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官慎开着车,抬眼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后座上的男人。

    “况总,支票我已经给聂小姐了。”

    男人没做声,侧首看着窗外。

    官慎犹豫了一下,“刚才抽烟的时候无聊,刷了刷娱乐新闻,童童小姐的伤上了头条,好像是昨晚酒会的时候,戴的面具突然被人当众摘了,从而暴露的,现场的记者穷追不舍,童童小姐当时就离场了,没有做任何回应。但是,不知道网友从哪里扒出来,说是聂小姐,还贴了她的照片出来,童童小姐的粉丝正在集体讨伐她呢。”

    官慎边说,边观察着男人神色,见男人下颌的线条冷硬,没有任何回应,他又补充了一句:“况总要不要看一下,我将网址链接发给您?”

    毕竟周童童是况氏影业旗下的艺人,又跟这个男人关系匪浅。

    不对,应该说,这个事件牵扯的两个当事人,两个女人,都跟这个男人关系匪浅。

    而且,这件事对还没杀青、还没上映的那部大片来说,以及对整个况氏影业来说,会带来什么影响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影响一定有。

    所以,他以为这个男人会关心。

    然而,男人似乎并无兴趣,只是将视线从窗外收回,淡瞥了他一眼。

    “不用,大概事件你不是都说了吗?”

    官慎汗。

    好吧。

    他的职责尽到了。

    专心开车。

    男人静坐了一会儿,忽然开口:“找人匿名在网上将当天的事情经过爆出去。”

    官慎一怔,还以为男人在跟谁打电话,从后视镜里看了看,才意识到他是在跟他说。

    反应了一会儿,不是特别懂这个男人的意思。

    “况总指的是......”

    “聂臻砸伤周童童的经过,曝出去。”

    啊?

    官慎很意外。

    网上还只是曝周童童的伤是聂臻所为,怎么所为都没说呢,周童童的那些粉丝就已经疯了,如果还详细曝,那岂不是让这件事越演越烈,更加会激怒那些疯狂的粉丝?

    如此一来,聂臻还有活路吗?怕是出门都不敢出了吧?

    刚才咖啡厅里那几个脑残粉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不懂,昨天晚上两人不是才在这辆车上颠鸾倒凤了吗?

    今天怎么就这样将人往死路上逼呢?

    **

    恐周童童的粉丝再有什么过激行为,慕战主动提出送绵绵回家。

    绵绵自己也是怕了,只能同意,电瓶车停在电视台的车棚里也没有去取,就坐慕战的车子回了左岸丽榭。

    回到家,聂爸不在,大概是一直处在一个紧张的状态下,突然放松,绵绵觉得就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力气,整个人虚脱了一般,好累好累。

    将包丢在一边,她就将自己扔到了床上。

    好想一觉睡过去,再也不醒。

    也好想穿越回去,回到天洁山,回到小木屋,回到跟师傅和秦义快乐生活的日子。

    那样简单,那样美好。

    不像现在,每天疲于这些她的能力根本无法解决的事。

    她不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是个头?

    她只知道,她闯了最不该闯的祸,惹了最不该惹的人。

    周童童、张碧书,还有给她快递礼服鞋包,酒会上给她下药的那个人,每一个都是身份斐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每一个跟她都是有着云泥之别,每一个都不是她能应付得来的人。

    还有况擎野,更是。

    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聂弦音穿到她的那个时空,活得风生水起、爱得轰轰烈烈,而她,四年了,穿过来都已经四年了,人生越过越一塌糊涂。

    自己一无是处也就算了,还连累了聂弦音的父母。

    刚才回来的路上,慕战开车,她又用手机刷了刷新闻。

    网上已经完全炸开了锅,有人曝光的事件经过,说她是周童童的瑶琴替身,在拍摄时,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瑶琴忽然就脱手而出了,直接砸到了周童童的脸上。

    此爆料一出,她从人民的公敌,更加升级为了过街老鼠。

    网上骂声一片,多难听的话都有。

    她真的好怕。

    倒不是怕她们对自己怎样,大不了她从此闭门不出,她怕的是,那些疯狂粉丝找上门,对她爸妈不利。

    很烦躁,翻来覆去了一会儿也睡不着,她索性起了身。

    从壁橱里拿了一个船模开始拼。

    师傅说,拼模能让人放松,能让人沉淀,能让人平心静气。

    拆了拼,拼了拆,拆了再拼,拼了再拆,一直到天黑,看不到了,她也没有开灯,就坐在黑暗里,不再拼了。

    大概是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中饭聂爸也没有喊她。

    直到聂妈下班回来,做好了晚饭,打她手机问她在哪里,才知道她在自己房里。

    “你个丫头,还以为你在怀怀那里呢,灯也不开,节约用电吗?”聂妈推开门,顺手按下门侧的开关,房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快出来,吃饭了。”

