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黄梨木的摇椅年数久了,一摇一摇,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

    太后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所及之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皆是奢华一片,可不知为何,她却是感觉到了空荡和凄凉。

    因正对着窗口的方向,夏日微风徐徐吹入,有种透心的凉意。

    果然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她轻叹。

    也没唤婢女,自己起身,拿了条薄毯。

    复又躺下,将薄毯盖在身上,她再度闭眼,又想起昨夜的事。

    秦义出现在飞云山庄敲她厢房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了,她早已睡下了,只不过,这些年睡眠一直不好,她睡得很浅,听到敲门声她就醒了。

    是乾嬷嬷开的门。

    秦义说想见她,让乾嬷嬷跟她通报一声。

    乾嬷嬷说她已经睡下了,让秦义有什么事早上再说,秦义不肯,说自己有急事。

    听到他如此说,她便起了身,让乾嬷嬷放人进来。

    见他深夜赶来飞云山庄,又听说他有急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谁知,那家伙跟她说,急事就是他想她了,想看看她。

    因还不知道宫里发生的情况,所以她很哭笑不得,不过,心里却是愉悦和欣慰的,虽皇孙皇孙女不少,但是,这些年,最讨她欢心的,还是这厮。

    而且,皇家亲情向来淡薄,难得他一片想念她的孝心,她的皇帝儿子都没对她这般过。

    秦义说他饿了,她让乾嬷嬷去准备了夜宵,奶孙二人一起吃。

    秦义吃着吃着,竟红了眼眶,说想起了小时候他母妃刚去世那会儿,他生重病,是她将他接到身边,亲自照料,夜里也是这样陪他吃夜宵,还说,这么多年,数她对他最好。

    以她女人的敏感,以及对他的了解,她隐隐觉得他有事,问他,他却说没什么,她便只能作罢,想着第二天让人去打探一下。

    用完夜宵,他还陪她聊了好一会儿天,见她有些困意,他才起身告辞。

    她让乾嬷嬷给他准备了一间厢房,让他天亮再回去,他说好,出门前,还小孩子撒娇般抱了抱她。

    乾嬷嬷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了一封信,他留下的,信封上写着皇祖母亲启。

    她当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打开信,果然。

    信很长,上面写的内容让她震惊又难以置信。

    他说,自己不是皇室血脉,是蔡项南的儿子,不是她的亲皇孙,但是,她却给了他最亲的亲情,他感激她。

    也因为如此,他才觉得,他可以骗天下人,唯独不能骗她,他要跟她坦白一切。

    上面详细写了蔡项南跟她皇帝儿子之间的恩怨,且也详细写了蔡项南这些年韬光养晦的复仇计划,以及潜伏于太子府陷害秦羌,差点让秦羌太子之位不保、性命不保的事,和蔡项南最终以自己的死换得他的生。

    还详细写了她的皇帝儿子让何法师制药,设计常姜除掉秦羌的事,说皇帝之所以要除掉秦羌,是因为秦羌知道了他跟常姜苟且乱伦之事,而他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潜伏在何法师身边,一起进宫偷蔡项南的骨灰,不小心听到了何法师和贴身侍从的对话。

    他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或许是报仇,报皇帝灭他蔡家满门的仇,又或许是报恩,报秦羌在关键时刻救了他的恩,他将药偷偷换了。

    他直言不讳,是他间接杀死了皇帝。

    这一点真的让她很震惊,也沉痛不已。

    他竟然就这样直白地跟她说,他杀死了她的儿子。

    那一刻,她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缓了好久,她都没怎么缓过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佩服他的勇气,敢作敢当、不让别人背锅蒙冤担当,还是该痛心他竟然这般无情无义,虽然不是亲父,但终是养了他那么多年,又还是该欣赏他的有情有义,本可以置身事外,看皇帝秦羌父子二人鹬蚌相争,却还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

    她不知道。

    她的心情很复杂。

    皇帝是她的儿,秦羌是她的孙,都是她不愿失去的亲人。

    她甚至不知道,秦义所做是对是错,如果她是秦义,她又会如何选择,如何做?是坐视不理,任秦羌死,还是换药,让皇帝死?

