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头天晚上根本没怎么睡,又加上了却了一桩心事,绵绵回到家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想起大事还没办,赶紧爬起来上网。

    果然一堆评论啊。

    她按照时间先后一条条刷。

    【还真是况氏特助呢,信你啦。】

    【声音好甜美,人也一定很美吧?】

    【方便留个手机号码吗?】

    【对啊,联系方式要留一个吧,关于尺寸和价格问题,还想跟你谈一谈呢。】

    【是啊,不是说还要私发男神的私房照吗?总得留个号码吧?】

    【快上手机号码,快上手机号码,过期不候!】

    【手机号!手机号!手机号!】

    【看来卖家小妹不在线呢。】

    【估计忙工作去了。】

    【我知道况氏集团的前台总机号码,想买裙子的可以打这个电话,让前台转总裁办助理室就可以。】

    绵绵汗。

    她竟然忘了留联系方式。

    只是,这位网友要不要这么热心啊,还真将况氏集团总部的前台电话贴出来了。

    于是乎,在这一楼之后,画风突变。

    【骗人的,我打电话过去了,人家说根本就没有卖什么裙子。】

    【是啊,我也打了,我说找特助小姐,对方说,特助是先生。】

    【骗子!骗子!骗子!】

    【大家散了吧,这条裙子肯定是冒牌假货,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绵绵看得心惊肉跳。

    而让她更心惊肉跳的,还在后面。

    【我叫官慎,现任况氏集团总裁特助,性别男。这位卖家小姐,针对你冒充况氏员工,来谋取私利的这一举措,以及因为你的冒充,导致况氏总裁助理办的电话瘫痪,工作被搁置这件事,我现在严正声明,无论是况氏集团,还是身为特助的我个人,都将保留追究你法律责任的权利,望好自为之!PS:你确定自己拥有这条裙子的所有权吗?】

    绵绵吓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

    尼玛,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她卖得那么隐蔽,都能被官慎发现,都怪那个留况氏总机号码的热心网友,干嘛那么热心吗?

    欲哭无泪。

    也不敢再卖,赶紧将裙子下了架,注销求奢网账号。

    前面一个法律责任还没有了结呢,她可不想再弄个法律责任身上背着。

    只是,好郁闷啊,不卖她就没有人工授精的钱。

    而且,现在想卖也不成了,就算不在求奢网上卖,换个地方都不行。

    虽然黑毛猪家家有,那条裙子也不可能只有她有一条,虽然那两段视频她没露脸,但是她的声音在,而且况擎野和小美都知道她上过七十二层,百分之一万已知道卖裙子的人是她了。

    裙子是况擎野买的,看官慎这个态度,你确定自己拥有这条裙子的所有权吗?言下之意,裙子不是她的,一气之下要回去也不是没可能。

    她现在只能卖个六万,到时候让她还,她得全额还十二万多,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

    又是两天过去,事情还是一筹莫展。

    人工授精的钱,木有,人工授精的精,也木有。

    第三天,她一脸颓废地打开门,准备骑着她的电动车再出去找找工作的时候,正碰到上门来派件的快递员。

    “请问是聂臻小姐吗?”

    “是我。”

    “您的快递,麻烦签收一下。”

    很大一个箱子,且是箱子质量特别好的那种。

    她有些意外,最近一段时间,她并没有网购什么东西呀。

    看收件人一栏千真万确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包括地址、手机号码都准备无误,她才敢相信这快递的确是寄给她的。

    可发件人一栏,是空着的,什么都没写。

    带着疑惑签了字,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她也不敢在厅里拆,直接抱进了房。

    小心翼翼地拆开箱子后,赫然发现里面是一套裙装礼服,一双高跟鞋,一个手包,还有一个非常精致的首饰盒,打开,是一条项链和一副耳环。

    她又惊又喜又懵逼。

    裙装礼服是抹胸的那种样式,带着蕾丝花边,还镶着水钻,很有设计感,也非常美,高跟鞋、手包跟礼服是同一色系,都是裸粉色,都很漂亮,且看得出质量很好。

    还有那条项链,也是很特别,小巧精致,一点都不夸张,却又让人不能忽视,很吸引人眼球的那种,耳环也是。

    将所有东西拿起来后,箱底有一封信,她迫不及待拿起。

    信封很漂亮,有低调的花朵暗纹,封口没封,她将里面的信纸取出。

    是一张电脑打印的信,只有一句话。

    【晚上七点半,来菲斯路的傲迎国际大酒店,参加一个慈善酒会。】

    虽然没有落款,可如此大的手笔,如此强势霸道的语气,除了况擎野还能有谁?

