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带上车门,官慎走向绵绵:“你叫什么名字?”

    “聂臻。”

    绵绵看着他,不知他下车来是准备做什么。

    “我说,你该不会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派来的吧?”

    在她面前站定,官慎又上下打量着她。

    “什么意思?”

    绵绵没懂。

    “我们在包间谈合同,你跑到我们隔壁冒充什么应聘裸替,接着又砸伤童童小姐,造成整部戏不得不叫停,还有这个......”

    官慎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二轮电动车,“你好好的自行车库不停,跑到这个车库来停,还好巧不巧就停在我们车前,更可恶的是,还将我们的车头剐蹭掉这么一大块漆,若说你不是成心的,我还真不信。”

    绵绵:“......”

    见她无语,官慎以为被自己说中了,挑挑眉:“怎么?无话可说了是吗?”

    绵绵抿了抿唇。

    原本片场发生的事已经够让她光火的了,感觉就是飞天横祸一般,现在又被这个男人说成这样,她想控制情绪都控制不住。

    “这位先生,我说过,砸伤童童小姐我并非有意,我本来就不是专业的替身演员,从未吊过钢丝,才会一时失手,还有,停车场里那么多车,我怎么知道这辆车是你们的?再说了,你凭什么就说车头的掉漆是我剐蹭的?”

    “对啊!停车场里那么多车,你为什么就正好停在我们的车头前面呢?还有,你看看这里。”

    官慎指了指电动车的后座,后座的边缘明显沾着黑漆。

    绵绵眸光闪了闪。

    好吧。

    果然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可能是她停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们的车。

    “那你说怎么办吧,补个漆多少钱,我赔给你!”

    绵绵边说,边从挎包里掏钱包,拿出两百块钱朝官慎手里一塞:“够了吧?”

    官慎当即就嗤了,拿着那两张钱甩了甩:“有没有搞错?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碰的是什么车啊?你就用......”

    “官慎。”

    宾利车后窗玻璃降下,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略带着几丝不耐。

    官慎回头:“况总。”

    “不是已经交给律师处理了吗?”

    男人话音落下,车窗玻璃又徐徐升上。

    官慎还想再说什么,终是没说,将两百块钱朝绵绵手里一啪,然后伸出手指,指了指她,一副“你给我等着”的姿态,转身走向驾驶室,开门,上车。

    见绵绵站在那里未动,他又猛地按了一下喇叭:“滴———”

    绵绵再次吓了一跳。

    愤愤地剜了他一眼,她踢开脚撑,将电动车移到边上。

    车子启动,离开。

    绵绵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见到boss的车子开走了,保安才敢过来:“快把电瓶车停到C区去,我送你回片场。”

    **

    “熟悉的陌生的这种感觉,重复的曾经的那些情节,也只是怀念......”

    挎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绵绵捏住电动车刹车手柄,停在路边。

    “喂......”

    “臻臻,面试完了吗?结果怎么样?昨天你可是说好了,面试通过,今天晚上请我吃大餐的哟,可别忘了,特意打电话提醒你一下。”

    听筒里传来好朋友薛怀怀的声音。

    “哎,”绵绵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还吃大餐呢,我惹上官司了。”

    “官司?”那头,薛怀怀一听也急了,“什么官司?怎么会惹上官司?”

    绵绵便将片场发生的事给薛怀怀讲了一遍。

    薛怀怀听完就不淡定了,一个劲叫着:“天啊,天啊!你牛逼!”

    “你竟然砸伤了周童童?周童童那种人岂是我们能碰一根毫毛的?而且,况氏,况氏在S市意味着什么你不知道吗,你惹上况氏!”

    “我也不想啊,我也很绝望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能怎么办?”

    “现在对方打算怎么处理呢?”

    “况氏的那个姓薄的律师说,会列个损失清单给我,如果我陪不上,就法院见!”

    “你有问过,大概会赔多少钱吗?”

    “十亿以上吧。”

    绵绵听到那头薛怀怀手机掉到地上的声音。

    是被她吓到了吧?

    “十亿?这......这......这把你卖了也陪不上啊!”