    其实想想,他还有第三条路的,告诉秦羌这一切,让秦羌不要入局,那,两人就都不用死,至少在这一场较量里不会死,至于以后,是以后。

    所以,说明,对皇帝,他还是抱有恨意的。

    她赶紧唤人去他的厢房找他,如信上所说,也如她所料,他走了,厢房无人。

    想起皇帝突然驾崩,宫里势必乱作一团,她让乾嬷嬷和婢女速速收拾,准备下山。

    与此同时,她做了一个决定。

    既然一定要让一个人来承担责任,那毒药的源头,也就是制药之人,最合适不过。

    自十六岁入宫伊始,她就生活在各种阴谋阳谋中,日日争斗、日日筹谋,先是与后宫的各种女人斗,后是与她的皇帝儿子斗,看多了恩怨,也参与了太多恩怨,见多了生死,也经历多次生死边缘、死里逃生,她累了。

    缉拿秦义,杀死秦义,已经死了的人也不能复生,还会将一堆恩怨、皇室丑闻暴露于天下。

    罢了。

    她的那个儿子也算是咎由自取,做的事连她这个自认为什么没见过的人都觉得发指。

    既然,儿子已死,孙子们就让他们好好的吧。

    所以,她写了一封信,让人紧急先送去给何法师身边的那个侍从。

    既然秦义说自己就是听到何法师和这个侍从的对话才知晓了此事,说明,侍从也参与了其中。

    内讧最容易让人互曝,也最容易让人自曝。

    她只需要他们承认皇帝是死于他们之手就行。

    至于皇帝的原计划是什么,皇帝又为何要杀秦羌,她并不想他们曝出来,这也是当时,她为何那般急地一剑刺死何法师的原因。

    父杀子,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而姨甥乱.伦,传出去亦是丑闻。

    她必须将这些都压制住。

    就在她们准备动身回宫的时候,秦毓上山庄给她报丧,并来接她来了。

    虽然她知道这个孙儿平素就觊觎皇位,却也没有想到,他那般急切,且那般胆大妄为,弄出一道假圣旨来。

    这,或许就是生在皇室之中的悲哀。

    什么父子之情,什么兄弟之谊,在皇位权势面前,全部都不堪一击。

    低低叹,她出声唤:“乾嬷嬷。”

    乾嬷嬷闻声推门而入。

    “哀家有些冷,将窗关了。”

    乾嬷嬷怔了怔,这大夏日的,冷?而且身上还盖着薄毯呢。

    “是!”

    走到窗边,将窗门关上。

    **

    因为太后在龙翔宫前手刃何法师、擒拿秦毓,众皇子,以及朝中众臣皆明白了太后的态度,也多多少少被其威慑到了,所以,不少原本蠢蠢欲动的人都生出忌惮,作罢了念头。

    比如六王爷秦映就是其中一个。

    他其实也想趁机有所行动的,可看到秦毓的下场,他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妄动。

    接下来丧事办得也很顺利。

    聂弦音没带在身边,且还怀着身孕,思念与担心,早已让卞惊寒归心似箭,见午国这边也已尘埃落定,没有什么事,就提出了告辞,并承诺秦羌,待他登基之时,一定带弦音来参加他的登基大典,且来探望她的娘厉初云。

    毕竟国丧必须满七七四十九天,新帝才能行登基之礼,届时,弦音的害喜也过了,可以前来。

    皇帝一出殡,一切就又恢复了平静。

    秦羌虽没有登基,但是,大小政事已是由他处理。

    应太后的要求,人也已住在了龙翔宫。

    见他每日都特别特别忙,厉竹便没怎么进宫去打扰他。

    她知道,以前他虽贵为太子,但是皇帝独揽大权,让他处理的都是一些小事琐事,突然接手这一大堆乱摊子,不忙才怪。

    **

    这一日,厉竹跟厉初云在制药室里正研究一世缠的解药,雷尘来了。

    说是奉太子之命,召厉竹入宫,有要事相商。

    要事?

