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很快,两人就意识过来一个问题,不,是两个问题。

    一,保安认识她们呀。

    刚刚驱赶的她们,肯定印象深刻吧,假装是店方人员,肯定分分钟被拆穿。

    二,况某男在不在。

    身为况氏这样一个商业帝国的大BOSS,想必是日理万机的,此时此刻,在不在公司,还不一定呢,如果费尽心机,最终扑个空,那岂不是白忙?

    “怎么办?”

    “怎么办?”

    两人大眼瞪小眼。

    突然,薛怀怀一拍大腿:“那就这样,等会儿下午茶送来了,让人家直接送进去给那个男人,虽然我们没有如愿,但至少可以帮我们打探出他在不在公司?”

    绵绵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薛怀怀起了身:“那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做什么?”

    “一会儿外送员将下午茶送过来,找不到人,才会打电话给你呀,你就冒充况氏总裁办,让对方直接送进楼?”

    绵绵想了想,朝薛怀怀竖了竖大拇指,起身。

    两人飞速离开况氏集团门口的广场,去了马路的对面。

    “熟悉的陌生的这种感觉,重复的曾经的那些情节,也只是怀念......”

    “来了来了。”

    手机铃响,绵绵激动地举起来给薛怀怀看,深深吸入一口气,缓缓呼出,这才镇定划下接听键:“你好。”

    “您好,蓝晴下午茶,请问......”

    “哦,我有点事外出了,你直接送进去给我们况总吧,记住,一定要亲自送到况总手上,他等着呢。”

    “好的。”

    飞快挂断,再次呼出一口气,“搞定。”

    然后两人就远远地盯着大楼的门口。

    “呀呀呀,在跟保安说话呢,不会保安不让进吧?”

    “保安会不会打电话跟总裁办确认啊?对方说根本没订什么下午茶就完了。”

    “应该不会吧?总裁订个什么东西,保安还去确认,是不是有点皮痒?”

    “进去了进去了!”

    两人激动不已。

    然后,继续盯着门口。

    好一会儿,终于见到那个外送员出来了,两人又飞快地穿过马路,回到广场,迎面朝那个外送员走过去。

    好在外送员身上穿着就是蓝晴的工装。

    假装偶遇。

    然后停住脚步,指着那个外送员:“咦,你是给况总送蓝晴下午茶的吧?送到他手上了吗?”

    外送员意识过来她可能就是下单的那人,也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保安不让送去总裁办公室,就让放到了前台,说这是规定,前台会帮忙送上去的。”

    绵绵跟薛怀怀听完心就凉了。

    “可是......可是我不是跟你说,况总在等着吗?”

    “我说了,前台说,况总在会客呢,马上就会帮送上去。”

    绵绵跟薛怀怀听完眸光又亮了。

    在、会、客!所以,某人在的咯?

    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好的,知道了,谢谢你。”

    “应该的,再见。”

    **

    “现在怎么办?怎么进去?”

    虽然知道了人在里面,可怎么能见到才是最关键的。

    两人又各种绞尽脑汁想办法。

    “有了!”薛怀怀突然眼睛一亮。

    “怎样怎样?你一向鬼主意多,就知道你有办法。”

    “还记得我前男友送我的那台无人机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

    “我们用无人机传信进去,就说......”薛怀怀环抱着胳膊,摸着下巴咬唇思忖,“就说,你就在门口,想见他一面,请他给这个机会,否则,就将今天童童小姐的事告诉媒体。对,就这样!无论是周童童,还是况氏,都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周童童破相,况氏的投资的大戏停拍,这任何一条新闻,对媒体来说,都是重磅,都是头条。”

    “这......这样真的行吗?”

    绵绵有些担心,不是要打亲情牌、卖惨的吗?这样岂不是变成了威胁人家?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薛怀怀摊手。

    “没有。”

    “那不就结了。”

    “可是这楼那么高,你知道他在哪一层吗?”

