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满心满眼都在这个女人身上,且满心激动,以致于周遭发生了什么他根本没有在意,直到宫灯再次亮起,直到这一幕入眼。

    “太医,太医,快宣太医!”

    胡公公第一个反应过来,惊叫,声音又颤又抖,惶恐慌乱。

    大家才纷纷惊醒过来。

    有小太监拔腿往太医院的方向跑。

    那个拿剑刺常姜的禁卫,猛地将刺入她背心的长剑一收,长剑拔出,带出一股血泉喷涌,常姜闷哼一声,再也站立不住,倒向地上,抽搐。

    而刺在皇帝胸口的那柄长剑还插在那里,不断涌出的鲜血将一身明黄染成了赤红,皇帝面色惨白,张着嘴,明显已出气多,进气少。

    “皇上.....”胡公公又急又怕,都快哭了。

    “父皇。”

    “父皇。”

    几个王爷也是惊呼出声,纷纷离席上前。

    秦羌也起了身,欲拾步过去,又意识过来什么,回头看向还在错愕之中的厉竹:“时刻跟我一起。”

    说完,也未给厉竹反应的机会,伸手捉了她的腕,攥住,拉她起身。

    恐有人趁乱作祟对她不利,他必须确保她时刻在他的视线之内。

    厉竹不知是不是还没缓过神,什么都没说,也未拒绝,就任由他牵着,带她一起上前。

    见他们两个过来,胡公公眸光一亮:“神医!神医快,快救驾,快救救皇上。”

    众人便都朝厉竹看过来。

    厉竹看了看皇帝,眉心微拢,犹豫了片刻,作势就要上前探脉,被秦羌落在她腕上的五指一收,拉住。

    厉竹回头,疑惑看向他。

    秦羌瞥了她一眼,也未作声,将她扯了回来。

    众人愕然看着这一幕,就在大家的视线变得有些复杂之时,却又见秦羌自己上了前。

    一手依旧拉着厉竹的腕没放,另一手搭上皇帝的脉。

    秦羌抿着薄唇,面色凝重。

    作为医者,就算没探脉,他其实已经很清楚,以他父皇目前的这个情况,叫太医已是无用。

    长剑刺入太深,已伤及心脏,又流血不止,剑不拔,很快就会不行,拔出,势必会引起更厉害的大出血,加速情况恶化。

    所以.....

    所以根本不能让厉竹碰这件事,大罗金仙都救不了的人,她厉竹也不是神。

    可在大家的眼里,她就是神,神医,能起死回生的神医,救得下,理所当然,就不下,那就万万不该。

    更何况厉竹和他父皇有这么多恩怨牵绊在,难免不会让人过多臆断。

    他不想她惹出这些纠复。

    所以,他自己来。

    脉搏入手,果然,极其微弱,也极其不稳。

    秦羌示意胡公公:“扶住那剑。”

    因为剑身长,且剑柄重,这样刺入,伤口处还得承受剑身和剑柄重量的吊扯,致使伤情更加严重,也致使血越流越多。

    胡公公赶紧依言照办。

    可秦羌明白,这也是治标不治本,不,治标都不能治,只能是让情况恶化得稍稍慢点而已。

    就在他准备将探脉的手收回的时候,皇帝突然顺势抓了他的手,一边喘息,一边张嘴,似是有话要讲。

    可是,除了喉咙里呜咽刺啦的声音,他已发不出一个全音。

    满脸满眼写的都是不甘和怨恨。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