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绵绵一惊,回头,一张男人温润干净的脸映入视线。

    “真的是你。”男人眉眼一喜。

    绵绵愣了愣,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是谁。

    见她如此,男人便笑了:“我是慕战,你不会又忘了吧?”

    慕战?

    听到这个名字,绵绵当即就想起来了。

    觉得自己有些失礼,连忙笑道:“没有,怎么可能会又忘了,只是你今天这身,太帅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此人是聂弦音的高中同学,读书的时候暗恋过聂弦音,去年她在一家咖啡厅当服务员的时候,他正好来那家咖啡厅喝咖啡,遇上了,她不是聂弦音,自然不认识他,是他识出了她。

    两人坐下来聊了会儿。

    她告诉他自己生了场大病,忘了以前的一些事,他追忆了一番读书那会儿的一些人和一些趣事,不难听出他曾经默默喜欢过聂弦音。

    她也没放心上,毕竟她不是聂弦音。

    当时出于礼貌,在对方的要求下,他们互加了微信,后来他主动找她聊过两次,她都是敷衍一两句就没怎么搭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上了。

    “是吗?”慕战唇角一勾,垂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衬衣西裤,“有你今天漂亮吗?”

    他其实早就看到她了,只是她这身打扮、这幅妆容,让他差点不敢认她。

    绵绵一门心思想要离开,又担心被周童童和其他人发现了她们穿着一模一样,心不在焉地敷衍着慕战。

    “那个......对不起,慕战,我还有点事......”

    慕战看着她,漆黑的瞳底有些些失落,点点头:“嗯,你去忙。”

    绵绵便提了裙摆,踩着高跟鞋,继续往外走。

    走了一半,蓦地想起一件事,回头,却见慕战已经从身旁经过的服务生那里拿起一杯酒,走去了别处。

    再看况擎野和周童童,被好几人围住,正品着美酒谈笑风生。

    心念一动,她自身边餐桌上端起一杯酒,就朝慕战寻过去。

    因为想速战速决,所以脚下的步子走得比较急,这时,一个手端托盘送酒的服务生恰好也脚步匆匆从她面前经过,两人就撞上了。

    好在两人是斜撞上的,不是迎面撞上,而且年轻服务生反应也快,当即闪避,所以,除了绵绵手里酒杯里的酒撒泼了一些出来,没造成其他什么后果。

    “对不起,小姐,给您换一杯。”

    服务生一脸歉意,接过绵绵手里的酒杯,又从自己手中托盘里重新端了一杯酒递给她。

    绵绵心思不在此,见也没有什么事,便也不以为意。

    “谢谢。”接了酒就走。

    看着她的背影,服务生唇角一勾,眼底浮起一丝阴笑,侧首,对着某个方向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慕战。”

    绵绵端着酒杯走到慕战面前。

    慕战有些意外她的去而复返。

    “忙完了?”

    绵绵含笑点头。

    抿唇静默了一会儿,“慕战,我记得那时你跟我说过,原本你大学毕业是进特警的,后来因为家里爸爸妈妈考虑到你的血型特殊,怕你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就给你施压,强行让你放弃了特警这份工作,让你学商,接手家族生意,对吗?”

    “对呀,”慕战点点头,“特警我就干了一年,其实我挺喜欢那份工作的,那是我小时候的梦想。虽然我血型特殊,但是我有储备啊,十八岁起我就每半年抽血一次,半献半储备,像我们这种特殊血型的人都是这样做的,自己给自己储血,以备不急之需,但我爸妈不这样想......”

    “你是什么血型?HR阴性血吗?”

    “不是,比那个还有稀少。”

    “是什么?”绵绵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就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类孟买吗?”

    慕战露出惊讶的表情:“你知道?是恢复以前的记忆了吗?”

    读书那会儿,班上的同学都不敢碰他,因为都知道他血型特殊,怕一不小心让他碰着磕着流血了,自己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真的是类孟买?”绵绵激动了。

    慕战笑:“是啊。”

    “那......”绵绵咬唇,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捂着自己“砰砰砰”如同战鼓在擂的胸口,红着脸开口:“我......我可以求你帮个忙吗?”

