,你还不知道她是谁吧?她是我大哥的女人!会要你这两百块钱?你这样给她,她会觉得你在羞辱她。”

    陆思音面露惊讶,连忙致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绵绵又不傻,况飒雅就是故意的,她心知肚明。

    无视,还是直面,也只在脑子里纠结了一瞬。

    她唇角一弯:“没关系,陆小姐不必道歉,我不偷不抢、不乞不讨、不倚不靠,凭自己劳动所得,并不觉得这是羞辱。”

    说完,伸手就将陆思音手里的那两百块接了下来,“谢谢。”

    众人:“……”

    全部都露出意外的表情。

    况飒雅脸色还有些发白,明显被怼得很不悦,况临天眸色转深,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讲,况老爷子也没多言,唇角却是弧光点点。

    “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再见。”

    背起空外卖箱,绵绵就准备告辞。

    “等等!”况飒雅喊住她。

    虽然况家兄妹不少,总共有四人,可千金就她一个,从小都是公主一般的存在,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所有人都众星捧月,从没受过委屈。

    今天在自己家里,竟然被这样一个低贱的女人给怼了。

    说她是富二代,说她是因为有倚靠,说她不劳而获,她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你点点这厅里总共有多少人?你再看看你送了几分饮品?”况飒雅指指茶几上。

    绵绵垂眸弯了弯唇,有些无奈。

    总共有六人,她送了五份茶点是吗?

    “抱歉,我们是按照订单送的,订单上只下了五份。”

    陆思音看看况临天,不好意思笑笑:“点的时候不知道你会回,所以就少点了一人。”

    况临天刚准备说没关系,况飒雅又再度出了声:“那我现在再点一份,你,速度回去给我送过来!”

    说完,还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豪华大钟,“现在还不是下班高峰,不会堵车,开车来去一面四十分钟,我给你一个半小时,足够了吧?”

    这时,安婉也出了声:“聂小姐是开车来的吗?”

    “不是,坐公交。”

    绵绵回得也快。

    人就是这样奇怪,没进来之前,她还觉得难为情,不好意思,怕丢脸怕出丑,现在被这样一些自命清高的有钱人变着法子的一折腾,她反而坦然了。

    听到她说坐公交,安婉就没接话了,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一脸一言难尽的,还有陆思音。

    “坐公交?”况飒雅笑,抬手扶额,一副“我的妈呀”的表情,将手拿开,就彻底冷了脸,“聂小姐,你什么意思啊?坐公交,送外卖,还送到我家里来,你做给谁看啊?两百块钱也手皮都抓破了,是不是嫌我大哥给你的钱少啊?”

    绵绵汗。

    “况小姐,坐公交、送外卖,难道是很丢人的事情吗?我不知道这座城市有多少辆公交,我是坐571来的这里,那至少说明,有71条公交线吧,有需要,才会被开通,说明每天乘坐公交的人有多少?还有,送外卖之前,我受了半天的岗前培训,听说在我们S市,像我一样的外送人员有将近五千人,就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人,顶着高温,风吹日晒,给你们送上门,你们才可以惬意地坐在中央空调的大厅里舒服地聊着天吧?都是劳动所得,有谁比谁高级,又有谁比谁低贱呢?然后,关于送到你家里来这件事,只是一个凑巧,你们点单,我们派送,就是这样一个流程,而且点单在前,派送在后,若说故意,我也做不到。”

    一口气说完,绵绵自己也惊讶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其实她并不是特别要强的那种人,但是今天的她,就是有些憋不住。

    或许,因为这里是他家?他们是他的家人?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不吐不快,吐出来就爽了。

    况飒雅却是更加气结难当,伸手指着她:“你……爷爷你看,她还有理了?既然这么不依不靠,自食其力,当初怎么就爬上了我大哥的床?既然成了我大哥的女人,难道心里就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吗?坐着公交、送着外卖,这要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大哥怎么亏待她了呢!”

    “老远就听到飒雅声嘶力竭的声音,不是还准备大学读声乐的吗?大吼大叫也不怕毁了嗓子?”

    一道低沉的男声不徐不疾从门口传进来。

    众人一怔。

    绵绵更是惊错回头。

    况擎野。

    他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随手将公文包放在柜子上,佣人上前替他拿了拖鞋,男人从容不迫换上,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信步走进来。

    【本章4500+字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