    绵绵根本没有胃口,但又不想两人担心,只得起了身。

    而且,她也得跟他们两个坦白她砸伤周童童这件事。

    网上闹这么大,电视里肯定也会播,再不关心这些娱乐八卦,他们也迟早知道,最重要的,他们知道了,才会对周童童的粉丝有所防备,她不想他们受到伤害。

    一边扒拉着碗里的饭,一边想着该怎样说,既能不让她们太担心,又能达到让她们提高警惕的目的,却没想到聂妈先开了口:“音音,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我们说?家也不回,受了不少委屈吧?”

    啊?

    绵绵怔了。

    “你们......已经知道了?”

    聂妈聂爸对视了一眼:“网上都是这个,我们想不知道都难。”

    绵绵霎时就有些绷不住,眼窝一热,却终是忍住了,“对不起。”

    除了这三个字,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聂妈听完就不悦了,虎着脸:“你这孩子,干吗说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

    “是我的错......”

    “怎么就是你的错了?是那些网络喷子造谣、中伤、污蔑,这是网络暴力!好在况氏影业及时发了声明出来,不然的话,你还真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背着这么一口大黑锅,我们一家以后都不用出门了......”

    “妈你说什么?况氏出......声明?”绵绵有些懵。

    “是啊,不仅出声明了,还要追究造谣生事者的法律责任呢。”

    难以置信,绵绵噌然从位子上起身,快步回房上网。

    事件还真的平息了下来,因为况氏影业官方出了一则声明。

    大概内容就是:

    众所周知,周童童小姐是一位有着极高专业素质和极强责任心的演员。曾经就已说过,只有两种情况下,周童童小姐才会用替身,一种,高难度打戏,另一种,裸戏激情戏,其余情况下,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条件多么艰苦,她都是亲自上、亲自演。今天她所取得的成就,跟她的这份认真,这份对演员事业的尊重,是分不开的。然而,网上却有人造谣生事,说周童童小姐瑶琴找替身,这纯属污蔑,这也是对周童童小姐职业操守的一种亵渎!为了拍戏,她曾经请过多少老师,学过多少自己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技能,我们知道,广大铜粉们也知道,更难更不好完成的都学了下来,一个瑶琴而已,周童童小姐会找替身?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了周童童的声誉,请谣言制造者立即删掉不当言论,也请广大网友不要再散播,况氏影业将保留追究造谣生事者法律责任的权利。另外,也对关心周童童小姐的铜粉们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的支持,让你们担心了,周童童小姐眉骨上的伤是拍一段打戏时发生了意外撞到了道具石上,这段时间在养伤,希望大家就算不给予祝福,也不要再妄自伤害这么一位用心拍戏的好演员。

    绵绵一口气看完,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

    所以,这是利用她在做炒作营销吗?

    先将她推上风口浪尖,制造舆论,制造热度,然后来个神转折,在全网人民面前给周童童大大刷一波好感?

    **

    “童童姐,这套衣服要带上吗?”

    豪华别墅里,小跳正在给周童童收拾去美国的行李。

    眉骨上的伤已经拆线,约了美国一流的整容专家,准备去疤。

    “随便!”周童童坐在沙发上,怒气难平。

    小跳弯了弯唇,站起身,“童童姐还在为那份声明生气呀?其实,换个角度想,童童姐并没有任何损失,还收获不小呢,这样的声明无疑是吸粉神器呀。”

    “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可如果不这样,就等于承认了瑶琴用了替身,这与童童姐曾经采访时说的话是相悖的,童童姐也不愿意自打脸吧?那样,童童姐的形象会大打折扣的。”

    “可是......”

    周童童气得都不想说了。

    她是要某个女人生不如死啊。

    关于声明,她问过廖恙了,廖恙说,是上面的指示。

    廖恙是况氏影业负责人,他的上面,除了那个男人,还有谁?

    这份声明的重点是澄清她没有用替身,她承认,这种操作的确是很好的一次危机公关和广告宣传。

    但是,这份看似跟那个女人毫无关系,甚至连她名字都没提过的声明,确定不是为了那个女人发的吗?

    毕竟,她让人放风出去的时候,只说了是那个女人砸伤了她。

    后来,是谁曝的细节?曝那个女人是替身,演的时候砸到的她?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