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惊寒、秦羌一行回到太子府的时候,正好宫里来人,说是皇帝听闻大楚陛下前来,特邀请陛下夜里进宫赴宴,当然,太子和各王爷也会参加。

    卞惊寒看了看秦羌,秦羌挑挑眉。

    卞惊寒便回了前来传旨的宫人:“帮朕转告贵国陛下,多谢陛下的盛情,朕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夜里定按时出席。”

    其实,他在想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如果秦羌不愿意,他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推掉,反正他也没想多给对方面子。

    秦羌竟很欣然,这让他有些意外。

    “殿下是准备此次进宫就退太子之位、请辞远走吗?”宫人离开,卞惊寒问秦羌。

    “嗯,”秦羌点点头,“此事宜早不宜迟。”

    卞惊寒想想,的确。

    而且,正好他在,也可以给老皇帝施施压,撂下一些话,让老皇帝以后也不敢对秦羌和厉竹起什么不良之心,不然,大楚便是他们的后盾。

    “只是,不知道厉竹愿不愿意?就怕是本宫一厢情愿......”

    秦羌眉心微拢,如果厉竹不愿意,他也远走不了,而且,看目前的情形,她十有八九不愿意,那他......

    卞惊寒弯唇:“所以,今夜进宫,带上她一起。”

    带厉竹入宫?

    为何?

    秦羌疑惑看向他。

    “就让她看看,殿下为她所做的一切,让她知道,为了她,殿下可以舍皇权富贵。”

    秦羌怔了怔,这样也行?

    许是这些年习惯了默默守护,且故意不为她所知,突然要这样,他还真不太能接受。

    再说了,舍太子之位是他心甘情愿,跟她无关,这样标榜,岂不是等于让她背负这份感激,增加压力?

    见他不做声,卞惊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想想回来的路上,朕跟殿下说的话吧。”

    秦羌又愣了一瞬。

    “这便是陛下说的,要厚颜无耻,该设计设计,该逼迫逼迫吗?”

    “不然呢?”卞惊寒挑挑眉尖,“殿下还有更好的办法?”

    “这世间男女,纵使再心有灵犀,却也终是二人,谁也不是谁腹中之虫,又岂能全然知晓对方心思?尤其情之一物。所以,该说,说,该做,做,该让对方看到的,就让对方看到。”

    说完,再度拍了拍他的肩:“殿下好好想想吧。”

    秦羌竟无言以对。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卞惊寒已拾阶而上。

    “可是,这样做的前提,不是首先她得愿意随本宫一起入宫吗?”对着他的背影,秦羌嘀咕。

    皇宫对她来说,如虎狼之地,而他对她来说,又是抵触之人,她肯定不愿意。

    卞惊寒停住脚,回头:“跟殿下一起入宫的不是还有一人吗?”

    “谁?”

    “朕。”

    秦羌:“......”

    言下之意,让厉竹进宫这件事,就交给他是吗?

    秦羌眸色一喜:“那要不要给陛下准备马车?”

    这次轮到卞惊寒汗了。

    “时辰还早,不急,这刚从神医府回来呢。”

    “就是因为刚回来,知道她们在府里,所以才要赶快去,以防又不在了。”

    卞惊寒:“......”

    “那朕就学殿下飞檐走壁。”3.7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