    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感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特别欣然还是不大愿意,她只知道,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按照他的要求来,说不定自己的那件棘手事会有转机。

    礼服她试了试,很合身,鞋子也是她的脚码,这点她并不意外,先前那条香奈儿的连衣裙就是她的尺寸。

    一条连衣裙都十多万,这又是礼服,又是鞋子,还有包包和首饰,该多少钱啊?

    她不敢想。

    **

    因为酒会是晚上,等她出门的时候,不仅她爸在家,她妈肯定也下班了,她不能堂而皇之地穿着况擎野送来的这一堆出门,被她爸妈看到,那就不是麻烦那么简单了,她可能门都出不了了,又或者他们要求跟着一起去。

    所以,安全起见,她早些出门。

    去怀怀家。

    怀怀是外地的,来S市打工,租房住,就一个人。

    她骑着电瓶车,载着大箱子,来到怀怀出租屋的时候,怀怀正睡得天昏地暗。

    她又是敲门,又是打手机,对方才醒,见她抱着个硕大的箱子进来,还以为她离家出走。

    她说明来意,怀怀比她还兴奋激动。

    “艾玛,酒会呀,那可是上流社会的人才能参加的玩意儿,只在电视里见过呢。”

    参观了她那一箱东西之后,怀怀更是“哇”“哇”叫个不停。

    然后,一把握了她的手,特别语重心长地说道:“聂臻小姐,你的机会来了,成败就在今晚一举,灰姑娘穿上水晶鞋,今晚你一定要惊艳全场,亮瞎他们铜臭和权色交织的狗眼!雄性动物都是感官动物,只要你让他们肾上腺素一飚,十亿负债什么的、几万人工授精费用什么的,通通都是浮云,指不定,某人直接就办了你,让你受精带你飞,也省了你去人工弄了。”

    绵绵汗,一张脸瞬间红透,拿眼剜她:“说什么呢?”

    “到时候,况太太,别忘了我这个糟糠闺蜜哟!”

    “没正经!”

    **

    一下午两人都在折腾,毕竟化妆是个技术活,而偏偏这项技术,她们两人没有。

    而且,怀怀平素也是大大咧咧假小子惯了,压根就没有几样化妆的东西,就有一盒CC霜,一支眉笔,一支口红。

    最后,两人决定,出个血,去外面店里让化妆师来化。

    化好妆、盘好头发,已经六点半了。

    看着完全判若两人的绵绵,薛怀怀不停感叹,不停啧啧。

    “果然大师就是大师啊,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

    “果然化妆等于整容啊,前后简直就是素人和明星!”

    绵绵忍俊不禁。

    心里自然是愉悦的,因为她也觉得快不认识自己了,妆前妆后可以有如此大区别。

    回出租屋换礼服,搞搞弄弄七点。

    她打了车就出了门。

    路上也没有堵车,到傲迎国际大酒店的时候,七点半还没到。

    大酒店金碧辉煌,门口有专人迎接。

    看到进去的人都有邀请函,她只得等在了那里,准备打个电话问一下况擎野到了没有,迎宾先生已开口问她了:“这位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

    绵绵有些不好意思,“我是况总邀请的,没有邀请函,我等他来......”

    听说是况擎野邀请的,对方立马就给她放了行,“况总邀请的,可以免涵,里面请!”

    这么厉害?

