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切。

    事情发生得太快太突然,谁都没注意到是怎么回事,不过,看此番情景也不难想象出,发生了什么。

    秦义对蔡项南动手了是吗?

    只是,凶器呢?

    凶器是什么?

    不见刀、不见匕首、不见剑,不见任何利器,蔡项南捂着胸口,也未见到胸口处有血流出。

    大家能看到的,就是蔡项南倒在地上,满目痛苦地看着秦义。

    而秦义怔怔看着自己的手,面色苍白如纸。

    陡然有人压低了声音道:“是暗器,扳指里的暗器。”

    众人循着看过去,果然看到秦义大拇指的扳指是有个盖子的,且盖子是打开的状态,与此同时,大家惊骇地发现,蔡项南已经开始七窍流血。

    血是浓稠的黑红色!

    殿中一片低低的倒抽气声。

    所以,是扳指里射出细小的暗器,比如银针之类的,针上有毒,对吗?

    其实,殿里至少有三人会医,厉初云跟厉竹神医之名众所周知,还有秦羌,自上次给大楚小公主解毒一事之后,他会医也已不是秘密。

    可是,皇帝不声不响,不做任何指示,只淡漠地看着这一切,这三人自然也不会轻易上前。

    所有人都也只是看着,包括秦义。

    连蔡项南朝他颤抖地伸出手,他都没有上前。

    不过,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秦义背脊的僵硬、身子的薄颤、胸口的起伏,以及面部轮廓的紧绷。

    大口大口的黑血从蔡项南嘴里汩汩流出,他躺在地上张着嘴,浑身抽搐着。

    秦义始终只是站得笔直地看着。

    因为是垂目的姿势,大家看不到他眼中的情绪。

    直到蔡项南头一歪落了气,秦义才似再也站立不住,脚下一软,跌跪下去。

    膝盖直直撞击在汉白玉石地面上,那“扑通”一声很重很响,将完全缓不过来的众人拉回了神。

    大家唏嘘。

    当然,唏嘘并不是因为秦义下跪,而是因为蔡项南就这样死了?

    被自己的亲儿子,被自己汲汲营营一生所为的亲儿子给亲手杀死了?

    这,就是人性吗?

    生死面前,不惜弑父。

    事后下跪又有什么用?

    人死如灯灭,跪,能起死回生吗?

    跪,只是自私的人求得一丝心安罢了。

    而且,也不知道他是真想跪的,还是心里压力过大、脚下发虚,跌跪下去的?

    这些怕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数。

    以前只觉得这个皇八子浪荡纨绔,不务正业,是扶不起的阿斗,今日才知,这一切都是假象,不仅韬光养晦,暗中储备了兵力,还在关键时刻可以如此心狠手辣灭亲。

    唏嘘不已,唏嘘不已啊。

    厉初云微微撇过眼,心中戚然。

    秦羌轻敛了几许眸光,瞳色转深。

    皇帝皱眉,一脸嫌恶,扬袖示意禁卫:“抬下去。”

    两个禁卫上前,将蔡项南抬走。

    抬到门口的时候,皇帝陡然想起什么,又出了声:“此人阴险狡诈,服了假死药诈死也未定,所以,务必要确认人已死。”

    “是!”两禁卫领命而去。

    秦羌垂眸弯了弯唇。

    是因为自己就是这种人,才会谨慎至此,怀疑至此,觉得别人也会如此吧?

    众人心中纷纷再度暗暗感叹。

    果然是一个比一个狠啊。

    务必要确认人已死,此命令一下,想都不用想都能知道,两个禁卫会如何做。

    定然会再次对蔡项南的尸体进行屠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蔡项南彻底死透,食了假死药也没用,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蔡项南被抬走后,皇帝又示意边上禁卫,指了指跪在那里还未起的秦义。

    禁卫领命,作势就要上前,秦羌连忙松了厉竹的手,拊掌。

    “啪啪”的掌声一下一下响起。

    众人一怔。

    “为了‘亲手杀父,便可不死’的皇谕,八弟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啊!佩服,实在佩服!”秦羌轻勾着唇角,满脸揶揄。

    皇帝眉心微拢,略一沉吟,又扬了扬袖,示意准备上前的几个禁卫作罢。

    与此同时,也开了口:“朕说过,朕金口玉言,说到做到,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兑现......你走吧!”

    是对秦义说的。

    秦义继续跪了一会儿,才缓缓起身,也未谢恩,也未多言,就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往门口而去。

    “等一下!”皇帝蓦地出声。

    秦义停住脚,没有回头。

    “将你八王爷的腰牌交出来。”

    秦义也无二话,缓缓伸手探进袖中,取出腰牌,皇帝示意边上一禁卫,禁卫上前将腰牌接过。

    秦义拾步出门,皇帝吩咐拿腰牌的禁卫:“将腰牌送去给赵统领,让其带着它去京师南郊,将蔡项南聚集在那里的兵士收了。”

    秦义听在耳里。

    出了龙翔宫,外面骄阳似火,强烈的太阳光直射过来,他有些眩晕,抬手稍稍遮了遮额,眯眸适应了一瞬,他才拾级而下。

    他不知道他师傅,哦不,他亲生父亲,他不知道他亲生父亲是如何知道他大拇指上的那个扳指是藏有暗器的,他也不知道他父亲是如何知道暗器的操作方法的,他记得他从未跟人讲过,也未在人前用过。

    他只知道,那个男人用自己的死,换了他的生。

    是的,暗器并非他所发,是那个男人自己发的,就在他大力拉着他撞向自己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打开了他扳指里的机关。

    为了做得滴水不漏,为了让在场的人相信是他动的手,那个男人故意说:“义儿,你......”,还故意朝他伸出手,其实眼里都是暗示“不要过来”。

    那一刻,他真的差点没绷住,差点就不管不顾上前去,但是,他忍住了,有人为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对方觉得自己是白白牺牲,不让对方死不瞑目。

    虽然,这并不是他想要的,虽然,他并不惧死。

    绵绵已不是绵绵,父亲也非父亲,他也不是秦义,他还有什么怕死的理由呢?

    陡然一阵夏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寒颤,抬手抹了一把脸,满手湿润。

    秦义走后,殿里一下子四寂,好一会儿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包括皇帝。

    最终,还是厉初云打破了沉默:“我们也走吧。”

    是对厉竹说的。

    “嗯。”厉竹点点头。

    厉初云面色清冷地对着皇帝略略颔首,厉竹跟着一起,然后,两人便转身出门。

    秦羌见状,连忙紧步跟了上去。3.7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