    厉竹疑惑,问雷尘何要事,雷尘也不知。

    厉竹也不敢耽搁,赶紧换成了一身雷烟装扮,随其入宫,她觉得以厉竹身份出入,总归不大方便,也不大好。

    到了龙翔宫,正准备让门口的太监进去通报,胡公公就出来了:“殿下让烟护卫进去。”

    厉竹便赶快入了内殿。

    让她意外的是,秦羌没有在处理政事,而是负手站在窗边。

    听到她的脚步声也未回头,直到她走到他身后,准备行礼,他才回身攥了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入怀,然后,自身后将她环腰抱住。

    厉竹丝毫没有心理准备,随着身体的扑踉,一颗心亦扑通扑通跳得厉害。

    出来的声音已是气息不稳:“听雷尘说有急事,何事?”

    秦羌没做声,收紧了手臂,将下颚抵在了肩窝上,深嗅着她颈脖间独属于她的馨香,一声叹息:“是不是我不召你进宫,你就不知道来看看我?”

    厉竹怔了怔。

    侧首,这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只是想看一下他的,谁知道正好与他枕在她肩窝上的脸相贴相撞,她呼吸一颤,刚准备将脸撤回来,对方已以极快的速度顺势啄了一下她的唇。

    厉竹两颊一热,将脸收回,一颗心已是踉跄。

    “你那么忙......”她低低嘀咕道。

    “就是因为忙,所以你更要经常来看我呀,我没时间出宫,你就进宫好了,再说了,有你在旁红袖添香,我肯定事半功倍,不然,一直要分心,想你。”

    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咬着她的耳垂逸出,低低的,哑哑的,磁性又性感,就像是低醇的美酒,让人沉醉。

    她长睫颤了又颤。

    记得以前,关于男女情爱方面,这个男人可是非常迟钝的,半天磨子磨不出一个屁来,想听他心中真实情感,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几时竟变成了这样?

    张口,情话就来。

    定了定自己的心神,她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急事?”

    “不是。”

    松了她的腰,他双手扳过她的肩,让她面朝了自己,然后,黑眸如星辰如琉璃,定定深凝着她:“我想让你看看,我的眼睛彻底好了,刚刚解下的绷带。”

    话落唇角一勾,继续道:“所以,厉竹姑娘,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是入这只新眼的第一人。”

    边说,他边指了指自己的右眼。

    厉竹被他逗得有些乐了。

    抿唇,微笑:“嗯,很荣幸。”

    末了,又起了一丝玩心,“仅仅是进这只眼的第一人,那你的左眼呢?”

    “入左眼的第一人也是一个女人。”秦羌唇角的笑意更深。

    厉竹其实已猜到他指的是谁。

    “你母妃么。”

    “不是,是稳婆,将我接生下来的那个稳婆。”

    厉竹“扑哧”笑出来。

    秦羌却敛了面上笑意,深攫着她:“这样看着你,真好。”

    厉竹也轻凝了眸光,望进他的眼。

    当然,她是在看恢复情况。

    秦羌忽然低头,轻轻在她的眼窝上落下一吻。

    她便自然而然地阖上了眼,他又亲了亲她的眉心、鼻尖,最后,大手捧了她的脸,吻在她的唇上。

    厉竹紧窒了呼吸,双手攥住他的衣袍,承接了那个吻。

    “厉竹,我要守孝三年才能娶你,你愿意等我吗?”

    一番亲吻之后,他缓缓放开她的唇,哑声开口。

    厉竹微微喘息,不意他突然问她这个,抿了唇没做声。

    那么多年她都等了,又怎会在乎再多等三年?一辈子她都愿意。

    只不过,他们之间,好像不只是时间的问题。

    虽然一直阻止他们在一起的皇帝已经去世,但是,还有太后在,太后会接受她吗?

    她觉得够呛。

    不,不是够呛,是肯定不会接受。

    当然,她并不想将这些压力给秦羌,所以,也未作声,只是掂了脚尖,主动亲了一下他的唇,以表示自己的回答。

    刚想撤离,却未能如愿,秦羌大手直接扣了她的后脑,强势霸道地加深了那个吻。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