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是的。”绵绵还未回答,边上带她来的那人已替她说了。

    周童童瞥了那人一眼,没再多问。

    “下场戏就要用到瑶琴,先教我几个标准的动作吧。”

    说完,吩咐一旁的助理:“小跳,去拿瑶琴。”

    瑶琴很快取了来,助理还给了绵绵一首曲子,因为这部戏的女主武功高强,琴是武器,琴音能伤人杀人,所以,弹奏的曲子是节奏特别强劲的那种。

    周童童只拨弄了一个音就不干了。

    “小跳,告诉公司,我不学了,这样弹下来,我的手指肯定得废了。”

    “童童姐,要不我去给你买一副弹琴用的指套?”

    助理有些为难,毕竟这部戏是今年况氏影业的国庆黄金周大片,一流的团队,一流的演员,投资也是空前,正因为如此,才要求演员自己学会瑶琴。

    可周童童不同意:“指套有什么用?拍的时候肯定也不让戴,去告诉他们,需要弹瑶琴的地方用替身。”

    “这......”

    “快去。”

    助理去了,一会儿就回了,带了经纪人前来,试图说服周童童。

    可周童童态度坚决:“你们若觉得难办,需要我亲自去找况总说吗?昨天他告诉我,今天会来影视城,应该就在楼上吧?”

    说着,柳腰款摆,作势就要出去,被经纪人拉住。

    “好了,我的祖宗,我去跟剧组说说看。”

    没多久,经纪人也回了:“导演说,先用替身拍几个镜头试试,看剪辑下来自不自然,若可以,再去招会瑶琴,且跟你身形相仿的替身演员。”

    周童童美目一扬,看向绵绵:“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吗?身形跟我也差不多。”

    绵绵刚想拒绝,经纪人已说在了前头:“可她不是专业的替身演员。”

    “一个替身而已,有什么专业不专业的?”周童童轻嗤,很不以为然。

    末了,又建议:“要不这样,不是要拍几个镜头试试吗?就让她上,行就行,不行再找人。”

    “好吧,只能这样了。”

    绵绵汗死。

    也不问问她这个当事人愿不愿意,就一个两个的替她做了主?

    **

    绵绵最终还是同意了,因为对方说给她瑶琴师傅及替身演员的双倍报酬,且日结,她就心动了。

    穿上跟周童童一模一样的戏服,梳好一样的发髻,就开始试镜了。

    拍的是一段打戏,其实也还好,因为是琴音伤人,所以并没有真的打斗。

    导演的指示是:她被钢丝吊起,做出轻功飞行的样子,左手抱琴,右手抚琴,琴音击退坏人,然后下一个镜头,就是周童童抱琴站在地上,摆出落地收功的动作。

    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从未吊过钢丝,又加上鼓风机吹过来的风太强力,绵绵觉得完全不知道怎样做了。

    一阵手忙脚乱,并不是去拨弄琴弦,而是胆战心惊地去维持身体平衡去了,可还是没稳住,身子陡然倾斜,她惊呼一声,瑶琴也没抱住,脱手而出。

    “嘭!”瑶琴砸到哪里的声音。

    “啊!”女人痛叫的声音。

    还有众人的惊呼声:“童童小姐......”

    那一瞬间,绵绵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钢丝被放下来,她才惊觉过来,自己闯了大祸。

    那脱手而出的瑶琴,正好砸到了周童童脸上。

    此刻,周童童正只手捂着一边脸,鲜血从她白皙如玉的指缝间流出。

    “童童小姐!”

    “童童姐,你怎样?”

    看着所有人都慌乱地朝周童童奔涌过去,绵绵脑子里只冒出一个念头,完了,彻底完了。

    “快扶童童小姐坐下来。”

    “医药箱呢?”

    “赶快打120,快!”

    现场乱做一团,绵绵的心里也是一片兵荒马乱。

    她......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大家都簇围着周童童,有人取了医药箱过来,开始替周童童清理伤口。

    伤口很长,也很深,在左眉骨上。

    “不幸中的万幸,再下来一点就是眼睛了。”

    “但是,这个伤口至少也得缝七八针吧。”

    周童童的助理小跳听了,顿时就急了:“啊?那岂不是要落下疤?”

    “疤是肯定的,除非后期去整一下。”

    导演也急了:“现在进度那么赶,黄金周的上映档期都排了,戏还没出来,我们现在连晚上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哪还有时间......”

    话没说完就扬手一指,直直指向绵绵,吩咐现场保安:“看好,别让她跑了!”

    绵绵彻底慌了。

    这是要她承担责任吗?

    她心知肚明,周童童不是一般人,是影视巨星,肯定不是承担医药费就能了事的。

    就在她慌惧不堪中,一阵脚步声蓦地从门口传来。

    大家都循声望去,包括绵绵。

    是三个男人。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上身着一件合体的白衬衫,下身是笔挺的深色西裤,大概是人太高腿太长,一条西裤穿出了九分的感觉,露出脚踝,一双黑皮鞋珵亮,没系领带,领口的那一粒扣子散着,露出喉结,发型清爽。

    绵绵不懂奢侈品牌,但是,一眼也能看出他身上的行头一定价值不菲,当然,或许是他周身散发出去的那种矜贵气质,让她有了这种想法。

    后面两人也都是衬衣西裤,干练清爽。

    因为是逆着门口的光进来,看不清三人的脸,但是,原本都簇蹲在周童童身边的人纷纷恭敬地站了起来,她就知道,这三人来头不小。

    “况总。”

    “况总。”

    大家纷纷打招呼,当然,是跟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

    男人没做声,脚步不停,从容稳健。

    随着走近,绵绵也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很英俊,不,应该说是很冷峻,刀削的五官、立体的轮廓、深邃的眸眼。

    完美得似是挑不出丝毫缺点的一张脸。

    “发生了什么事?”

    并未彻底走近众人,还有一段距离,男人就停住脚步,微微凝了俊眉。

    他一停下,他身后的两人也停了下来。

    “况总,刚刚.......”导演连忙上前报告。

    刚开口,就被一声委屈至极带着哭腔的女声打断:“擎野,我受伤了.......”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