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没有办法,只有自己来。

    秦羌坐起身,伸手至脑后摸索着将绷带的结头解开,一圈一圈将绷带卸下来。

    当还未痊愈的伤眼映入视线,厉竹呼吸一颤。

    这几日都打着绷带也看不到里面,如今一看,才知道竟然伤成了这样。

    几时见过这个男人这般模样?

    心疼不已的同时,胸腔里的那把火又燃了起来。

    “是不是别人说救了你的命,你就会将命还给人家?”

    秦羌被这兜头一问搞得有些懵,不过旋即就明白了过来。

    还是因为他将眼睛给常姜那件事呢。

    看来,这件事要被这个女人诟病一辈子了。

    “我其实只是不想欠她人情......”

    秦羌试着解释。

    厉竹“嗯”了一声,将他手里的绷带接过去,放在桌上,倾身检查他的眼。

    检查完,又走到桌边去做准备去了。

    秦羌以为她真的理解了,心头刚一松,谁知又听到她接着道:“所以,大街上亲嘴儿也是还人家人情,对吧?”

    声音很淡然,似是就那么随口一问。

    秦羌却是冷汗涔涔。

    怎么又提这个了?

    他郁闷地发现,不仅还眼那件事这个女人会诟病一辈子,亲嘴这件事她同样会诟病一辈子。

    无言以对,也不敢轻易对。

    白日他就是实事求是回了,结果将她气走了,可不敢再轻易回。

    转眸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正气定神闲坐在那里,低垂着眉眼,大手把玩着边上案几上的一个摆件,似是有所感他在看他,挑起眼皮,朝他看过来。

    然后在他的注视下,突然伸出手朝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意思,让他们继续。

    秦羌汗。

    这分明是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心念一动,干脆转移了话题:“陛下对今夜的事怎么看?”

    卞惊寒把玩物件的手一顿,很认真地考虑了一番,才一本正经开口:“朕觉得厉竹今夜是这个。”

    边说,边优雅地竖了竖大拇指,“殿下是没看到,她方才取狗眼的时候,那叫一个快准狠、英姿飒爽。”

    厉竹:“......”

    秦羌:“......”

    “本宫是问陛下,对今夜宫宴上发生的事怎么看?”

    “哦,”卞惊寒似是才明白过来,“原来殿下说的是这件事,这是贵国的大事,大大事,朕没看法。”

    好吧。

    秦羌知道他不愿意说,便也没再多问。

    这厢,厉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最后又自袖袋里掏了五石散和麻药粉出来。

    五石散是服的,麻药粉是擦的,都是用来减轻痛感的。

    只不过前者是麻痹精神的,算是通身的,后者是擦在局部的。

    将五石散放入杯中,提壶倒了些水,晃了晃,递给秦羌。

    秦羌凝着她,伸手接过,送入唇边,缓缓喝进口中的同时,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脸上。

    “不仅仅随身带着刀具,还随身带着五石散、麻药粉,神医这是知道今夜能给殿下医眼睛呢,还是时刻准备着给殿下医眼睛?”卞惊寒蓦地不徐不疾、悠悠然开口。

    厉竹一怔。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