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着头皮说完,绵绵就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着烧得发痛的脸等着对方反应。

    幸亏有手机,幸亏不是面对面,幸亏对方看不到自己。

    脸都要红破了。

    然,没等到对方的声音,却等来了“嘟嘟嘟”的盲音。

    汗。

    挂了?

    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看。

    尼玛,果然是就这样挂了!

    不行就说不行嘛,直接挂人电话,素质呢?

    啊啊啊啊,现在怎么办?

    扔了手机,她又直挺挺倒回到床上。

    **

    晨曦初露。

    “音音,音音......”

    绵绵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推她,惺惺忪忪睁开眼,看到是聂妈站在床边。

    揉着眼睛,呵欠连天地坐起来:“妈,怎么了?”

    她昨天晚上几乎一晚上没睡,为受孕的事发愁,天亮了才睡着,现在困得厉害,头也疼得厉害,还想再睡会儿呢。

    “这真是你自己买的吗?”

    “什么?”

    绵绵还有些半梦半醒,将手自眼睛上拿开,发现聂妈手里拿着她昨天穿的那条裙子,她眉心一跳,人也顿时清醒了不少。

    怎么突然问这个?

    尽量让自己面色如常,她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刚才我在阳台上晾衣服的时候,这条裙子不小心掉到了楼下,我去捡,一楼的小溪说这是什么香奈儿今年夏装的新款,说至少要十万以上呢,你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十.......十万以上?

    绵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很是震惊。

    要那么贵吗?

    虽然她知道价格不会便宜,看质量就知道,而且,看买的人的身份也知道,直接将况飒雅的旧衣服扔进垃圾桶的人,也不可能买件便宜货。

    只是,她想着最多四位数吧,竟然要十万以上?

    不可能吧?

    见她傻眼在那里,聂妈皱眉:“你说实话,你前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怎么就有这么贵的衣服了?谁给你买的?”

    绵绵一听就急了:“妈,妈,你误会了,我真的是在怀怀家,这条裙子是假的,是仿做的假货,一百块钱都不到呢,不信的话,不信的话,妈你给我一百块钱,我再去给你买一条回来。”

    “真的?”聂妈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绵绵起身就挽了聂妈手臂,“这世上除了爸妈会给我买衣服,还有谁会给我买?而且十万块呢,十万是什么概念,妈你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

    “所以啊,妈你快去忙你的吧,一会儿上班该迟到了。”

    聂妈一看闹钟,“哎呀,真的要来不及了,衣服你去晾,我先走了。”

    说完,将裙子朝她手里一塞,就风风火火出了门。

    绵绵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忽然想起什么,眸光一亮,连忙从床上跳下来,开电脑,上网。

    她得查一查。

    如果真的是十几万那么贵,她才穿一次,洗了一次水,打折卖出去至少也能卖个几万吧?

    那人工授精的钱岂不就来了?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128888,她用手指戳着电脑屏幕一位一位数位数,还真的十几万呢。

    她高兴得差点蹦起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哈哈。

    赶紧发帖子问,自己这种情况能卖多少钱,在哪个网站卖?

    热心网友们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半价绝对能卖,上求奢网去卖。

    半价?

    半价岂不是64444?

    人工授精的钱足够了足够了!

    立马上求奢网,注册,发布信息。

    要贴照片,她才想起来裙子还是湿的,赶紧拿到阳台上去晾。

    隔一会儿跑去看干了没有,隔一会儿又跑去看。

    待干了,她又用熨斗熨好,再在房间里选了个比较好的背景挂起来,连拍了好几张贴到网上。

    很快就有人咨询了。

    但是,都是光咨询不行动的,大家都有相同的顾虑,说她是新手卖家,恐是假货。

    她耐心解释,手都敲键盘敲酸了,大家还是怀疑。

    没办法,她说如果不放心,同城的可以当面交易,当面验货,当面付款。

    但是,那些人还是有顾虑,说如果是高仿的那种,几乎就可以乱真,她们也不能辨识出来。

    尼玛,她都要骂人了。

    这是到底要怎样嘛?

    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她嘛?

