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然是四王爷秦毓.

    还不止他一人,他还搀扶着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

    厉竹瞳孔一敛。

    太后!

    顿时吓得不轻。

    完了,秦羌在守丧,且当着皇帝尸体的面,她刚才竟然......

    慌乱懊悔,连行礼都忘了,直到听到边上秦羌沉静如水的声音响起来:“没做什么,眼睛里进了脏东西,让雷烟帮吹一下。”

    边说边揉了揉左眼,然后拾步朝太后迎过去:“皇祖母。”

    厉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鞠身。

    太后威严的目光看了看厉竹,又看向秦羌,见他一只眼打着绷带,另一只眼通红,便只是抿了抿唇,没有说什么,抬步就朝陈放皇帝尸体的矮榻前走。

    秦羌和秦毓跟在身后。

    两人对视一眼,眸中皆是彼此才懂的深暗和凌厉。

    秦毓撇过视线,下颚微扬,秦羌则是略略垂眸,扫了一眼他一瘸一瘸的右腿。

    太后在榻前站定。

    他们站在后面。

    静寂地站了一会儿,太后猛一扬手,掀开盖在皇帝身上的明黄龙袍,露出皇帝胸口的致命伤,从厉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太后的背影,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从她微微薄颤的身子猜出她此刻的心情。

    终究白发人送黑发人。

    良久,太后蓦地脚下一踉,秦羌和秦毓连忙一左一右将其扶住:“皇祖母。”

    太后站稳,抬臂,谁都没让他扶,摆脱二人的手后,缓缓转身。

    “皇帝是怎么死的?”看向秦羌的同时,也问向他。

    “是常姜,常姜她......”

    “这个哀家知道!”秦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太后打断:“哀家要听不知道的。”

    秦羌眸光微敛。

    厉竹心里也捏起了一把汗。

    “孙儿不懂皇祖母的意思.....”秦羌眉目轻垂。

    “哀家的意思,这是真正的死因吗?常姜是真正的凶手?”太后语气严厉激动。

    秦羌却也不惧,不卑不亢:“回皇祖母,目前来看,是。”

    太后凝着他,不做声。

    脸色难看。

    好一会儿之后,才蓦地转眸看向秦毓:“你不是说你知道真相吗?真相是什么?”

    秦羌和厉竹皆是一怔,也看向秦毓。

    秦毓微微勾了勾唇,对着太后略略一鞠:“孙儿能否当着外面众人的面讲?”

    太后睇着他,轻凝了几分眸光,没做声,却是凤袍袍袖一甩,带头往外走。

    秦毓眼梢一掠,瞥了一眼秦羌,眼底蕴着一丝冷笑,紧步跟上太后。

    秦毓的举措,厉竹自是看在眼里,顿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担忧地看向秦羌。

    秦羌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便拾步跟在了后面。

    厉竹走在最后,都出了龙翔宫。

    外面,乌央乌央跪着一片人,群臣百官、王爷公主,皇帝后宫的所有妃嫔也都来了。

    钦天监派人去请的何法师也来了,正跟随从交代着什么,准备拾阶而上,见他们四人从龙翔宫出来,似是有事要说,便停在了那里。

    太后先开了口,朗声,只不过,是对秦毓说的。

    “你不是说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吗?说吧。”

    秦毓对着太后颔首,再转身面朝下方众人,大声道:“父皇惨遭毒手,尸骨未寒,身为人子,亦身为人臣,定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一语落下,场下议论声顿起。

    凶手常姜不是已经伏诛了吗?怎么还说逍遥法外?

    难道凶手另有其人?

    睨着众人的反应,秦毓再度开口:“诸位。”

    众人寂下。

    “是常姜杀死了父皇没错,但是,常姜是受人指使,她身后的人才是真正的凶手,不然,大家想啊,她一个女子,跟父皇又无冤无仇,为何要弑君?”

    此话有理,场下不少人点头。

    “那请问四王爷,常姜是受何人指使呢?”出声的是刑部尚书关震。

    众人亦都好奇地看着秦毓。

    秦毓唇角冷冷一勾,不答反问:“常姜是谁的人,相信大家心里有数吧?常姜平素跟谁走得近,最听谁的话,再说白,她是谁的未婚妻?”

