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迎国际大酒店,酒会还在进行。

    只是气氛明显变得有些微妙,大家都不时看向那位跟况氏总裁一起来,结果却被落了单的红透国内外的影视巨星周童童。

    周童童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本也想离开,可又不想让大家觉得她格局小,觉得她是落荒而逃,所以,只得硬着头皮,镇定自若地继续和一些名流谈笑风生,表现出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然,看到那些人异样的目光,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憋屈,最后,心念一动。

    端着酒杯走向自己的一个圈内好友,两人低头交谈了几句,两人便一起风情万种地走向人多之处。

    “田总,晚上好。”

    “邱书记,好久不见。”

    “童童小姐。”

    “李小姐。”

    客套寒暄。

    忽然那位圈内好友道:“童童你戴的这是面具还是墨镜呀,好特别啊。”

    周童童笑:“哦,就是一个饰品而已。”

    “真好看,借我戴戴呗。”

    圈内好友说完,也没等周童童反应,伸手就将周童童眼睛上戴的那副镶钻蝴蝶展翼面具给摘了下来。

    周童童一惊,想阻止都来不及。

    “啊!童童,你受伤了!”

    圈内好友一声惊呼。

    众人的视线瞬间就被吸引了过来。

    “怎么伤的?这么严重?缝了很多针吧?”那位圈内好友一脸震惊和心疼。

    周童童连忙伸手去遮挡,可现场眼快手快反应快的记者们早已快门“咔嚓”按了几回。

    “不小心撞到了。”周童童一把接过圈内好友手里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明显很慌乱,也明显不想多讲。

    说完,便对着几位老总和政府官员略显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有个剧本等着我回去看,我就先告辞了,各位尽兴。”

    说完,又拍了拍那位圈内好友的肩,两人心照不宣地一对视,周童童就转身匆匆朝门口的方向走。

    见她伤口曝光,就急急离开,几名记者深知这里面肯定有隐情,又岂会轻易放过这样的重磅,纷纷追了上去。

    “童童小姐请稍等,请问童童小姐是怎么受伤的?”

    “童童小姐刚才说不小心撞到了,是自己不小心吗?还是别人不小心?是撞到了哪里?怎么会撞得这么严重?”

    “童童小姐能透露一点吗?这么严重的伤一定会留疤的吧?童童小姐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童童小姐,童童小姐......”

    周童童没有理会几名记者,加快了脚下的步子,边走边从手包里掏出手机打电话:“小跳,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童童小姐,你就说几句吧。”

    “童童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保姆车很快开了过来,助理小跳见周童童被几名记者围住,车一停稳就跳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

    拨开记者,挤了进去,护着周童童上车。

    记者撵上去,被门口的保安拦下。

    一直到车门关上,车子开走,周童童都没对受伤一事回应只字片言。

    **

    除了周童童,酒会里还有一人也备受着煎熬。

    那就是陆思音。

    是的,聂臻身上所穿所戴都是她让人快递过去的。

    那天,她从况擎野的办公桌上拿到了那个女人的资料,资料上清楚地写着她的家庭情况、身高、体重、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从业经历等等。

    她就搞不懂了,那样的穷酸家庭背景,那样的一个不是做收银员,就是做服务员的女人,怎么就能爬上了况擎野那种男人的床?

    而她,陆氏集团的掌上明珠,S市的第一名媛,身后追求的男人都能绕地球一圈,她几次三番主动,那个男人却视而不见,拒人以千里之外。

    越想越不甘,越想越不服气。

    所以,她才想到了这招。

    她打听到周童童今天会穿什么赴宴,她就紧急让人做了一模一样的赝品,以匿名的方式快递给了那个女人。

    她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以为是况擎野,肯定会来赴会。

    而之所以选择周童童,是因为周童童是目前最当红的巨星,一举一动都是流量,一举一动都是焦点,而且,传闻周童童也是况擎野的女人,那么正好,一举两得,让两个女人来一场撕逼大战,两败俱伤,她最喜闻乐见。

    还有,也让聂臻这只丑小鸭认识一下自己与上层名流的差距,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酒里面的药也是她下的,那个跟女人相撞的服务生是她安排的,目的就是将下了药的酒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女人的手上。

    她就是想她丢丑,想她出洋相,想她做出肮脏的事情让况擎野看到。

    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杯酒竟然被况擎野给喝了。

    所以,现在......