    “什么忙?”

    见绵绵一副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的样子,慕战又接着补充了一句:“需要我帮什么忙,尽管说,只要我力所能及,我一定帮。”

    绵绵依旧咬着下唇不敢说,一张脸都红破了。

    力所能及肯定力所能及,只是这话,让她如何说出口呢?

    想起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她头皮一硬,朝慕战招招手,示意他近一点。

    慕战便微微倾了身子,凑到她面前,与此同时,她也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

    “我是想,能不能让你捐点......捐点精子给我?”

    慕战一怔,愕然看向她。

    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什么金子?”

    “不是金子,是精子,男性的精子。”绵绵一张脸红成了番茄,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慕战错愕。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影窜了过来,将依旧凑在绵绵面前,还保持着倾身姿势的慕战往后一拉,绵绵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甚至都没看清来人,“啪”的一声清脆,她的左脸就重重挨了一记耳光。

    她被扇得头一偏,踉跄后退了两步。

    “想勾引男人,你来错地方了吧?这里是酒会,不是夜总会!”

    来人气势汹汹,说的话跟她扇出来的耳光一样丝毫不留余地。

    绵绵稳住身子看过去。

    是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女孩,一身浅黄色的短裙礼服,瘦瘦小小的,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脸的跋扈。

    见现场不少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慕战皱眉,拉过女孩:“碧书,别胡闹。”

    “我胡闹?”女孩扭头,看向慕战。

    “你误会了,她是我高中同学。”慕战已经很不悦了,但是这种场合,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

    “知道啊,”女孩一脸的倨傲,“就是你手机微信上那个被你备注叫‘痣’的同学嘛,对了,今天正好当事人在,我特别想知道,到底是她的名字就叫痣呢,还是你他妈慕战心头的朱砂痣啊?”

    “碧书!”慕战冷了脸。

    可女孩就是不依不饶上了,“怎么?有种叫人家痣,没种让我说啊?还有,你们同学之间都这样开放吗,男男女女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大聊男人精子的问题?”

    “够了!”

    见不少人围观了过来,慕战彻底动怒了。

    跟绵绵说了声“对不起”,示意她先走。

    毕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绵绵还有些缓不过来,为那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也为这一通突如其来的羞辱。

    意识到大家都朝这边围过来,且已经有不少人在对着她指指点点,她才陡然回过神,然后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仓皇逃窜。

    还没走两步,一人就直直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低着头,准备从此人的边上过去,可她朝左,对方就朝左,她朝右,对方就朝右,就是不让她过去。

    她抬头,对方扬臂,速度之快,她都来不及闪躲。

    “啪”的一声,她原本痛得火烧火燎一般的左脸又重重挨了一记耳光。

    眼前金光一冒,她差点没站稳。

    尼玛,一个一个都当她是拳击沙袋了?

    愤然望过去,刚准备骂人,赫然发现打她的人是周童童,她瞬间就失了底气。

    “那天你害我受伤,今天你穿得跟我一模一样来参加酒会,你什么意思?”

    虽然漂亮的半截面具遮住了周童童半边脸,也遮住了她脸上的狰狞,但是,她咄咄逼人的口气依旧说明了她此刻的愤怒,还有刚刚那不遗余力的一巴掌。

    绵绵无从解释。

    脑中一片空白,她怔怔抬眼,下意识地在人群中搜寻着某人。

    并没有看到他。

    “你可知道,我身上的这套礼服,这双鞋子,这个包,都是Dior定制款,你懂什么是定制吗?换句话说,它就是仅有,它就是唯一!你说你穿着这些仿制的赝品跑来参加酒会,你到底是来膈应我,还是你来膈应你自己?你哪来的脸和勇气?”

