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官慎有些不屑地瞥了她一眼,转身往回走。

    这种一心想靠攀龙附凤,一步登天的女人,他并不想与她多说。

    官慎刚走,绵绵就上完厕所回来了,看到薛怀怀一手抱着无人机,一手拿着张纸,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她疑惑开口:“怎么了?”

    薛怀怀怔怔回神,将支票递给她:“况总给的,说是让处理掉肚子里的孩子......”

    “处理掉肚子里的孩子?”绵绵莫名,伸手将支票接过来。

    一个零,两个零......

    五十万!

    她震惊抬眼。

    这......这......

    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手臂蓦地一重,她已被薛怀怀拽起来就跑:“快,我们跟那个人一起进去!”

    循着薛怀怀所指,她就看到了官慎的背影。

    “他......他会带吗?”

    薛怀怀一边跑一边解释,气喘吁吁:“支票就是况总让他送下来的,我估摸着......况总肯定将你当成别人了,一个跟他上过床的女人,所以......所以才用五十万让你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既然......既然如此,我们就将计就计,就说必须当面跟况总谈,不然,就不打孩子,并且将事情闹大。”

    绵绵汗。

    “况总之所以误会,是人没下来,没看到我,这个男人认识我的......”

    薛怀怀当即松了她的手臂,将无人机朝背包里一塞,又从包里掏出一顶遮阳帽往她头上一扣,再掏出一副墨镜给她:“快戴上!”

    然后,一个转眸,见官慎已经进了门,扯了嗓子就叫:“等一下等一下!”

    官慎闻声回头。

    绵绵吓得赶紧将墨镜戴上。

    然后,两人就朝官慎跑过去。

    “我们......我们必须......必须见况总一面,当面......当面将事情做个了断!”

    恐对方识出自己的声音,绵绵不敢轻易开口,薛怀怀也明白这点,就主动替她说,上气不接下气。

    “况总很忙。”官慎皱眉,自然不让。

    与此同时,看了一眼绵绵,因为绵绵本就脸小头小,戴上薛怀怀的遮阳帽,几乎都看不到脸,而且还戴了幅大墨镜,官慎一时也没认出来,应该说,他也根本无心去留意,只当是薛怀怀的朋友。

    说完,官慎转身就走,却是被薛怀怀和绵绵左右各拉住了手臂。

    “不行,我们必须见况总一面,十分钟,我们只要十分钟。”

    见官慎冷了脸,薛怀怀又连忙松口:“五分钟,我们只要耽误况总五分钟。”

    “一分钟都不行!”官慎态度坚决,说完,示意门口的保安。

    两保安会意,就过来拉绵绵和薛怀怀。

    薛怀怀本就是一个急性子暴脾气,见状,脑子一热就豁出去了:“怎么说也是况总的骨肉,况总怎么能这样不负责任?况总是爸......”

    “爸爸”二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一把捂住了嘴。

    是官慎。

    官慎脸都吓白了,慌乱看了看两保安,又扫了扫大堂里的人,低声呵斥薛怀怀:“瞎说什么?找死吗?”

    刚一松手,薛怀怀又叫:“当初跟人上床的时候,况总怎么不说忙,现......”

    官慎吓得再次捂了她的嘴。

    尼玛,这个女人脸皮厚得他想抽她怎么办?

    无奈,只得示意两保安退下。

    “我可以带你们上去,但不保证况总一定会见你们。”

    “带我们上去就行。”

    官慎冷了两人一眼,一张脸黑如锅底,转身走在前面。

    两家伙连忙尾巴一般跟上,相视一笑,与此同时,绵绵还无声地朝薛怀怀抱拳一揖:多谢女侠!

    **

    “滴”的一声,七十二层终于到了。

    电梯门开,等在电梯门外的三人赫然映入视线。

    一男两女。

    男人俊美如神,女人光彩照人。

    电梯里的三人皆是一怔。

    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直面遇到。

    官慎第一个反应过来,赶紧报告:“况......况总,她们非要上来,非要见况总一面,我怕影响不好,所以就......带上来了。”

    男人看了薛怀怀一眼,眼尾又瞥了瞥绵绵,面色沉静如水,没起一丝变化。

    也没对官慎的话做回应,伸出大手拦了电梯门,侧首看向身边那两位精致得如同电影明星一般的女人,弯唇:“安姨,陆小姐,欢迎有空常来。”

    见状,官慎连忙出了电梯,并示意绵绵和薛怀怀。

    两个女人踩着高跟鞋娉娉婷婷走进电梯的同时,视线都朝绵绵和薛怀怀身上睃巡。

    官慎在另一边上以手拦着门,所以,从他的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两个女人的表情。

    安婉面露讶异,陆思音眼含不屑嘲意。

    电梯门关,下行。

    尊贵不凡的男人转身,迈着两条大长腿,朝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

    那样子,就好像压根没看到她们一样。

    官慎无奈摊手,低声道:“我说过了,我只能带你们上来,不能保证况总见不见,如今你们也看到了......”

    “聂臻是吧?”男人低沉迷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三人一震,抬头。

    男人不知几时已经停了下来,回头淡瞥着她们这边。

    “不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我谈吗?进来。”

    说完,也没等任何人反应,转身继续朝办公室走。

    “聂臻?”官慎回过神,疑惑看向两人,觉得这名字怎么那么熟。

    忽然想起什么,愕然看向绵绵:“原来是你!”

    薛怀怀将眼药水和支票塞到绵绵手里,拍了拍她的手背,给她打气:“我就在外面等你,fitting。”

    绵绵点点头,深深吸入一口气,呼出来,然后,就英雄就义一般朝某人的办公室而去。

    官慎这才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

    还以为他们况总真的搞大了人家的肚子呢,原来是演给陆思音看的一场戏呀。

    高,实在是高。

    只是......

    他瞅了瞅薛怀怀。

    事先都没商量过,这个女人接戏也接得真快。

    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单纯的女人。

    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拾步就准备离开。

    却是被薛怀怀拍了肩:“喂,帅哥,就让我这样站着等吗?”

    “不然呢?”官慎也没有好脸色。

    难道还想享受贵宾待遇不成?

    被他这样怼回来,薛怀怀也不以为意,左右瞅了瞅,见边上有个立式座地烟灰桶,里面也没有烟灰,很干净,便走过去,屁股一撅坐了上去。

    官慎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连忙上前将她拉了下来:“我带你去休息室。”

    尼玛,她不要形象,总裁办还要形象呢,况氏还要形象呢。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