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殿中众人闻声,皆是一怔,齐齐转眸,循声望去。

    两男一女入了内殿的门,也走进众人视线。

    两男在前,女人在后。

    是四王爷秦毓、六王爷秦映,还有一位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妇人,身形非常清瘦,却气质很好,一身素裙,发髻高高挽起,越发显得消瘦的五官特别的立体。

    皇帝和项伯同时变了脸色。

    只不过,前者很明显,后者看不出。

    秦羌、秦义,还有常姜,以及众禁卫并不识她,视线都疑惑地落在她身上。

    秦毓和秦映看了看殿中情景,又互相看了看,刚准备撩袍跪地行礼,皇帝就出了声,只不过,不是对他们二人的,而是对他们二人边上的妇人说的。

    “想不到你还活着。”

    妇人弯唇,回得也快:“我也想不到你还活着。”

    皇帝面色微微一滞,眸中腾起一丝凉意:“这么多年未见,你还是那样嘴巴不饶人。”

    妇人唇角笑意不减:“过奖,这么多年不见,你还不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众人闻言大骇。

    皇帝也当即黑了脸,沉声冷呵:“厉初云!”

    厉初云?

    众人震惊。

    厉初云不就是厉竹的母亲吗?她......

    尤其是秦义。

    他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活着,当年,绵绵,以及他的师傅,都是去午楚河边的画舫见这个女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既然她还活着,那那具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是他师傅?

    就在大家错愕之际,皇帝的声音还在继续:“信不信朕现在就治你个犯上之罪?”

    “信啊,当然信。”

    厉初云一脸的无谓,“我此次进宫,已做了这方面的心里准备。”

    环顾左右看了看殿中众人,在看到秦羌时,便拾步走了过去,自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拧了瓶盖。

    秦羌知道她要做什么,大概是因为她是厉竹的亲人,他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也未作声,也未避躲,就任由她将药粉洒在他还在流血的伤口上。

    “孩子,你说你这般不懂变通,当初厉竹怎么就看上你了呢?杀人要讲究方式方法,对待君子,用君子之道,对待小人,就应该用小人之法了,你不是毒术了得吗?制个剧毒,不是就可以轻轻松松将殿里的这些人杀个干干净净、一个不剩,还用得着舞刀弄剑,被人刺了吧?活该。”

    秦羌眼睫轻颤,依旧没做声,心中大痛,为那一句“当初厉竹怎么就看上你了呢”。

    殿中其他人皆是惊错得不行。

    这女人也太狂了吧?

    圣驾当前,说的都是什么话?

    字字句句都是讽刺侮辱,治其犯上之罪并不为过。

    “老四老六怎么会跟你在一起?你进宫来做什么?”皇帝再度出声,语气很不善。

    秦毓和秦映还跪在那里没有起来,连忙解释:“她......她让儿臣带她进宫,儿臣不愿,她.....她就给儿臣下毒,儿臣被逼无奈,只得......”

    “明明你们也很乐意好吗?”厉初云将瓷瓶盖好,递给秦羌,“是,我荼毒是事实,但是,听说可以看一场好戏的时候,尤其是听说秦义跟秦羌鹬蚌相争,有可能你们会渔翁得利的时候,你们两眼也是放光、欣然前来的。”

    秦毓和秦映冷汗涔涔。

    无言以对。

    “你还没有回答朕,你进宫来做什么?”

    “来恭喜他们两个呀。”厉初云指指秦义,又指指项伯。

    秦义一怔。

    众人莫名。

    恭喜秦义大家懂的,马上要成为太子了,可恭喜项伯是......

    项伯越发变了脸色,好在他脸上戴着面皮,外人看不出。

    原本他还存着一丝侥幸,她可能认不出他,如今看来,她早已心里有数,而且,是有备而来。

    不行,不能给她开口的机会,否则,他所有的计划都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机立断,他袖下手腕一转,一枚有毒的银针从袖中滑出,他捻于之间,猛地扬臂,朝对方甩射过去。

    因为他动作不小,众人自是看到,见一枚银针破空疾驰,皆大惊。

    眼见着那枚闪着寒芒的银针就要刺入厉初云的眉心,骤然从侧旁飞出一个小瓷瓶不偏不倚砸中那枚银针,险险改变了银针的方向,“咚”的一声刺到边上的一根圆柱上,而小瓷瓶也飞出老远,“嘭”的一声落地,摔得粉碎,白色的药粉纷扬。

    出手的是秦羌。

    所幸方才厉初云给他的这瓶药,他还未来得及拢进袖中,不然也不能如此及时出手。

    项伯愤然看向秦羌。

    秦羌嘴角勾起一抹冷弧。

    皇帝还处在意外中,意外项伯会突然有此举措。

    毕竟曾经是他的女人,还跟他有个女儿聂弦音,要杀,也应该由他下令才对。

    不仅皇帝,在场的众人都很意外,包括秦义。

    厉初云看了看插在圆柱上的银针,转眸看向项伯,冷冷弯唇:“怎么?想再次杀人灭口吗?蔡项南。”

    蔡项南?

    众人一怔,皇帝惊愕。

    项伯是蔡项南?他是蔡项南?

    怎......怎么可能?

    难以置信:“你......”