    “是啊。”

    “那怎么办?”

    “不知道,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

    **

    回到家,聂爸在睡午觉,桌上给她留着饭菜。

    自从去年聂爸不小心推了一个极不听话、上课调皮捣蛋的学生一把,导致人家腿摔断了之后,聂爸就被学校勒令下课,赋闲在家了。

    而聂妈也因为受他的影响,从任课老师调去搞后勤了。

    原本殷实的家庭,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入不敷出,几乎靠聂妈一人的收入

    其实,这四年绵绵也找了不少工作,因为没有什么专长和专业知识,找的动作都是工资很低的那种,收银员、服务员之类的,难得见一个高薪聘请瑶琴师傅的,结果......

    结果被她闯下这大祸。

    她都不知道怎样跟爸妈讲?

    蹑手蹑脚、胡乱塞了几口饭,她就回了房。

    拿了计算器,拿出她所有的卡和存折。

    算了又算,加了又加,总共5300块钱。

    这简直......

    计算器一丢,她绝望地往床上一倒。

    这可怎么办啊?

    蓦地想起什么,她一个激灵陡然坐起。

    对,聂弦音穿回来那次留下了一顶凤冠、还有一些首饰,可以变一些钱。

    只是,有两个问题。

    一个,这些东西是聂弦音留给她爸妈的,她拿去变卖了,合适吗?

    另外,这些东西是聂弦音穿越带过来的,而不是经历了历史的长河留下来的,成色都还很新,不能当古董,只能当黄金卖,黄金三百多块钱一克,那离十个亿也差得太远太远。

    啊啊啊啊!

    怎么办啊?

    打开电脑,上网。

    【请问,如果欠了一笔巨款,那种打一辈子工都还不起的巨款,又必须还,不还就会被告到法院,怎么办?急,在线等。】

    帖子一发,没多久就有人回了。

    【楼主是女是男?】

    绵绵连忙回:【女。】

    马上就有很多网友跟帖。

    【那就去DG市吧,据说那里赚钱容易,裤子松一松,抵人打十年功。】

    绵绵汗。

    【抢银行。】

    【偷。】

    【去卖掉身上的器官。】

    【杀了债主,或者制造个意外,让债主失忆,忘了你欠债的事。】

    【还不起就肉偿呗,男人女人不就那点破事,对了,楼主有姿色吗?】

    【去傍个大款。】

    【去买份高额保险,然后出个意外。】

    【如果对方特别有钱,就去打亲情牌,外加卖惨,让对方不要你还。】

    【对,从债主身边最重要的人下手,步步为营。】

    【如果债主是个男的,嫁给他!】

    【想法设法怀上债主的孩子,孩子拥有继承权,你就是欠你孩子的钱,子还要母还吗?】

    网友的主意五花八门,可绵绵看来看去,没有一个实用的。

    不对,有一个比较实用的,应该说,两个。

    【如果对方特别有钱,就去打亲情牌,外加卖惨,让对方不要你还】,以及【从债主身边最重要的人下手,步步为营】这两个。

    从今天现场的情况来看,周童童跟那个叫况总的男人关系匪浅,导演的话也证实了这点,而且,周童童是受害者,是当事人,如果能取得这个女人的原谅,是不是就可以帮自己在那个冷如冰山的男人面前说说好话,免了这场赔偿?

    虽然她觉得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她还是决定去试试看。

    已是走投无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立马打了电话给薛怀怀,让她跟着一起帮自己壮胆。

    在这个时空,她只有薛怀怀一个朋友,是两年前在超市做收银员的时候认识的。

    超市二十四小时营业,薛怀怀上夜班,晚上十点才上,正好有空。

    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况氏影视城周边的医院,因为她记得那个男人说,将周童童送去最近的医院。

    周边只有一家,淮氏医院。

    在小区门口的花店买了束鲜花,买了提果篮,就滴滴打车去跟薛怀怀碰头,然后,两人一起前往淮氏医院。

    跟医院前台打听周童童在哪个病房,前台不愿意透露。

    想想也是,人家是巨星呢,一举一动都是新闻焦点,需要隐蔽,也完全可以理解。

    她们两人就只能自己挨个儿找。

    好在以周童童的身份,只需找VVIP病房区,而且,看到门外守着几个戴墨镜的彪形大汉保镖,就知道是她的了。

    跟保镖说明来意,说自己是前来探望童童小姐,并跟她道歉的。

    一保镖进去告知。

    没多久,周童童的助理小跳出来了,冷着脸,也没有让她们进去的意思,就问她们:“今天S市的午间新闻看了吗?”

