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龙翔宫,皇帝的尸体被放在矮榻之上,秦羌长身玉立在边上,静默。

    好一会儿,忽的想起什么,他伸手探进皇帝龙袍的袖袋。

    袖中别无他物,只有一个小瓷瓶。

    他掏了出来。

    小瓷瓶瓶面上没有任何花纹图案,里面也空空如也。

    他微微眯了凤目。

    很显然,这是装药的瓷瓶。

    里面本是装的什么药呢?

    拿起来放到鼻尖下嗅了嗅,并未嗅出什么来。

    不过,他却有了一个猜测。

    会不会增强夜视能力的这个药应该是他父皇服的,而他父皇服的会成为常姜刺杀对象的那个药,实则上是应该他服的,只是两药被人调了包?

    他倒抽一口凉气,会是这样吗?

    当即唤了宫人,让其速去内务府了解一下,今夜宫宴时宫人们的分工安排情况,是谁负责常姜的斟茶和布菜,又是谁负责他的斟酒和布菜,找到后将两人带来龙翔宫。

    **

    夜色幽幽,星光凄迷。

    天洁山上,秦义将蔡项南的骨灰葬好后,站在坟前久久伫立。

    忽然,远处传来绵长的钟声,一下,一下,声声入耳,他回过神。

    转身,微微眯眸,遥望着皇宫的方向。

    确定钟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丧钟。

    终于死了是吗?

    那个杀了他们蔡家十一人,灭他们蔡家满门、杀他父亲、屠他父亲尸体、将他父亲挫骨扬灰的男人终于死了吗?

    那个养了他二十年,育了他二十年,就算将他贬为庶人,却默许兄弟姐妹们跟他来往,并对兄弟姐妹们给予他援助睁一只闭一眼的男人终于死了是吗?

    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似是大仇得报的快感,又似是有痛失至亲的悲伤,都很强烈,都强烈得无以名状。

    是的,药是他换的。

    下午,为了拿到他父亲的尸体或骨灰,他弄晕了何法师身边的那个叫小陌的小男孩,做了一张小陌的面皮,他缩骨后戴上,潜伏到了何法师身边。

    进宫之前,他本是想去偷听一下关于他们进宫后做法事的安排,他好对应安排自己的计划,谁知竟听到了皇帝的计划,关于除掉秦羌和常姜的计划。

    当然,他们并没有明讲,当时是何法师身边的那个贴身侍从将准备好的三个小瓷瓶给何法师,说,图案是老鹰的小瓷瓶可以装那个致人失控杀人的药,图案是小鸡的那个小瓷瓶,可以装让人瞬间失去内力,牵引失控者的药,没有图案的那个,就装致人瞬间夜视视力变强的药。

    然后,何法师说,嗯,药是当今皇帝要的,牵扯的是当今太子,可马虎不得,一定要谨慎。

    那个侍从很震惊,问,皇上要除掉太子?何法师嗯了一声,说,借柱国公之女常姜之手,一箭双雕。

    根据这些信息一想,就不难想到皇帝的计划是怎样的。

    换做以前,他可能会跟那个侍从一样震惊,因为他觉得皇帝再坏、再阴狠,虎毒还不食子呢,他应该不会连自己的子女都害。

    这也是他在龙翔宫阻止秦羌杀皇帝的原因,他当时觉得肯定是秦羌没有搞清楚,秦心柔是皇帝的女儿,皇帝不会这样禽兽不如。

    可事实证明他错了,皇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所以,如今想要除掉自己的亲生儿子秦羌,他也并不意外。

    或许是自己想要复仇,又或许是感激今日在龙翔宫里秦羌的出言相救,当时,秦羌虽是说着嘲讽讥诮他的话,但是,他知道,他是在提醒皇帝曾做出的承诺,是在救他。

    当时在场的人不少,那样的形势下,秦羌还站出来,且是唯一一个站出来救他的人,甚至在不久前,他还刺了秦羌一剑,虽然,后来想想,应该是他父亲趁乱而为,但是在秦羌眼里,在众人眼里,就是他刺了秦羌一剑,这样的情况下,秦羌还能出言相救,实为难得。

    所以,那一刻,他做了一个决定。

    将药对换。

    知道入宫做法事大家都要穿专门的法事服,而何法师要穿法师服,所以,他事先从何法师的窗户潜入,躲在他换衣的屏风后,趁他将衣服换下来的时候,偷偷完成了这件事。

    丧钟一声一声,在京师的上空回荡不去。

    也一声一声,在他的心中撞击盘旋。

    回想他这一生......

    他忽的就笑了,为自己用“一生”这个词,才二十岁的光景,人生最美好的韶华,怎么就叫一生了?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失去吧?失去母亲,失去绵绵,失去师傅,失去身份,失去父亲......