    众人惊错,惊错之余,一片哗然。

    齐刷刷的目光都看向秦羌。

    秦毓也扬手一指,直直指向秦羌:“对,就是他,他就是常姜身后的那个人。”

    厉竹皱眉,果然不出所料,这个男人就是不安好心。

    秦羌微微抿起薄唇,看着秦毓,眸色转深:“四弟,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证据?有啊!”

    见大家又都转眸看着自己,秦毓自袖中掏出一卷明黄布帛,徐徐展开。

    在场众人对此物自是都不陌生。

    圣旨!

    是何圣旨?

    秦羌也甚是意外。

    秦毓举起圣旨,将字的那一面朝向下方众人,朗声道:“这是昨夜宫宴之前父皇给本王的圣旨,圣旨的内容是废太子秦羌,立本王为新储。”

    全场震惊。

    秦毓的声音还在继续:“父皇说,会在宫宴上宣布这件事,没想到宫宴开始没多久,父皇就惨遭了毒手。很显然,太子就是知道废旧立新的事,所以,起了杀念,为了不牵扯自己,让常姜做了替罪羔羊!”

    秦毓说完,为证自己所言非虚,侧身将圣旨交给太后看。

    厉竹手心早已汗湿一片。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皇帝竟然还有这一手。

    如此一来,秦羌太子之位不保不说,弑君之罪更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皇帝是他所杀,但是,常姜已死,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皇帝不是他派常姜所杀,最主要,圣旨一出,他就有了杀人动机。

    秦羌面色清冷,薄唇亦是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他凝着那道圣旨,没做声。

    好个秦毓!

    他知道这个弟弟跑得那般飞快去接太后,定然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搞出这么大动作来。

    圣旨显然是假,如果是真的,就不会出现宫宴上那一幕了。

    换句话说,他父皇原本的计划是在宫宴上借常姜之手杀了他,既然是要杀了他,就根本不需要废旧立新的圣旨,因为他死了,只需要立新就可以了,直接册封秦毓为太子,哪还需要废他?

    只是,这理由他没法讲。

    而且,既然秦毓敢将圣旨拿出来,还敢给太后看,说明他定是做足了功夫,有十足的把握,识不出是假。

    亲自去将太后接回来就是为了此事吧。

    有太后坐镇,有太后亲自过目确认,众人定然更加不疑有假。

    思虑得还真周全。

    秦羌脑中快速思忖对策。

    与此同时,太后大概是因为老花眼的缘故,将圣旨举得比较高比较远,凝目看了看。

    将圣旨放下,太后转眸看向秦羌。

    “皇祖母.....”秦羌连忙出声,却是已被太后厉声打断:“来人!”

    几个侍卫闻声上前。

    众人大骇。

    厉竹亦是变了脸色。

    秦毓微微弯了唇角。

    “将这个孽障给哀家拿下!”太后扬手一指,厉声。

    众人惊错。

    对,震惊错愕。

    包括厉竹,也包括两个当事人。

    因为太后所指之人,不是大家以为的秦羌,而是———秦毓。

    连几个侍卫都怔了。

    秦毓更是难以置信:“皇祖母,你指错人了.....”

    太后没理他,厉声呵斥几个禁卫:“还愣着干吗?还不将四王爷抓起来!”

    几个禁卫连忙上前。

    方才还怀疑她是不是指错了,此时听到明确的四王爷三字出来,众人终于确定,太后要抓的人,就是秦毓。

    秦毓完全没有想到这样,自是很不服,在几个禁卫手下挣扎:“皇祖母,我可是受了父皇遗旨的,皇祖母为何要抓我?难道皇祖母跟二哥是一伙的吗?”

    “遗旨?”太后冷笑,“哀家是年纪大了,也有些老眼昏花,但是,哀家还没有老糊涂,你以为弄张明黄丝帛,仿皇帝的字迹写几句话,偷盖上皇帝的印鉴和玉玺,就是圣旨了?”