    有人就开始问:【你在哪里上班?】

    她不能说她没工作呀,没工作就更加让她们怀疑她卖的是假货了。

    想了想,她回:【在况氏集团。】

    在S市,没有哪一家能及况氏的,这是最牛逼的回答了。

    为了证明自己是穿得起这种衣服的人,她又补充到:【我是况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特别助理,是成天跟总裁和高级客户打交道的人,你说我会穿假货吗?】

    对方将信将疑:【真的吗?拍张照片来看看。】

    呃......

    拍照片啊......

    早知道前天她就应该用手机拍几张的,嘤嘤嘤。

    咬唇想了想,回:【有点私事请假了,还没去上班。】

    【看,露馅了吧?】

    【骗子,什么请假了,是交不出照片吧?】

    【是不是分分钟编不下去了?】

    【一看就是骗人的,穷屌丝,还装什么白富美,想钱想疯了吧?】

    【好在没上你这种人的洋当。】

    她立马就遭到了围攻。

    气死了。

    回:【我的确是有点事请假了,下午就会去上班啊,你们等着,看我是不是骗子?各位下午见!】

    关了电脑,她还气得不行。

    但是大话已经放出去了,最主要的是,衣服必须卖出去呀,所以......

    她拍案而起。

    上况氏!

    **

    宽敞明亮的总裁办公室里,男人正在处理着文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放下文件,他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波微微一动,长指划下接听。

    “况总。”还没等他出声,听筒里就传来对方稍显急切的声音。

    身子朝椅背上随随一靠,他淡声启唇:“什么事?”

    “我有点事情想跟况总说,很急很急,但是电话里说不方便,我现在就在况氏集团的门口,能麻烦况总跟门口的保安打声招呼放个行吗?”

    **

    门口,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盲音,绵绵差点也要爆粗口了。

    又挂她电话了?

    什么人吗?

    不管,再拨,一直骚扰到他烦为止。

    刚按下重拨,保安就过来了:“聂小姐,小美助理让你上去。”

    绵绵简直难以置信,连忙挂断,跟保安确认:“让我进去?”

    保安点头:“是!”

    欧耶!

    绵绵差点欢呼。

    “谢谢。”

    进了大堂,她就打开手机录视频,一边走,一边压低声音说着:“看到没?我现在来公司了,这里是况氏集团办公大楼一楼大堂。”

    将手机环着扫了一圈,“看仔细了,没骗你们吧?”

    继续朝前走:“我现在去乘电梯。”

    进了电梯,她按下72层:“总裁办在七十二层,也就是这栋大楼的顶层。”

    电梯上行,她结束视频。

    上去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不能连着拍。

    七十二层到了,她深吸一口气,扒着电梯门探头探脑瞅了瞅外面助理办公区。

    见外面只有小美一人,官慎不在,她心头一喜。

    听到电梯“滴”的一声,小美也循声抬头,就看到了绵绵鬼鬼祟祟的身影。

    微笑起身:“聂小姐......”

    绵绵有些尴尬,连忙从电梯里走出来,朝小美眉眼弯弯摆手:“你好。”

    “况总在办公室......”小美从位子上走出,作势就准备去总裁办公室跟某人报告,被绵绵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不急不急。”

    小美莫名。

    绵绵松了她的手臂,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小声开口:“外面天太热,我口干舌燥渴得厉害,能不能麻烦你先帮我倒杯咖啡?”

    小美有些无语,哭笑不得。

    颔首:“好,请稍等。”

    然后就去茶水间了。

    成功!

    绵绵握拳暗耶了一声。

    支开小美,外面助理办公区就没人了,她赶紧打开手机录视频:“我已经到了七十二层总裁办,大家看,这就是我办公的地方。”

    将镜头对着小美和官慎办公的位置拍了拍。

    拍完,又转身对着某人办公室紧闭的大门拍了拍:“看到没,门头上的大字,是不是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对,我们英明神武、高大帅气、腿长身壮、腰缠万贯、富可敌国的况大总裁就在这里面办公,是不是特想一睹男神尊颜?哈哈,就不给你们见,当然,跟我交易成功者,我可以考虑私发,再说啦,好了,我要工作了。”

    结束视频。

    见小美还没从茶水间出来,她赶紧乘电梯开溜。

    在电梯里,她就迫不及待将两段视频发到了求奢网那条裙子的评论区。

    然后就攥着手机,在那里激动不已。

    搞定!