    “当然知道,最高层嘛,七十二楼,上次我看过他的一个财经专访,上面提到过。”

    “那好吧。”

    “你在这里等我,我回去拿无人机。”

    薛怀怀说完就跑路边拦车去了。

    **

    七十二层

    官慎来到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况擎野正坐在低调又不失奢华的大办公桌前,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完。

    “况总,您怎么还不过去?夫人跟陆小姐在隔壁都等您多时了?小美说,都已经给她们换过两次咖啡了。”

    小美是总裁助理,官慎是总裁特别助理。

    况擎野“啪”的一声合上文件,长指取了奢华钢笔的笔盖,一边慢条斯理地旋上,一边挑起眼皮瞥向官慎。

    “你不是挺能讲的吗?你继续啊。”

    官慎眉心一跳。

    汗哒哒:“我.....我是见况总一直在忙,就代况总去招呼了一下夫人,毕竟......毕竟夫人是况总的......小妈,难得来公司一趟,被怠慢了不好。”

    官慎小心翼翼回道。

    况擎野眸色转深,没再说什么,双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

    拔起大长腿就往外走。

    隔壁会客室,安婉和陆思音并排坐在高级定制的豪华沙发上,边优雅地喝着咖啡,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着。

    谈的都是女人的一些奢侈品牌,衣帽鞋包之类的。

    况氏是况擎野的爷爷况振雄一手建立的,到了况擎野的父亲况天澜的手里,逐渐扩大,并且上市。

    况天澜总共有三位夫人,一个就是况擎野的母亲,也是第一任夫人,况擎野的母亲死得早,死后,况天澜又娶了第二位夫人,第二位夫人生了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后来,第二位夫人也去世了,况天澜就娶了安婉。

    安婉只比况擎野大两岁,五年前为况天澜生下一子,况天澜也于同年因病去世,然后,况氏就到了况擎野的手里。

    也就是况擎野总共兄妹四人,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父母都已去世,爷爷健在,还有一个小妈安婉。

    见况擎野推门进来,陆思音连忙放下咖啡杯,落落起身:“况总。”

    英俊不凡的男人入眼,一颗心就砰砰砰了起来。

    “安姨,陆小姐,不好意思,久等了。”

    男人步履稳健,面色从容,微微弯了唇角,淡漠又不失礼貌地跟她们二人打招呼。

    在二人对面优雅坐下来的同时,淡笑问向安婉:“安姨不是要陪小凌上钢琴课吗?怎么有空过来?”

    小凌是安婉的儿子,今年五岁。

    安婉眉眼弯弯:“小凌今天没课,陆小姐约我逛商场,我便答应了,刚好路过况氏,就进来看看你。”

    刚好路过吗?

    况擎野微笑不语。

    她的用意,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是想撮合他跟陆思音吧。

    陆思音,陆氏集团的千金,大美人、S市第一名媛,这是外界给这个女人的标签。

    交际手腕一流,也很会哄人开心,深得况家老爷子和安婉的喜爱。

    “况总,刚才在商场里,我看到这个牌子的领带夹出了限量新款,觉得很符合况总的气质,就买了下来,希望况总能喜欢。”

    陆思音从包里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放到桌上,再盈盈起身,纤纤玉指将礼品盒缓缓推送到况擎野的面前。

    况擎野垂目看了一眼面前的礼品盒,又抬眼看向陆思音。

    四目相望,陆思音觉得那一双深邃如夜的黑眸中,就像是藏了旋涡一般,能将人瞬间吸附进去,并卷进深渊。

    “谢谢。”

    待陆思音将手撤走,坐回位子,况擎野唇角一勾,逸出两字,伸手拿了礼品盒放到自己左手边的桌上。

    这时,突然有“嗡嗡嗡”的声音从窗口传了进来。

    室内几人一怔,循声望过去。

    玻璃窗外,一架白色的小型无人机映入三人眼帘。

    见无人机盘旋在这一层不去,安婉疑惑皱眉:“不是在偷拍我们吧?”

