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的宫门口,何法师带着五童男五童女,还有一个贴身侍从,一行十二人浩浩荡荡入了宫门。

    胡公公早已在宫门内候着,按照皇帝吩咐将他们带去火场。

    火场在皇宫最偏北的一隅,平素主要是用来焚烧一些废弃的衣物、杂物之类的,偶尔也用来焚烧尸体。

    不过,焚烧尸体的时候,还请来法师做法超度的,这还是头一次。

    何法师他们到的时候,蔡项南的尸体已经在火场了。

    连担架都没有,就扔在焚烧炉旁边的地上,盖着一块脏破的灰麻布。

    秦义就站在四名童男之中,定定望着地上蔡项南的尸体,心里早已滋味不明。

    是的,他顶替了其中一个小孩子,用缩骨,和面皮。

    他混进来只为了做一件事,那就是想办法带走他父亲的尸体,就算带不走尸体,也一定要将骨灰带走。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一生为他,且最终为他而死,虽然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他也从未问过他愿不愿意,但是,他终究是他的父亲,他还是他曾经最敬重的师傅。

    他不能任由他被挫骨扬灰,连个葬身之地都没有,无论是作为儿子,还是作为徒弟,他都不能。

    至少要让他入土为安吧。

    不过,看现在的情势,带走尸体已无可能,因为火场周遭全部都是禁卫。

    只能是想办法带走骨灰了。

    何法师见时辰差不多了,让宫人将蔡项南的尸身抬进焚烧炉的炉肚,塞进去的时候,那块遮挡的麻布滑落,露出尸体血肉模糊的胸膛。

    秦义瞳孔剧缩,他甚至看到了露出来的肠子和脏器。

    果然皇帝那句要确保人已死,让禁卫对尸体进行了凶残的屠戮。

    何法师让胡公公将事先准备好的桃枝、艾条分给十个童男童女,并让十人围起一个圈,将焚烧炉圈住。

    秦义紧紧抿着唇。

    果然不出所料。

    他就说皇帝怎么可能会那般好心给他父亲超度。

    这哪里是超度?

    艾条和桃枝都乃驱邪之物,尤其是桃枝,还有缚灵之效,再加上法师施以咒语,这分明是要让他的父亲永世不得超生啊。

    真是生亦狠,死了也不放过。

    这厢,何法师示意,一宫人便将准备好的灯油淋在尸体上,另一宫人燃起火把呈给他。

    接过之后,何法师扬手扔进炉肚里,顿时就火光大起,一片熊熊。

    何法师嘴里念念有词。

    秦义不动声色弄破自己的指尖,将血碰到手里拿的桃枝和艾条上。

    听闻,亲人血可破桃枝缚灵,虽不知真假,却也是他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

    虽浇了灯油,可要将一具尸体彻底烧成灰,还是花了不短的时间。

    火光灭,何法师宣布礼毕。

    胡公公鞠身上前:“皇上在龙翔宫等着何法师。”

    何法师颔首,让众人先随他的那个贴身侍从出宫,他稍后便归。

    秦义眼波微微一敛,眸色转深。

    何法师随胡公公前去龙翔宫。

    他们一行人随着那个何法师的贴身侍从往出宫的方向走。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