    **

    办公室里,男人处理完一份文件,“啪”的一声合上,抬手捏了捏眉心,想起什么,看了看腕表。

    不是有很急很急的事要跟他说吗?这都快半个小时了也没见人,乘个电梯那么久?

    心中正疑惑,门口传来“叩叩叩”礼貌的敲门声。

    他随手又拿了一份文件翻开:“进来。”

    门开了,进来的是助理小美,手里端着咖啡。

    他微微一怔的同时,小美也怔了:“咦?聂小姐没进来?”

    “她到了吗?”

    “到了,在外面说自己口渴,让我先倒杯咖啡给她,我泡了咖啡过来就不见她的人了,还以为她已经进来了......有可能是去隔壁会客间了,我去看看。”

    对着男人微微鞠了鞠,小美就出去了。

    不一会儿,又传来敲门声。

    “进来。”

    推门而入的还是小美,“况总,没看到聂小姐,我打电话问了大堂,保安说,聂小姐已经离开了。”

    走了?

    男人怔了怔,淡声道:“知道了。”

    **

    官慎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一向温顺可人的小美正在对着电话发脾气:“我已经说过了,我们这里没人卖裙子,没人卖裙子,不要再打过来了好吗?”

    “怎么了?”官慎疑惑上前。

    小美正拨通前台总机电话:“麻烦再有电话找总裁助理室的,请先问清楚什么事,与工作无关的,一律不要再转上来。”

    说完“啪”一声挂掉电话,胸口起伏。

    “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美羊羊这么生气呀?”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午不停的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什么裙子价格跟我砍价,我们总助的电话几时变成销售热线了?莫名其妙。”

    官慎也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对方没说从哪里看到的吗?”

    “没说,哦,好像说了,什么求奢网。”

    **

    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敲响的时候,男人正倚在豪华真皮沙发大椅上闭目养神,其实是在想事情,想筛选下来的聂弦音的事情。

    听到敲门声,他睁开眼睛,坐起身:“进来。”

    官慎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块pad。

    “事情都办妥了?”

    “嗯,电影的上档日期已经从国庆黄金周改到元旦了,剧组那边廖恙也都安排好了,这段时间改拍另一部短剧。”

    “知道了。”

    见官慎没有要走的意思,男人疑惑抬头:“还有事?”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况总说?”睨着男人脸色,官慎欲言又止。

    “那就别说。”男人垂眼拿了份文件看。

    官慎:“......”

    抿唇静默了片刻,“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况总应该知道。”

    官慎边说,边走到办公桌前,划开手里的pad,点了几点,然后放到男人面前的桌上。

    一条熟悉的连衣裙映入眼帘,边上标着一口价六万,还备注着:原价128888,只穿一次,只过一次水。

    男人眸光敛起。

    官慎一边观察着男人脸色,一边手指滑动屏幕,让男人往下看。

    下面是评论区。

    【是真的吗?不会是假货吧?】

    【比真金还真,保证正品。】

    ......

    【你在哪里上班?】

    【在况氏集团。】

    【我是况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特别助理,是成天跟总裁和高级客户打交道的人,你说我会穿假货吗?】

    ......

    一条一条评论看过,男人始终面沉如水,情绪不明。

    官慎又点开了下面卖主上传的视频。

    熟悉的画面入眼,熟悉的女声响起:【看到没?我现在来公司了,这里是况氏集团办公大楼一楼大堂,看仔细了,没骗你们吧......】

    一段结束,官慎点开另一段。

    【我已经到了七十二层总裁办,大家看,这就是我办公的地方。】

    画面一转。

    【看到没,门头上的大字,是不是特别高端大气上档次,对,我们英明神武、高大帅气、腿长身壮、腰缠万贯、富可敌国的况大总裁就在这里面办公,是不是特想一睹男神尊颜?哈哈,就不给你们见,当然,跟我交易成功者,我可以考虑私发......】

    官慎看到男人的脸黑了下去。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