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马车路过八王府门前的时候,弦音让车夫停了下来,说想下去看看。

    卞惊寒一向顺着她,便跟她一起下了马车。

    府门是大开的,两人拾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其实也是意料之中,不仅已听秦羌说了,秦义不知去了哪里,而且从太后眼中,弦音也读出了秦义离开的讯息。

    她之所以进府来看看,是因为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绪。

    虽然她不是绵绵,但是,事情发展到最后变成了这样,她的心里依旧是难过的,为那个从小将绵绵拉扯大,教会绵绵读心术和缩骨术的师傅难过,更为秦义难过。

    其实,她还带了那张她在现代的全家福照片在身上,准备如果碰到了秦义便给他看看,告诉他真正的绵绵在哪里,了了他的心愿,也让他放心,绵绵在另一个时空过得很好,没想到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厢房的桌上一片狼藉,都是一块一块的木块,桌下的地上,木块也是凌乱散落得到处都是,桌上还有一个残缺得只有船头的木块拼搭之物。

    弦音眸光敛了敛,想起了自己上次回现代,在她房间的橱子里也看到了有两盒航母造型的积木。

    所以,拼装这些东西是秦义和绵绵共同的爱好吗?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古今相隔跟阴阳相隔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老天对她真的不薄。

    与身边的这些男男女女相比,她是最幸运的。

    心念一动,她转身便展臂抱了卞惊寒。

    卞惊寒一怔:“怎么了?”

    还以为她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弦音将脸贴在他的身上,深深地呼吸,瓮声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我们能在一起,真好。”

    卞惊寒又愣了愣,旋即就明白了过来,唇角一勾,抬手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没有做声。

    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他此刻的心情?

    好一会儿,弦音才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我们走吧。”

    “好。”

    **

    夜凉如水。

    厉竹沐浴后,拿着干锦巾绞着头上的湿发,走到桌边坐下,就着灯火,看向桌上已经摊开的一本书,准备等头发干了就睡觉。

    门口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她一怔:“谁?”

    “我。”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许是怕被人听到,刻意压低了几分,让原本就低醇的嗓音显得更加的低哑,也显得更加的磁性,响在静谧的夜里,特别的诱惑迷人。

    秦羌!

    怎么又深更半夜跑来了?上次丢的脸还不够吗?

    而且,从今日起,已经是一国之君的人了。

    虽如此腹议,她还是当即就起身去开了门。

    男人一袭玄黑墨袍,带着夜的湿气而入。

    厉竹随手关了门:“你怎么来了?”

    男人瞥了她一眼,似是不明白也不爽她问这种问题。

    “白日我们拜堂成了亲,你说我夜里过来做什么?”

    厉竹汗。

    还未做出回应,男人已伸手将她拉入怀中抱住,暧昧地在她耳边吐息:“当然是来陪你洞房花烛的。”

    厉竹瞬间红了脸。

    忽的想起什么,一把将男人推开,眼露慌乱。

    “怎么了?”男人莫名。

    厉竹无声地指了指书架后面。

    上次她娘在地下室将房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今日可不能再这么出丑。

    见她害怕成那样,男人低低笑,再度将她拉向自己面前:“你难道自己没下去听过吗?你娘也没有告诉你?”

    “什么?”厉竹没懂。

    “我不是让工部的人过来修理过了吗?下面已经听不到上面的了。”

    “真的吗?”厉竹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工部的人过来,只是修墙门和机关,修理过之后,她还真没专门下去听过呢,也没听到她娘说。

    “当然是真的,不然,也不是你一个人要脸,我也要。”

    厉竹:“......”

    见她的头发还滴着水,男人将她拉到桌边坐下,拿起她去开门前放在桌上的那方锦巾,帮她揩起头发来。

    厉竹自是很受用,任由他去,很配合地坐在那里不动。

    男人先揩她的发顶,然后是发尾,很有耐心。

    最后又走到她前面,揩她的刘海。

    揩着揩着,就被她锦巾包在头上,看不到脑袋和发丝,只露出一张小脸的清丽模样给迷住了,不对,应该说给撩到了,心念一动,捧起她的脸,就吻住了她。

    厉竹长睫一颤,也没有拒绝,就坐在那里承接了那个吻。

    没多久,她就被他吻得气喘吁吁,坐立不住,只得伸手紧紧攥住他的衣袍,让自己有所依附,不让自己滑到地上。

    因为她是坐着,男人是站着,而男人原本就高大,这样的姿势让男人躬身的幅度必须很大。

    有些吃力,所以,他一边吻住她不放,一边倾身将她从凳子上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床榻。

    将她放倒在榻上,他便迫不及待地压了上去。

    两情相悦,且心里没有顾忌的男女,在情事上,就无异于干柴遇到了烈火,只一触碰,就变得不可收拾。

    第一次,男人的衣服是她脱的,甚至因为太过紧张和急切,将男人的里衣扯破了。

    也是第一次,她学着他的样子,将他的全身也细细密密地吻了一遍,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属于她的印记,尤其是在他胸口的那道疤痕上,她舌尖辗转良久,将男人折磨得喘息粗重得吓人。

    还是第一次,她完成了她在上,男人在下的体位,虽然,是男人托举着她的腰身,帮她动作,虽然全靠着男人出力。

    亦是第一次,她一连攀上了高峰几次,一浪高过一浪,就像是灵魂都出窍了一般,她尖叫着,抖做一团,感觉自己要死了。

    当然,也是第一次,他全部喷薄在了她的体内,她不准备食避子药,甚至将软枕垫在了腰下,不让那些东西流出。

    更是第一次,做完之后,男人没有起身,没有离开,而是就躺在她身边,拥着她满足地睡去。

    **

    男人醒来,已是四更的天,怀里的女人睡得酣甜,他吻了吻她的鼻翼唇角,起身。

    多年来无数次梦到过这样的场景,他们相拥而眠,他醒来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人是她。

    这一天终于让他等到了。

    唇角一抹浅弧,他将衣服穿好,又走到床榻边,倾身吻了吻女人的眉心,这才拉门而出。

    外面已蒙蒙亮,东方露出鱼肚白,他脚尖一点,飞身上屋,朝着东方那一片越来越亮的曙光而去。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