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典结束,众人纷纷散去。

    太后轻搭着乾嬷嬷的手臂,缓缓走在回慈安宫的路上。

    “皇奶奶。”身后忽然传来女子清润如珠的声音。

    太后脚步微微一滞。

    皇奶奶?

    这个称呼多久没人这样叫过她了?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秦义小时候是这样唤她的,后来长大了也跟着其他孙子孙女们一起唤皇祖母。

    她转身回头,便看到一男一女,确切地说,是一男人扶着一女人紧步朝她这边而来,男的俊美,女的倾城。

    是大楚帝后二人。

    而那声“皇奶奶”便是出自皇后聂弦音之口。

    太后眼波微微一漾,对方眉眼弯弯,还未行至跟前,第二声又叫了出来:“皇奶奶。”

    见对方如此,她便也微微弯了唇角。

    关于这个女人的身世,她自是早已经听说,她知道她是厉初云跟她那个到处惹下风流债的儿子的女儿,她知道她是她的亲孙女。

    只是,对方一直未来相认,她便也没有主动提及此事,毕竟对方已贵为一国之母,她那时还听说,当日此女午国认父,是为了给自己女儿解毒才不得已相认的,似是闹得并不开心,就连亲生父亲驾崩,她都未前来。

    所以......

    恍神间,卞惊寒和弦音已行至跟前。

    “太后娘娘。”卞惊寒略略颔首。

    “皇奶奶,”弦音却是双手比于腰间,对着太后蹲身一鞠,行了个午国晚辈给长辈行的万福礼,小脸映着阳光,笑容灿烂明媚:“孙女聂弦音给皇奶奶请安,皇奶奶吉祥!”

    那一瞬,太后竟然感觉到自己眼角一热。

    她在想,或许是自己真的老了,又或许是太久没有尝过子孙承欢膝下的那份温情了,以致于一向不会轻易被任何打动,已经冷硬凉薄成习惯的一颗心,竟然在那一刻柔软到不行。

    “孩子免礼。”她亲手将弦音扶起。

    “方才大典之上,未经太后娘娘同意,就私自做主,说跟娘娘定过皇上和厉竹的婚约,还请娘娘见谅。”卞惊寒道。

    “没关系,”太后并不以为意,“陛下也是助妹心切。”

    “皇奶奶,前段时日,弦音本是想来午国的,但是因为害喜得特别厉害,就只能作罢了,皇奶奶不会怪弦音吧?”

    弦音委婉地表达了自己为何皇帝驾崩都没有前来的原因。

    “害喜?”太后眸光一亮,看向她的腹,“又有了?”

    弦音咬唇,有些娇羞地点头:“嗯,已经三个月了。”

    “一点都不显怀,看来,平素吃的还不够,一定要多补补。”

    “嗯,下次我带思涵一起来看皇奶奶。”

    “好。”

    **

    因为大楚有些事等着卞惊寒回去处理,他便也没在午国皇宫里逗留太久,就提出了告辞。

    秦羌亲自送他和弦音出的宫,还有厉竹,厉初云一起。

    见厉初云很是不舍,弦音提出,让厉初云随她一起去大楚,厉初云没有同意。

    她的身子不好,还在医治期。

    “等我的身子好了,我再去大楚找你。”厉初云说。

    弦音自是满口应允:“好。”

    绵绵在现代替她尽着孝道,照顾着她父母,照顾绵绵的母亲,她义不容辞。

    其实,今日主动前去认太后这个奶奶,也是出于这份心里,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听说了这个老人跟厉竹的事,让她刷新了对深宫太后的看法。

    在她的意识里,她一直觉得深宫太后从来就是老妖婆一般的存在,是心狠手辣、阴险算计的代名词,厉竹这样的出身,她还以为她定会棒打鸳鸯,没想到她竟然接受了,甚至还指点厉竹,让她找卞惊寒落实身份一事。

    所以,她主动去认了她。

    想起这位老人,弦音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早上不是说,自己一直很疑惑,当日是谁将药进行了调换,救了你一命吗?”

    早上秦羌跟他们详尽讲了这件事,并说自己一直觉得不是何法师的那个随从所为,一直觉得另有其人,却始终不知道是谁。

    “嗯,”秦羌点头,见她如此问,“难道你知道?”

    “是秦义。”

    秦羌震惊。

    “八弟?”

    “对,就是他,”弦音笃定点头,“皇奶奶知道这件事,但是,她没有声张。”

    她就是从老人的眼里读出的这件事,当时是说什么来着,老人想到了秦义?

    哦,对,当时说到她在天洁山长大,跟着她师傅,也就是蔡项南的时候,老人想到了这些,她便从其眼中读出。

    “八弟是如何做到的?”秦羌依旧难以置信。

    “这个我也不知,”弦音摇摇头,“皇奶奶的心里没有这个,只知秦义之所以在何法师身边,是因为想偷我师傅,也就是蔡项南的骨灰,他也得偿所愿了。”

    偷骨灰?

    “记得当日何法师带入宫做法事的就只有他的那个随从,和十名童男童女,”说到这里,秦羌眸光一亮,“所以那个随从是八弟所扮?”

    “不,秦义在童男之中。”

    弦音终于明白过来秦义是如何做到的了。

    “他同我一样,会缩骨之术。”

    **

    弦音和卞惊寒上了马车。

    目送着马车渐行渐远,宫门口的三人许久都没有动。

    秦羌做梦都没想到是秦义救了他的性命,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感觉。

    而厉初云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失神喃喃:“我竟忘了,既然他教会了绵绵读心,他也定然是会读心的,他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心思......”

    厉竹怔了怔,仔细辨了辨,才听清她在说什么。

    也明白她口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

    蔡项南么。

    待秦羌、厉竹、厉初云分道扬镳,前者入了宫门回宫,后两人打道回府,远处一棵大树后,白衣胜雪的男人缓步走出,凝目望着弦音和卞惊寒的那辆已经驶得老远,几乎只能看到一个小点的马车,眸色苍凉。

    直到那个小点再也看不到了,男人才徐徐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宫门口的一个守卫问另一个守卫:“你看那人,像不像八王爷?”

    “那么远怎么看得清楚,而且还是背影。”

    “我方才看到正面了,好像是他。”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