    现在那个男人在......

    他是跟那个女人一起离开的,所以,他们两个......

    不,那个女人怀着孩子,还没有三个月,他们应该不会,那,那个男人......

    很想打电话给他,却又怕此地无银,暴露了自己。

    可是......

    抿唇想了想,她还是从手包里掏出了手机,划开,在通信录翻到况临天的号码,拨了出去。

    况临天是况家老二,况擎野同父异母的弟弟,况飒雅的亲哥哥。

    也是她忠实的追求者。

    似乎一响对方就接了。

    “思音。”

    “临天......”

    **

    宾利车平稳地开着。

    夏天晚上的九十点钟,正是人们夜生活的开始。

    外面车来车往、人也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车内却是俨如另一个世界,三人无言,一路沉默。

    突然,男人的手机响了。

    男人拿起来看了一眼,划下接听键:“临天。”

    “大哥,现在在哪里?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男人微微眯起了眼。

    平时基本不主动给他打电话,就算他打电话过去,也对他要理不理的人,突然打电话邀酒?

    漆黑眸底划过一丝了然。

    薄薄唇边掀起些些弧度:“现在不行,我在酒店,有些事情急着办,挂了。”

    没等对方回应,就掐了电话。

    绵绵跟官慎听在耳里。

    这个男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官慎早已习惯。

    而望着窗外夜景的绵绵却是忍不住心里轻嗤了一声。

    满口谎言!

    很快就到了铜陵路星光公寓,绵绵下车的时候,敞着说了声“谢谢”,就转身进了楼道。

    官慎不知道她是跟男人说的,还是跟他说的,也不敢回应。

    “况总现在是回家吗?还是......”

    “不然呢?”

    官慎:“......”

    好吧。

    这男人情绪不对啊,是欲求不满吗?

    明明那么长时间,明明他们完事后,他第一次打开车门的时候,看他神清气爽,一脸餍足,怎么现在......

    他打了方向盘。

    **

    绵绵准备敲门,正好怀怀开门出来,准备去上夜班。

    “呀,吓我一跳,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绵绵没说话,径直进了屋。

    见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尤其是一边脸还肿得老高,怀怀眸光一敛,一把拉住她:“发生了什么事?”

    “我好累,想睡觉,你先去上班吧,一会儿该迟到了。”绵绵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有气无力。

    她是真的累。

    下身的那个地方还火烧火燎的痛,浑身也是像散了架一般,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

    “谁干的?”

    “什么?”

    “你的脸谁干的?”

    “哎,说来话长,反正今天倒霉透顶了,你去上班吧,等你明早下班回来再跟你说。”

    “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安心去上班?快说,谁?”

    “周童童。”

    想着张碧书怀怀也不认识,也不想扯太多,此时此刻,她真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怀怀皱眉,以为对方是因为被砸伤那件事出的手。

    “靠,她也参加酒会了?”

    “嗯。”

    “她不是受伤了吗?不在医院好好呆着,跑那去凑什么热闹?”

    “人家是当红大明星不是,好了,你快去上班吧,我没事。”绵绵推着怀怀往外走。

    “那你赶快弄点冰块敷敷,冰箱里面有。”

    “知道啦,对了,一会儿我发消息跟我妈说,今天住你这里,他们要是打电话跟你确认,别瞎说啊。”

    “小主请放心,奴婢一定三缄其口,不该说的不说,该说的,也不说。”

    “那行了,跪安吧。”

    “得令!奴婢走了,长夜漫漫,小主若是寂寞空虚冷,就请抱紧枕头,千万莫要太思念奴婢。”

    “滚吧。”

    “臣妾做不到啊,不然,小主示范一个滚给臣妾看看?”