    周童童唇角勾着一抹嘲弄和轻蔑,傲慢地睇着她。

    张碧书面露得色。

    有人帮她教训这个女人,她当然求之不得,何况这个人还是影视巨星,今天晚上全场的焦点人物周童童。

    那杀伤力,绝对一流。

    围观众人也更加对绵绵指指点点起来。

    绵绵自己也发现,单看自己身上,无论是礼服,还是包,还是鞋子,都是那种质量非常好的,可是,如今跟周童童站在了一起,一比较才发现,周童童的礼服料子明显更滑,水钻更闪,包的成色也更亮。

    所以,周童童说的话,她相信是真的。

    她真的穿了一身假货。

    都是一群上流社会的男男女女,平时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穷屌丝。

    所以,议论也毫无顾忌,甚至连音量都不压一压。

    “竟然仿童童小姐的穿着,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怎么就有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毫无自知之明的人?”

    “是啊,这就是典型的,画虎不成反类犬。”

    “这女人谁呀?你们认识?”

    “不认识,说不定是混进来骗吃骗喝的,毕竟这里的高级酒高级点心都不要钱。”

    “不是,是混进来钓男人的,刚才你们没看到吗?就那个,张碧书小姐,还打了她不是,好像是她勾引张小姐的男朋友慕少......”

    不堪入耳的议论绵绵自是全都听到了,她攥紧了手里的高脚杯,妆容精致的小脸苍白如纸,如此一来,越发显得左脸上的那几个指印更加鲜红。

    慕战准备上前,却是被张碧书拉住了手臂,“你若敢上去英雄救美,我就告诉慕叔叔,你喜欢这个女人不喜欢我,看慕叔叔整死不整死这个女人?”

    “你——”慕战气结,终是停了脚。

    陆思音也端着高脚杯,站在人群中。

    毕竟是S市第一名媛,她当然不会参与那些没素质的议论之列,只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众人都围成了一圈,圈中站着穿着一模一样的周童童和绵绵。

    议论声越来越多,而且很多人已经拿起了手机在拍,还有刺目的闪光灯以及相机快门的“咔嚓咔嚓”声。

    政府这么隆重地举办酒会感谢商界精英,怎么可能会不请几个知名报社的记者?

    绵绵只觉得耳边聒噪,脑子里嗡嗡嗡的,就像要炸开了一般,从没经历过这样的羞辱,也没有应对这种场面的经验,她只想逃离,逃离这样一群人,逃离这是非之地。

    可是周童童就是拦在前面不让她走。

    “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别想离开!”

    “解释什么?”一道低沉的嗓音突然响起。

    众人一怔,纷纷循声望去。

    不远处清隽不凡的男人正迈着大长腿,朝这边走过来,面沉如水,步履从容。

    “况总来了。”

    “况总。”

    围观的人群自动退开一条道。

    “况总来了肯定要为童童小姐出气。”

    “是的,这个女人死定了。”

    见到男人,周童童也是委屈的小嘴儿一撅,拾步就迎了过去,“擎野。”

    绵绵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连被两人扇两耳光,她都没有想哭,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羞辱,她也没有丝毫泪意,却在看到男人的那一刻,竟然眼角一涩。

    她低下脑袋,不去看他。

    如果他寄给她仿品衣服鞋包,就是为了这一幕,就是为了羞辱她让她出丑,那么,他的目的达到了。

    然,人生就是这样奇妙,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就在周童童迎过去,准备挽住男人胳膊朝他委屈撒娇的时候,男人却是脚步未停,让她挽了个空,径直经过她的身边朝前走。

    就在大家以为男人径直走向绵绵,是为了找她麻烦,给周童童出气的时候,男人却是一手揽了对方的腰肢,一手接下对方手中的酒杯。

    与此同时,还说了一句看似责怪女人,实则宠溺无边,而对其他人来说,就如同平地惊雷一样的话。

    “怀着孩子还喝酒,你就没有一点做妈妈的自觉性吗?嗯?”

    说完,仰脖,一口将高酒杯里的红酒饮尽。

    **

    【两章并一章,更新毕哈】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