    午间新闻?

    绵绵和薛怀怀不明白她的意思,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都摇头:“没看。”

    “那现在看一下。”

    小跳拿出手机,划了几划,搜出一段视频,递给绵绵。

    绵绵接在手里,点下播放。

    还以为是关于今天片场这件事的新闻,谁知道,视频里播放的竟然是一起案件,确切地说,是一个被判了死刑的杀人犯执行枪决前接受采访,痛哭流涕忏悔的视频。

    视频看完,绵绵跟薛怀怀都很莫名。

    “不懂是吗?”小跳将手机接回去。

    “的确没明白。”

    “童童小姐就是想告诉你,这世上有的错,犯了就是犯了,犯了,就得承担责任,后悔和对不起是没用的。”

    说完,也不等两人反应,转身就进了病房。

    “靠!”

    薛怀怀当场就爆粗口了,“尼玛,这能够相提并论吗?人家是杀人犯,你杀了她吗?她是死了还是怎么的?不就是脸上受了点伤吗?”

    见保镖都在边上,而薛怀怀一副要义愤填膺、要找人拼命的模样,绵绵赶紧将她拉走。

    所以,【从债主身边最重要的人下手,步步为营。】这条路,不通。

    两人在医院外的树荫长椅上,悲愤无比地将一果篮水果给干了。

    重新商量,从长计议。

    最终决定,既然债主身边的人无法下手,那就走另一条。

    【如果对方特别有钱,就去打亲情牌,外加卖惨,让对方不要你还。】

    虽然,绵绵觉得这一条也完全不靠谱,因为那个男人太冷漠了,一个冷血动物,怎么打亲情牌,卖惨有用吗?肯定没用。

    但是,除此,她们也想不到别的办法。

    那么,问题来了。

    怎样才能见到那个男人?

    那样居上位的人,又岂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我们先去买点道具,然后就直接杀去况氏集团总部大楼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碰到他,就算不能,我们再见机行事。”薛怀怀建议。

    “道具?什么道具?”

    “你不是要卖惨吗?卖惨总得哭吧?你能哭得出来吗?收放自如的那种。”

    “不能,已经绝望透顶,欲哭无泪了。”

    “所以啊,眼药水的走起。”

    两人在医院边的药店里买好眼药水,就打车直奔况氏集团而去。

    从车子里下来,两人望着高耸入云的豪华气派大楼,瞬间就没了底气。

    在S市,多少人以能在况氏上班,能在这座大楼里办公为荣。

    她们也想,但,也只是想想,因为况氏招人的门槛都特别高,一个普通职员就这要求那要求一大堆,她们这种的根本不可能录用。

    然,让她们更受打击的是,保安竟然连大门都不让她们进。

    本集团的员工必须有工号牌才能进,而前来拜访的,就必须有预约,公司内部的人亲自出来带进去。

    甚至在听到说要见他们总裁的时候,保安直接将她们驱赶。

    “像你们这种想见况总的女孩子,每天都不少,我劝你们,还是脚踏实地点好,别痴心妄想。”

    两人汗。

    敢情将她们当成那个男人的迷妹了。

    见一个快递小哥被保安放了行,薛怀怀眼珠子一转:“看来,只得先割点肉了,没办法,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怎样?”

    “点一份最高级的下午茶,假装店方人员送进去。”

    绵绵想了想,此法,似乎,可行。

    拿了手机两人就开始找高端下午茶,看着那上面的金额,绵绵一阵肉疼,难怪这厮说要先割肉,可不就是如同割肉。

    点好外送,她们就坐在广场上等。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