    虽然知道那个男人是这个市里首屈一指的风云人物,却也没有想到权限大到此。

    “谢谢。”

    提着礼服的裙摆,她就踩着高跟鞋进去了。

    要说高跟鞋,她还真有些不习惯,好在面试曾穿过几次,也不至于路都没法走,而且一路都铺着红毯,也不至于滑倒摔跤。

    酒会在一个装修奢华的大厅里举行,整个大厅不仅奢华,还布置得典雅大气。

    美酒、美食、美男、美女,衣香鬓影,灯光、金碧辉煌的光、高级餐盘、碗碟、高脚杯折射的光,女人们漂亮衣服、漂亮首饰反射的光,汇在一起,绵绵只觉得走进了一个耀眼无比、奢靡无比的世界。

    她陌生的世界。

    见大家或三两,或四五,或谈笑,或碰杯,她有些无措,目光搜寻了一圈,没看到况擎野,她便来到餐桌前,边佯装拿东西吃,边等。

    其实她不敢吃,怕破坏了唇妆。

    餐桌旁边有立的那种广告牌,上面有关于此次慈善酒会的说明。

    是政界为了答谢商界这一年来为S市做的各种慈善义捐而专门举行的这场酒会。

    人陆陆续续地来。

    很快,偌大的大厅就聚满了人,服务生端着托盘送酒,穿梭其中。

    她看到那天在况氏七十二层电梯门口遇到的那个女人了,就是跟安婉一起的那个女人,今天晚上的她一身天蓝色星空渐变长裙,美丽优雅、气质出众,就像是骄傲的白天鹅一般。

    虽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但是,她想,一定来头不小,因为不少人都巴结讨好地上前打招呼。

    她听到大家唤她“陆小姐”。

    这位陆小姐显然不认识她,她们的视线撞到过两次,对方都毫无反应。

    也是,就见过那么一次,她还是戴着大遮阳帽大墨镜,而且那样身份的人,记得她才怪。

    她继续一人静静地等在餐桌边。

    终于听到有人叫:“哇,况总来了,况总来了!”

    她心口微微一抖,回头,在场的众人也纷纷朝门口望去,不少人还一窝蜂迎上去。

    被垂花装饰的大门口,清俊尊贵的男人步履稳健地走了进来。

    只因他太高大,也太耀眼,又加上围迎上去的人不少,挡住了视线,所以,绵绵的眼里只看到了他,直到听到有人说:“况总跟童童小姐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呢”,她才看到挽在他胳膊弯里的那一只纤纤玉手。

    随着走动,并肩而行的男女映入视线,男的英俊不凡,女的美丽明艳,尤其是女人脸上戴着的一副蝴蝶展翼状的、镶着星钻的似墨镜、又似半截面具一样的装饰品,非常的夺人眼球,与众不同。

    绵绵眼帘颤了颤。

    果然明星就是明星。

    这样的装扮,不仅完美地遮住了眉骨上被她砸伤的疤,还让自己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

    蓦地,绵绵呼吸一滞,她惊骇地发现,周童童竟然跟她穿着一模一样的礼服、一模一样的鞋子。

    再看手里拧着的手包,也是一模一样。

    甚至连项链和耳环,都全然一样。

    什......什么情况?

    正一脸惊懵不知怎么回事,忽然看到步伐从容的男人扬目朝她这边看过来,她骤紧了呼吸,却又见男人目光浅淡,并未停留,只是扫过她,以及她身边众人,就看向了另一边。

    所以,他并未看到她?

    还是视若无睹?

    如果是后者,那送礼服鞋子包包给她是什么意思?还偏偏跟周童童一模一样的?

    而且,既然带了周童童这个女伴,又为什么要邀请她来?

    完全不知状况,眼见着两人快要走到跟前,恐被周童童发现,也恐被众人发现她们穿戴一样,她连忙背过身,佯装去拿餐桌上的食品。

    “况总,童童小姐。”

    大家纷纷跟两人打招呼。

    男人停住脚步,娴熟地从身边服务生的托盘里拿过盛上红酒的高脚杯,一杯绅士地递给周童童,一杯自己拿着,举杯优雅回应众人。

    绵绵手里紧紧攥着一个取点心的食镊,心里早已滋味不明。

    现在怎么办?

    趁还没被发现之前,趁还没丢丑之前,赶快溜?

    当机立断。

    抬脚就准备悄然撤,右肩却在这时蓦地被人拍了一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