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而厉初云的声音还在继续:“你与你儿子的秘密,我本无意关心,当初也非是我故意探听,而是你强行告知,结果,你又为了一己私利,为了灭口,你差点害死所有人,卞惊寒的母妃死了,绵绵失忆至今,还有我,你知道我经历了怎样的伤痛吗?”

    说到这里,厉初云皱眉垂了垂眼,似是不愿再想起,“在那场爆炸中,我身受重伤,九死一生,若我不会医术,我早已见了阎王,我每日每夜的头疼,我五脏六腑都受了巨大损伤,无论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冬腊月,我都必须睡寒玉床,我没有武功,无法用真气护体,你能想象,冰冻三尺之日,我还得躺在那冰寒彻骨的寒玉床上的滋味吗?”

    义愤填膺说完,她闭眼,深深地呼吸,似是想以此来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大家都听着,全场鸦雀无声。

    蔡项南紧紧抿着唇,脸色铁青,并未见一丝悔意。

    厉初云睁开眼,又轻轻笑开:“不过,就如我方才所说的,这世间万物,皆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如果我不是去神医府的地下室用厉竹的寒玉床,就不会碰到她,不碰到她,就不不会知道太子府的项伯就是你,不知道项伯是你,就也不会前来揭穿你的阴谋诡计。厉竹说她失忆了,醒来就住在天洁山,父亲在太子府做家丁,姓项。”

    “天洁山?”厉初云轻嗤,“除了你还有谁?”

    “就算你知道项伯是我,知道我骗了厉竹,甚至知道是我让厉竹失的忆,但是,这能说明什么呢?你是如何知道我的整个计划的?”

    这一点蔡项南很不明白。

    “我不知道呀,”厉初云摊手,“我不知道你有过怎样的筹谋,对厉竹、对秦羌,对所有人都做过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秦义是你的亲生儿子就够了,又加上,你潜伏在太子府,还软禁了厉竹,动机不就很明显了吗?而且,这两日派人秘密跟踪你,又发现你在暗中集结兵力,所以,所以我就明白了呀,所以你进宫,我就也想办法让四王爷和六王爷带我进了宫。”

    蔡项南绷着脸,没做声。

    想想也是,自入殿,她也没有说任何关于他此次布局之事,揭穿的就两件,一件秦义是他的儿子,一件当年画舫爆炸之事。

    可这两件,尤其是第一件,对他的大局来说,却是致命的呀。

    原本先机占尽,如今却落得所有的形势都对他不利,想利用秦羌,没利用成,想利用厉竹,也没利用成,想利用自己跟聂弦音的关系,也已是不行,现在......

    现在,他只剩下一条路,唯一的一条路。

    死路。

    不仅他,他的儿子亦是难逃。

    他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

    秦立川杀了他全家十一口人,他夺他江山有错吗?

    可是为何,苍天这般无眼,让他大仇不得报,还陪上了自己和儿子的性命,为何?

    早知道,他就不应该只杀一个秦心柔,应该多杀皇子公主几人,方才进来之时,趁乱拨弄软剑剑尖给秦羌的那一剑,就应该刺得更狠更准一点,一剑结果他的性命。

    悔时已晚。

    颓然抬眸,他看向秦义,心中一片绝望,也一片悲凉。

    这个儿子,还从未叫过他一声爹呢。

    “义儿......”

    “老八。”就在同时,皇帝也出了声。

    秦义怔怔抬眸,看看蔡项南,又看看皇帝,面无表情。

    “如果你亲手杀了这个人,朕,便既往不咎,饶你不死。”皇帝指着蔡项南。

    在场众人都凉气一抽。

    这招狠。

    一生筹谋,一生机关算计,都是为了给自己儿子铺路,都是为了这个儿子,到头来,却死在这个儿子手上,这是多么痛、多么惨烈,又多么讽刺的事情。

    秦义脸上并未有一丝触动,恍若未闻。

    以为他是不信,皇帝又接着做了保证:“放心,朕金口玉言,说到做到,在场的,也有这么多人见证。”

    秦义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而蔡项南却当即做出了自保的行动,身形快速一闪。

    待大家意识过来,蔡项南已经将离自己最近的厉初云挟持住,并不知几时手里已多出一把匕首,抵在厉初云的脖子上。

    众人惊呼。

    厉竹更是一急,作势就要将胳膊自秦羌手里抽出来,秦羌也遂她意松了手,却又在下一瞬,裹了她的手背,轻轻一握,示意她不要担心。

    然后,率先开了口:“蔡项南,你想怎样?”

    “放我跟义儿离开!”

    蔡项南咬牙,双目赤红,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

    边说,边拖拽着厉初云往秦义那边靠近。

    厉初云脸上血色全无,僵硬着脖子,被动地挪着脚下的步子。

    “放我们父子离开!”

    因为有人质在手,禁卫们举着兵器也不敢靠近。

    秦羌看了看皇帝。

    他以为,先前蔡项南以厉竹做要挟,他的这个父皇不管不顾也就算了,毕竟,厉竹跟他没什么关系,而且,厉竹死,还正遂了他的愿,如今,厉初云可是他的女人啊,两人还有一个孩子,看着自己的女人当面被人这样,总归不会无动于衷、不会坐视不管、不会没有反应。

    然,事实证明,他再一次高估了他的这个父皇。

    他就是一声未吭,没有任何反应。

    感觉到厉竹急了,秦羌再度擅自做了主张:“只要你保证不伤害他,放你跟八弟离开。”

    话落,恐跟方才一样,他父皇又当即否决,他也未做停顿,紧接着又道:“你若伤害了她,不仅我们午国不会放过你,大楚也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一句,他不仅仅说过蔡项南听,也说给他父皇听。

    厉初云是聂弦音的娘,聂弦音是卞惊寒心头至爱,他要让这个两个男人,尤其是他父皇,明白这其间的利害关系。

    换句话说,如果不答应蔡项南,厉初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如何跟卞惊寒交代?

    果不出所料,他最擅权衡利弊的父皇当即就做出了反应。

    抬臂,朝禁卫们扬了扬手。

    禁卫们纷纷退后。

    蔡项南也挟持着厉初云来到了秦义的边上。

    “义儿,咱们走!”

    将匕首换到左手抵在厉初云的颈脖上,右手去拉秦义。

    也不知是他大力拉扯的,还是秦义自己骤然转身的,反正秦义蓦地朝他们两人身上一撞,下一瞬,就听到一声闷哼,再下一瞬,抵在厉初云颈脖处的匕首就“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再然后,蔡项南的身子就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男人苍哑沉痛、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义儿,你......你......”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