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内殿,见秦羌已经跪到那个蒲团上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她也没有前去打扰,就站在边上。

    她想,她大概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他跟她说过,昨夜差一点报丧的就是太子薨世,差一点他就跟她阴阳相隔,所以,昨夜的那个局肯定是针对他的。

    那何法师侍从说的肯定不对,而何法师说的才是对的。

    只是,当真如何法师所说,是那个侍从偷偷换的药吗?

    所有的当事人皆已死,真相已不得而知。

    好一会儿,秦羌才回过神,侧首看向她。

    “方才吓着了吧?”

    厉竹没做声。

    她当然吓着了,就像是刀尖上走了一遭。

    默了一瞬,她回道:“幸亏太后娘娘英明。”

    虽然,她只见过太后几面,直接接触也就那次给她解身上的一世缠,虽然,她能感觉到,这个女人不简单。

    当然,在后宫这种暗流涌动、高手如云、风云诡谲的地方,简单之人也坐不到皇后太后的位置。

    但是,她还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这般厉害,方才,她真的被她给震住了。

    秦毓伪造圣旨,何法师是弑君凶手,这是多大的两件事,可以说是天大的两件事,但是,这个女人处理起来,雷厉风行,毫不留情、毫不拖泥带水,以极快的速度就将其摆平。

    她想,不仅仅她,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秦羌,都是震撼的吧?

    “昨夜一宿没睡,你回去休息吧。”秦羌握了她的手捏了捏。

    “我没事。”

    秦羌执意:“听话,先回去。”

    他当然不会告诉她,他有他的担心。

    虽然他知道他皇祖母的性子,是那种很强势、做事很干脆的人,但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方才她在处理何法师的时候有些心急。

    亲手手刃杀儿仇人是没错,但是......

    反正他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乎她心里清楚很多事的样子,又似乎是不想给何法师开口的机会,还像是在阻止这件事继续发酵,换句话说,像是在降低这件事的影响度。

    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安全第一,先让厉竹回去。

    但是,厉竹不愿意。

    接连发生的事情,让她觉得宫廷风云真的是瞬息万变,前一刻,可能是生,后一刻,可能就是死,有时候可能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他是太子,皇帝突逝,他便是接下来的皇,所以,他也势必成为风云的中心,她放心不下,虽然,她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至少,可以陪着他,看着他。

    “我不想回去。”

    见她亦是执意,态度坚决得很,秦羌拗不过,只得任由了她。

    **

    慈安宫

    婢女正在收拾从飞云山庄带回来的包裹行李,将衣物和随带物品一一从包袱里面拿出来摆进柜子里,太后扬手示意她不要收拾了,先下去。

    婢女怔了怔,行礼告退,并帮其带上内殿的门。

    太后走到摇椅上坐下,又缓缓躺靠了下去,阖起双目,任由着摇椅椅脚轻晃,一下一下。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