    绵绵被怀怀逗乐了,牵扯到脸上的伤,痛得“嘶”了一声,“你快走吧,不然真要迟到了,全勤还要不要了?”

    “艾玛,真来不及了,我的六百块啊,肘了!”

    **

    宾利车开进雅都花园,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停下。

    官慎快速解了安全带,下车,替后座的男人开门。

    男人就住在这雅都花园,这里是富人别墅区。

    跟老宅在市郊风景区不同,这里是市中心的黄金地带,不过,因为外围范围扩得很大,而里面三分之二的是绿化,别墅群才占总面积的三分之一,所以,虽身处闹市,却清幽宁静。

    五百多平米,就这个男人一人住,除了一个打扫卫生和做饭的阿姨。

    下车的时候,男人吩咐官慎:“通知各个媒体和报社,将今天晚上聂臻在酒会上的新闻压下来。”

    官慎怔了怔,“好的。”

    “还有,将后座的坐垫换掉。”

    官慎又怔了怔。

    不由地就瞅了后座一眼。

    发现那个女人坐过的位置那里,米黄色的坐垫上一抹殷红刺目,就像是一朵怒放的蔷薇。

    他眸光一颤,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他家总裁上了一个雏儿是么。

    “好的,况总。”

    男人拾步进了院子,忽然又想起什么,回头:“对了,拿了一包你的彩虹糖,谢谢。”

    官慎又再度怔然。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男人已经进了门,他连忙回道:“没关系没关系。”

    所以,他们英明神武的总裁大人偷吃了他放在副驾手提袋里的彩虹糖?

    难以置信。

    完全难以置信!

    这也太稀奇了,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吗?

    **

    第二天一早,绵绵是被电话吵醒的。

    睡眼惺忪地看了一眼闹钟,才六点多,怀怀还没下夜班。

    电话是爱丽丝打来的。

    “喂......”

    “聂臻,今天又有一场古代皇宫的蒙面拼模赛,你来吗?你在家吧?”

    绵绵本想再次拒绝的,因为她实在太累了,而且,脸还没好。

    后又想到自己已经好长一段时间在吃老本没赚钱了,而且,这个来钱快,一场就有一千块,所以,就很爽快地答应了:“在家,几点开始?”

    “九点。”

    “好,九点之前保证到。”

    **

    高级餐桌前,助理小跳端上低脂营养早餐。

    周童童拿起脱脂牛奶喝了一口,蓦地想起什么,吩咐小跳:“刷一下今天的娱乐新闻。”

    “好的。”

    小跳转身拿了PAD,坐在一旁刷了起来。

    将一块只有蛋白没有蛋黄的煎蛋夹在全麦面包里,周童童俏脸一冷:“是不是被那个聂臻占了所有头条?”

    小跳摇头:“没有,没有聂臻的新闻。”

    没有?

    周童童非常意外。

    昨天晚上酒会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新闻?

    当然,并不是说聂臻有多了不起,而是说,聂臻牵扯到了好几个人,而这几个人都是S市的风云人物。

    勾引慕少,被张碧书扇耳光,就足以上头条,何况,还被她扇了耳光,最重要的,还被况擎野当众揽腰拦酒,还被宣布怀孕,还被当场带走,这可是重磅中的重磅,怎么可能会没有?明明那么多记者在场。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有人压下去了。

    而在S市,能做到让所有媒体集体闭嘴的,只有况擎野。

    也好,这样的话,她的那条就不会被淹没。

    “那今天的头条是什么?”

    “头条都是童童姐,都是关于童童姐眉骨上的那个伤的种种猜测。”小跳一脸担忧地抬头,抱怨道:“都怪那个李小姐,怎么就那么不知轻重,当面揭童童姐的面具呢?现在好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童童姐破了相了。”

    周童童笑:“没关系,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一定要相信粉丝的力量,疯狂起来,可是会毁天灭地的,关于我额头上的伤是谁砸的,稍微放点风出去,记住,稍微就行,网友人肉的能力彪悍得很,还有,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点风是我们放的。”

    **

    【两章并一章,更新毕】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