    “不是,这款很低配的,应该不带航拍功能。”

    陆思音说完,美眸流转,看向况擎野。

    况擎野微微敛了眸光,这时,助理小美正好进来给他上咖啡,他便吩咐小美:“去看看窗外那台无人机想做什么。”

    “好的,况总。”

    小美开窗。

    “况总,上面有封信。”

    “取下来。”

    小美伸手,小心翼翼避开旋转的螺旋桨,将那封贴在上面写着“况总亲启”四字的信封取了下来。

    走过来双手呈给况擎野。

    在安婉和陆思音疑惑的目光中,况擎野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展开。

    【况总,您好!我是聂臻,此时就在楼下门口,想见况总一面,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况总谈,希望况总能给这个机会。另外,有几个媒体记者一直在找我,我现在避而不见,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因为上午片场的那件事。】

    呵~

    况擎野轻笑。

    “怎么了?擎野。”见他冷笑,安婉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一个女人。”

    修长的手指将信又重新叠了起来,况擎野吩咐小美:“叫官慎来。”

    “好的,况总。”

    小美出去了一会儿,官慎就推门进来了。

    “况总您找我?”

    “门口有个放无人机的女孩子,说是怀了我的孩子,我自己没什么印象了,可能是上个月酒吧喝醉了那次,你把这张支票给她,将她打发了。”

    男人边云淡风轻地说着,边掏了支票和钢笔,唰唰唰写着。

    室内三人全部目瞪口呆。

    包括官慎。

    什......什么情况?

    一个女人怀了他家况总的孩子?这......这怎么可能?

    这事儿要搁在以前,他可能还会信,但是,这两年,确切地说,是自两年前那次游轮爆炸,这个男人重伤醒来之后,他就如同换了一个人,彻底改了性,再没有跟那些明星啊、嫩模啊、网红牵扯不清了,走得近的,也就是周童童。

    这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怀孕的?

    果然是大老板,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拿了支票,官慎转身。

    况擎野嘱咐:“别忘了,让她一定要将孩子处理掉。”

    “好的。”

    官慎颔首,随后便出了门。

    况擎野套上笔盖,弯唇:“让安姨和陆小姐见笑了。”

    安婉没做声,她虽有些震惊,却也还好。

    男人嘛,三十岁的人了,正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没结婚,这种事情在所难免。

    但是,偏偏当着陆思音的面,就有点.....

    她转眸看向身侧的女人。

    意识到她的视线,陆思音朝她讪讪笑了笑。

    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然,不是滋味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私生活混乱和他的不负责任,还因为他竟然在她面前毫不避嫌。

    说实在的,信只有他一人看了,信上写了什么,她们都不知道,他完全可以编一个谎,骗骗她们。

    但是,他没有。

    这只能说明,他根本就不在意,她的心里会怎么想。

    **

    广场上,薛怀怀收回无人机,“信已经被取下去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坐等,放心,他肯定会见你的。”

    “还是你厉害。”

    其实,绵绵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心,也不知为什么,就觉得那个男人不是会被人威胁的人。

    突然,腹里传来一阵幽痛,绵绵捂了肚子:“完了,想上厕所。”

    “那快点去啊,从七十二楼下来还得一些时间呢,前面不远地铁入口那里就有卫生间,快去,我在这里。”

    “那我去了。”绵绵跑得飞快。

    官慎一出门,就看到了那抹拿着无人机伫立在广场上的身影。

    年纪不大,穿着很朴素,一头短发,也没化妆,素面朝天......

    况总的口味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了?

    改吃草了吗?

    微微清了清嗓子,他拾步走过去。

    “你好,我是况总的助理官慎,这是况总给你的支票,让你一定要将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尤其是对你。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来找况总了。”

    薛怀怀目瞪口呆,尤其是目光触及到支票上那一串好几个零的时候,她更是瞠目。

    继而结舌:“况......况总给的?处......处理孩子?”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