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两人同时攀上顶峰,女人尖叫,男人闷哼,男人将脸埋在女人的颈脖里,紧紧抱住女人,女人在男人的怀里抖作一团,泪流满面。

    两人都大汗淋漓。

    晃动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然后就是静,静得只有两人依旧没有平稳下来的粗嘎呼吸,和......绵绵的心跳。

    直到呼吸都慢慢平静下来,男人陡然撤离起身,伸手拿了副驾前面的抽纸,抽了几张递给她。

    绵绵看着他,坐起身接过。

    光线昏暗下,看不清他的脸,只隐约觉得似乎有些冷硬。

    他又抽了几张,清理自己的身子。

    清理完,将抽纸扔进档位旁边的车载垃圾桶,开始穿裤子。

    刚才他的上衣没脱,所以很方便,绵绵可就苦了,她摸索着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她的胸贴,只得先将安全裤穿了,礼服穿了,再找。

    男人抬手开了车顶的灯,车内一下子亮堂起来,绵绵赶紧蹲下身去找,终于在座位底下找到那副胸贴,然后背过身胡乱塞贴在自己前面。

    竖起后座的椅背,男人又关了车灯。

    两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

    柱子后面,男的探头看了看。

    “好像可以过去了。”

    官慎便也扭头瞅了瞅。

    车子的确是不动了。

    总算是结束了!

    好在这个时间段H区的没其他人取车,不然,他继续拦?一直拦?

    如释重负也不过他现在这种感觉吧?

    抬手,朝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走去自己车子。

    官慎依旧靠在那里等了等,等那一双男女的车子开走,他才提着药走过去。

    深吸一口气,他打开车门。

    车里面两人衣冠楚楚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尤其是男人,闲适地靠在那里,两条大长腿交叠翘着,浑身散发着那种王者的慵懒。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况总,我是去外面药店里买......”

    “关好车门,你先在外面待一会儿。”男人将他的话打断。

    官慎怔了怔。

    还要在外面等?

    不是已经完事了吗?

    Boss吩咐只能照办。

    将药放在位子上,他退后一步,关了车门,并走开老远。

    绵绵攥紧了手心,她知道男人肯定是有话要对她讲。

    两厢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男人忽然将手伸到她面前:“吃了它。”

    绵绵一怔,垂眼。

    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他大手的掌心上有一粒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从哪里弄来的。

    “是什么?”她问。

    男人没答,只看着她,也不收手。

    她犹豫了一下,接过,送入口中之前,就近看了看。

    彩虹糖?

    有些难以置信,她转眸看向男人,将那粒东西送入口中,缓缓咀嚼。

    果然是彩虹糖!

    还是巧克力味的!

    这个男人竟然......

    丝丝苦涩之后便是浓浓的甜蜜在味蕾中弥漫开。

    她微微一笑:“没想到况总......”

    “是紧急避孕药。”男人突然出声。

    绵绵唇角弧度瞬间失去了支撑,僵在那里。

    男人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继续:“今天的事情是个意外,为什么会发生你也知道,所以,这说明不了什么,你不用放在心上,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当然,让你一个女孩子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不大可能,你放心,我会补偿,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除了爱你、娶你、以及取消让你受孕的交易,其余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绵绵垂眼,只觉得满嘴苦涩。

    尼玛,一个避孕药搞毛做成巧克力味?

    其实,她心知肚明,今天晚上的事,就是他中毒,她替他解毒而已,不对,应该说,他为了她中毒,她替他解毒而已。

    其余,再无其他。

    其实,她也没想太多啊。

    可是,被他这样一是一,二是二,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语气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受伤。

    而且,一做完,就给了她一粒避孕药。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说实话,随身带避孕套的男人,她在电视上见过,随身带避孕药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她不知道,自己该感激他的直白,不搞暧昧、不拖泥带水,还是该计较他的狗眼看人低,以及凉薄无情?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呵~

    当她出来卖的吗?

    “当真只要我提的,况总都会答应吗?”

    “除了我说的那三点。”

    “那好,第一,我希望今天晚上在酒会上发生的事明天不要见报,我不想让我爸妈知道。”

    “这个简单。”

    “第二,我会去做人工授精,这个费用希望况总能出,当然,仅仅是这个费用,我不会多要一分钱,我会提交医院票据给况总。”

    黑暗中男人微微眯了眯眸子。

    “嗯。”

    “第三,我希望能跟况总签一份协议,关于日后若被况家发现我所怀的孩子,不是况总的,况总必须承认自己知情这件事,且之所以这样做,是况总你的意思。”

    既然这个男人生怕她怀了他的孩子,那她也得替自己留好后路。

    男人的眸子更深眯了几分。

    “嗯,还有呢?”

    “没有了。”

    “就这些?”男人似是有些意外。

    “就这些。”

    男人深目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掏了手机打电话。

    是拨给官慎的,她看到不远处官慎接起手机,看向他们这边。

    “走。”男人只说了一个字,就挂了。

    官慎小跑着过来,开了车门,看到座位上一马甲袋药,提起来递给后座上的男人:“况总,您要的药,对了,还有您的卡。”

    连忙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黑卡。

    男人只接了卡,“药给聂臻。”

    官慎便又递给绵绵,“聂小姐。”

    “谢谢,我回去敷一下冰块就好了。”绵绵微笑礼貌回绝,也没接。

    官慎汗哒哒。

    看这架势,怎么像是闹了不愉快一样?

    刚刚不是才男欢女爱,经历过一场激烈吗?

    这......

    这一个不要,两个不要,难道他自己拿着?

    不知该怎么办?他有些为难地看向男人。

    男人淡漠启唇:“开车。”

    官慎如获大赦,连忙将手里的药放在副驾座位上,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

    绵绵垂眸弯了弯唇,侧首看向窗外。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