    秦毓脸色一白。

    众人再次震惊,包括秦羌。

    众人震惊的是,圣旨是假?

    而秦羌震惊的是,太后竟然知道圣旨是假。

    “皇祖母何出此言?”秦毓自是不会轻易承认,但是,虽依旧语气灼灼,可明显少了几分底气。

    “哀家何出此言?”太后扬了扬手中圣旨,“先帝时期,也就是你皇祖父的时候,曾有人假传圣旨,造成了不小的动乱,后为了杜绝再有人弄虚作假,你皇祖父想到一法子,就是所有圣旨所用的布帛,都在其右下角有个暗印,寻常看是看不出的,必须对着烛火,或者阳光才可以,而关于暗印的事,只有你皇祖父知道,哀家知道,以及提供布帛的江南织造柳家知道,后你皇祖父传于你父皇,连太子都不知道,你,自然就会更不知道了。”

    众人唏嘘。

    原来如此。

    秦毓脚下一软,差点摔跤,所幸一双手臂被侍卫所擒,才没有跌倒。

    他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呢。

    皇帝的印鉴是真的,玉玺也是真的,是老早的时候,他在龙翔宫内殿等他父皇,他父皇不在,内殿里也没有人,他偷偷盖的,然后,他就一直在等机会,昨夜好不容易让他等着了,他便让人仿他父皇笔迹将内容添加上去,他觉得完全可以乱真,却做梦都没想到,圣旨的布帛还有讲究。

    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去飞云山庄将这个老太婆接回来了,早知道就应该趁她还未回来,就将这道圣旨拿出来,等她回来,就一切铁板钉钉、成为事实、尘埃落定。

    不,应该让她永远也回不来,永远也没有机会看到这张圣旨。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

    他不甘心。

    他太不甘心了。

    “皇祖母,就算孙儿假传圣旨,但是父皇不是孙儿杀的啊,是秦羌,就是秦羌让常姜杀的父皇,皇祖母,你一定要替父皇讨回公道!”

    见秦毓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厉竹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拧了起来。

    秦羌看向太后。

    太后亦看向秦羌。

    “你父皇的死,哀家自是要讨回公道!”太后开口,一字一句。

    “只不过,”骤然,太后又话锋一转,且视线从秦羌身上撤走,看向场下,“哀家想先听听一个人关于这件事的看法。”

    众人一怔。

    一个人。

    何人?

    大家以为是秦羌,连秦羌自己也以为太后想要听他怎么说,谁知,太后的声音接着响起,却是:“不知何法师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何法师?

    完全出乎众人的意料。

    何法师眉心一跳,亦是感觉突然,当然,也生出慌乱。

    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突然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知道皇帝之死跟他有关?

    不可能啊。

    皇帝虽是这个女人亲子,却因为早年太后喜欢揽权,而自己要夺权,跟这个母亲并不亲厚,不可能告诉这个女人自己的计划,何况这个女人这些时日还不在宫里。

    但是,为何突然问他这个问题呢?

    其实,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皇帝的计划明明是要秦羌死,怎么反倒将自己给弄死了?

    昨夜他听到丧钟的时候,真的不敢相信。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恐惹上麻烦,早上他刚在想,是不是要赶快离开,宫里就去了人,请他进宫来做法事。

    略一沉吟,他躬身回道:“回太后娘娘,对皇上的突然离世,何某甚是震惊,又甚是沉痛,只不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事情既已发生,还请娘娘节哀。”

    他回得委婉且滴水不漏。

    “节哀?”太后低低笑,有些摇摇欲坠,秦羌示意胡公公,胡公公会意,赶紧去龙翔宫里搬了张椅子出来,放在太后身后。

    太后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坐了下去,再度转眸看向场下的何法师。

    “你害死了哀家的儿子,害死了午国的皇帝,你让哀家白发人送黑发人,你让哀家如何节哀?”

    一语落下,如同平地惊雷。

    全场震惊。

    包括秦毓、厉竹和秦羌。

    何法师更是心口一撞,险些扑踉在台阶上,好在他稳得快。

    强自镇定,他看看左右,又看看太后,然后一脸的不可思议:“太后娘娘说的是何某?”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