    似乎已失去一切,包括家。

    深山的夏夜很凉,浓浓雾气笼于天地,将他的周身染上一层薄薄的水湿,尤其头发上、眉上、睫毛上特别明显,他垂目,长睫上的雾湿落于眼睑,像极了人的眼泪。

    钟声寂,他默然转身,走进苍茫夜色中。

    **

    卞惊寒和厉竹来到龙翔宫的时候,秦羌一人正站在龙翔宫外面的台阶上,微微扬着脸,迎面吹着夜风,衣袂飞扬,猎猎作响。

    似是沉浸在什么心事中,连他们两个走过来都没发现,还是他们一直拾阶而上,来到他近前,他才意识过来。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

    卞惊寒没做声,厉竹开了口:“你不是问我娘,眼睛能不能医吗?我现在就来给你医眼睛。”

    秦羌怔了怔,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

    厉竹看了看龙翔宫的门口:“进去吧。”

    秦羌的视线落在她手上拿的一个小布包上,心中疑惑:“你如何医?”

    “方才在宫门口,遇到一条狗,我见那狗的眼睛特别明亮有神,便让陛下帮忙一起,取了那只狗眼。”

    厉竹一边说,一边拾步往上走。

    狗眼?

    秦羌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所以,言下之意,要将那只狗眼换给他?

    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嘴角的抽搐,他转眸看向卞惊寒。

    卞惊寒扬扬眉尖,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也抬步经过他的身边往上走。

    大概是见他还站在那里缓不过来,卞惊寒又转身下了台阶,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这种时候,别说是狗眼,就是鸡眼、鸭眼,殿下也应该欣然接受才对。”

    末了,又微微倾身,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这对殿下来说,可是难得的机会。”

    秦羌:“......”

    **

    三人进了龙翔宫

    皇帝的尸身停在内殿,宫人们忙忙碌碌准备各种祭祀之物,他们便去了偏殿。

    厉竹示意秦羌躺到偏殿的矮榻上去。

    秦羌自是什么都没说,依言照办。

    当然,他会如此配合,并不是真的因为卞惊寒那话,而是因为,信任。

    他了解厉竹,尤其是已然恢复记忆的厉竹,说什么狗眼,那也不过是过过嘴瘾,说些骂他的话罢了。

    其实,静心一想,是谁的眼睛,他大概已经猜到了。

    常姜的,对么。

    虽然,他并不在意这只眼,既然已被常姜骗去,他也没有想过要讨回来,就当他将其给了八岁之前的她。

    可,既然这个女人替他拿了回来,他自是欣然。

    欣然的原因并非自己的眼终于可以治了,而仅仅是因为,是这个女人去拿的,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她在保护他、替他讨回了公道一般,这一点让他很受用。

    甚至很好地治愈了他心里的悲伤。

    刚刚内务府将今夜宫宴时负责给他和常姜斟酒布菜的两个宫女带了前来,他一番威逼利诱,对方又见他父皇已死,一番权衡之下都承认了自己做的事。

    通过两个宫女说的,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那个猜测,他父皇就是意在杀他和常姜,只是不知被谁调了包。

    虽然他很庆幸,不知是谁暗中救了他的命,但是,死的人终究是他的父亲,他们父子二人最终还是落了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下场,他很悲伤。

    好在这个女人很好地慰藉了她。

    “你们二位都是神医,应该不需要朕帮什么忙。”卞惊寒径直走到一软椅边撩袍坐下,一副闲适之姿。

    “我这不叫神医?真正的神医是,不需要任何人帮忙,自己能取了自己的眼,送给别人。”厉竹接得也快。

    卞惊寒还未反应过来,秦羌躺在那里就被自己呛了,“咳咳”咳嗽了起来。

    “陛下能想象那个场景吗?”厉竹一边拆手里的那个布包,一边问卞惊寒。

    卞惊寒当即就嗅到了几许醋意和几分微妙,自是也当即就明白了过来。

    扬扬眉,很不厚道地回道:“想象不出。”

    厉竹也随后接了一句:“我也想象不出,因为我做不到。”

    秦羌真是有口难言,只能无言以对。

    厉竹将烛火移到矮榻近旁,示意秦羌:“将眼睛上缠的绷带解下来。”

    “绷带是在脑后打的结,我不方便解。”秦羌躺着未动。

    言下之意,要厉竹替他解。

    厉竹又岂会让他如愿,轻嗤:“我有没有听错,一个都能给自己眼睛手术的人,说解不了脑后的结?难道当初这个结是我替殿下打的不成?”

    秦羌:“......”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