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氏影视城

    一楼办公大厅

    绵绵刚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从旋转玻璃大门急急进来,就听到有人喊:“13号。”

    “在在在。”

    好险好险,差点没赶上。

    年轻的女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大概是见她一身汗湿,眉头皱了皱:“你是13号?”

    “是。”

    “跟我来吧。”

    女孩带头走在了前面。

    “谢谢。”她背着布包,紧步跟上。

    跟着女孩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包房。

    包房的窗帘是拉上的,光线整体很暗,不过有一盏聚光灯很亮,有好几人,有人在拿板打光,有人在调摄像机,还有三人坐在沙发上,讨论着什么。

    见她们进来,几人的视线都投了过来。

    女孩转身走了,包间的门被带上,留下绵绵一人站在那里紧张地攥着挎包的带子。

    “你们......你们好,我是来面试的。”

    她今天过来是参加一个瑶琴老师的面试,据说是一部古装大戏的女主擅瑶琴,但是演员不会,所以招聘一人来教演员。

    只是,她目光搜寻了一圈,并未看到瑶琴。

    心中疑惑,难道口头面试就成?

    **

    隔壁的豪华包间里,冷峻矜贵的男人轻倚在高级定制的真皮沙发上,两条大长腿闲适地交叠翘着,微垂着眉目,看着手里的一本剧本,长指不时翻过一页。

    连男人一起,包间里一起有五个人,愣是声息全无,只有纸张翻动的声音。

    “啪”男人阖上剧本朝茶几上一扔,挑起眼皮看向坐在对面的编剧和某影视公司老总,启唇。

    问的却不是那二人,而是身侧的助理官慎和况氏影业的负责人廖恙。

    “觉得如何?”

    官慎和廖恙互相看了一眼。

    “况总,我觉得吧,这本《倾君侧,等皇的女人》虽然故事还不错,但是剧情有些小白了,我们况氏一向投资的剧都是大制作、厚重且有内涵的,这本实在有些......”

    毕竟剧作方就在面前,顾及到对方感受,官慎没有将话说完。

    廖恙立即就接了:“嗯,我跟官特助的意见一样,而且,穿越剧现在查禁得厉害,星级卫视不让上,只能在网络平台播,这种低成本、低回报的事况氏根本用不着去做。再者,况氏有自己的影业,要想拍这种的,我们大可以自己拍,用不着去给别的影视公司投资......”

    “既然是低成本,况氏就不在乎这些钱,投吧。”

    男人优雅地掸了掸手工定制衬衫的袖口,不徐不疾出声,一锤定音。

    呃。

    官慎和廖恙又对视了一眼。

    好吧。

    这已是今年投资的第五部穿越剧了。

    “谢谢况总,谢谢。”对面二人欣喜起身,伸出手,想跟男人握手。

    男人未动。

    两人面露尴尬,连忙讪讪而笑,将手收回。

    这时,隔壁忽然传来一声惊叫:“为什么要脱衣服?”

    包间里几人一怔。

    隔壁的声音还在继续,因为都拔高了音量,所以这边也听得清楚。

    “因为我们要看你的整个背。”

    “为什么要看背?”

    “因为露的就是背,我们得确认你的背适合不适合?”

    “为什么要露背?”

    “你怎么那么多为什么?你是来面试的,还是来面试我们的?不露背你来做什么?难道是准备露胸,露三点的?”

    “不是,我是没明白,弹琴是用手弹的,为什么要露背......”

    “弹琴?弹什么琴?”

    “不是在招教瑶琴的师傅吗?”

    “我们招的是裸替。”

    “罗屉?罗屉是什么?”

    对方终于没有接话了,但是能想象出听到这句话后的抓狂。

    “你走吧。”

    大概是女人没有要走的意思。

    对方又出了声:“你走不走?再不走,信不信我们现在就让你露背!”

    “啊!我走我走我这就走......”

    官慎和廖恙听到这里,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当然,顾及到某男就在边上,两人还是敛了敛。

    隔壁包房的门传来“嘭”的一声,几人循声望去,透过玻璃窗就看到一个背着布挎包仓皇逃窜的狼狈身影。

    “这是有多单纯啊,竟然连裸替是什么都不知道?”

    “单纯?难道不应该是无邪吗?天真无邪,哈哈。”

    官慎和廖恙笑道。

    闲适坐在沙发正中的男人面无表情,拿起桌上的那个剧本,丢给官慎:“跟他们把合同签了。”

    **

    绵绵一口气跑到一楼大厅,才看到竖在楼梯口的那个指示牌。

    瑶琴面试者请前往一楼声乐厅。

    心里汗得不行,果然是跑错地方了。

    方才她还以为对方要强了她,吓死了。

    虽余悸在心,却也不敢耽搁,连忙去找声乐厅,只希望还来得及。

    还好,她到的时候,还在面试11号。

    等了一会儿。

    “13号,聂臻。”

    “在。”

    是的,她现在叫聂臻了,是她自己起的。

    本就不是聂弦音,一直被人叫聂弦音,她总觉得怪怪的,所以干脆就跟爸妈商量,去派出所将户口簿上的名字给改了。

    面试很顺利。

    穿越到这个时空,别的她不会,琴棋书画可是她的专长,所以,一曲下来,几名面试官当场就拍板定了她。

    然后,就有人带她去附近的片场,见那个她要教的人,并告诉她,如果对方满意了,他们就会跟她将合同签下来。

    片场是在室内,似是在拍一部宫廷戏,内景一片金碧辉煌,众人在忙忙碌碌。

    带她的那个人问了问剧组的人,就将她带进了一间豪华化妆间。

    化妆间里漂亮精致的女人正坐在镜前被化妆师补妆。

    “童童小姐,教瑶琴的师傅我们已经招到了,童童小姐看看,行吗?”

    漂亮女人微微抬手,化妆师就停了下来。

    高级的转轴化妆椅微微一旋转,漂亮女人就面朝了她们的方向。

    绵绵眸光微微一敛。

    竟然是教这个女人。

    其实她并不关心娱乐八卦,但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红了,电视上广告是她,电视剧里的主角是她,各大商场的显示屏上是她,就连路边的灯箱上也是她,她想不知道都难。

    女人一袭古装戏服,梳着古代发髻,妆容精致。

    绵绵发现,真人竟然比电视上还要好看。

    “就是你吗?”女人微微扬着下颚,清傲地睥睨着她。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