    项伯刚准备接话,厉初云已先他一步出声:“揭下你脸上的那张面皮吧,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项伯自然不动,沉着脸。

    厉初云又看向皇帝:“难道你不想确认一下吗?”

    皇帝抿起薄唇,静默了片刻,扬手。

    几个禁卫领命,朝项伯走去。

    项伯眸光微敛,事已至此......

    还未等几个禁卫靠近,他自己猛一抬臂,“嘶”的一声,将脸上的一张面皮撕下来。

    面皮下的眉眼映入众人视线。

    有两人大变了脸色。

    一人便是皇帝。

    一人便是秦义。

    父子二人还同时出了声。

    皇帝是:“真的是你!”

    秦义是:“师傅......”

    两人都是本能的惊呼。

    惊呼出口后,秦义立马就意识过来自己失言。

    他师傅曾经再三嘱咐过他,不能对任何人说他在外学艺,也不能对任何人说他们是师徒关系。

    刚刚也是太过震惊和激动。

    其余人虽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谁,但是都知,此人不仅跟皇帝有关系,也跟秦义有关系,且关系不一般。

    皇帝反应那么大,而秦义还唤人家师傅。

    厉初云弯了弯唇:“所以,英明神武的皇上,看到他,看到这一切,你就没有想到什么吗?”

    皇帝脸色很不好,紧抿着唇,没做声。

    见他沉默,厉初云只得继续:“那就让我来说吧,当年,秦义的母妃跟蔡项南可是两情相悦的一对。”

    此话一出,场中传出一阵低低压抑的哗然。

    秦义震惊。

    皇帝脸色越发难看,蔡项南面上亦是铁青。

    “可是,你!”厉初云扬手一指,指向皇上,“你看上了秦义的母妃,便利用权势硬生生强行拆散了两人,后来,你发现秦义母妃做了你的女人之后,还依旧心系蔡项南,且利用上香之便,与蔡项南见面,你不声不响、装作不知,却在某一日深夜,让人一把火烧了蔡府,府里十一条人命全部被烧死,而那夜蔡项南恰好在地窖里练功,才侥幸逃过此劫。”

    “你以为这些年,他忍辱负重,取得你的信任,成为你的人,成为你的秘密杀人工具,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忠心为君、忠心报国吗?你夺了他爱的女人,杀了他全家,灭了他满门,他却来对你一片赤诚?会吗?”厉初云好笑地看着皇帝,“他只是为了报仇。”

    听到这里,一直沉默的皇帝也终于出了声:“若是为了报仇,他有很多次可以杀掉朕的机会,为何都没有动手?”

    “杀了你多便宜你,”厉初云轻嗤,眼角眉梢都是嘲讽,“他有更狠的报复方式......”

    “厉初云!”蔡项南厉声,想要喝止她。

    厉初云又岂会听他的?当即转眸,也拔高了音量,愤然回道:“有本事,你当初在午楚河用火药炸画舫灭我口的时候,就将我炸死,既然老天有眼,让我存活了下来,我就要揭穿你丑恶的嘴脸!”

    厉初云一口气说完。

    秦义再次震惊。

    当年的那场爆炸,竟然、竟然是他师傅所为?

    “怎样更狠的报复方式?”皇帝微微眯了凤目,眸色转深。

    “自然是夺去你最在乎的东西,”厉初云又转眸过来,恢复了原本的音量,不徐不疾,“显然,他已经成功了。”

    皇上一怔。

    其实是所有人一怔。

    最在乎的东西?已经成功了?

    “朕的江山?”皇帝想了想,这辈子,他最在乎的,除了这个,没有了。

    厉初云未置可否。

    “如何说他已经成功了?”皇帝不解。

    虽然他刚刚的确经历了一番凶险,可如今已经化险为夷,而且,凶险也是来自秦羌,而不是蔡项南。

    “刚刚我们在殿外听到,你不是要废秦羌,立秦义为新储吗?”

    “这有什么问题吗?”

    “既然你都准备立他的儿子为太子,难道不是等于拱手将自己的江山给了他们蔡家吗?”

    啊!

    一句话如同平地惊雷,在殿中炸响,也在众人耳畔炸响。

    所有人惊错。

    不少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尤其是秦义,还有,皇帝。

    “你说,秦义是谁的儿子?他的?”

    厉初云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扭头问向蔡项南:“我可有一句说错?”

    蔡项南沉默,衣袖下的手紧紧攥握成拳。

    沉默就是承认。

    皇帝震惊转眸,秦义难以置信侧首,所有人都错愕看向蔡项南。

    “师傅,她说的是真的吗?”秦义犹不相信,怔怔开口,声音哑得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蔡项南眼睫颤了颤,依旧没作声。

    一时间,殿中静得落针可闻。

    好一会儿,终是厉初云打破了静寂:“当然是真的,当年他自己一次酒后告知了我这个秘密,后来又后悔让我知道,便想炸死我灭口,只可惜我命大没死成。”

    秦义脚下一软,差点摔跤,手中软剑跌落在地,发出“当啷”一声脆响,让人心头一悸。

    皇帝盯着蔡项南,死死盯着,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若稍微留心,就能看到他在薄颤,手在颤,身子也在颤,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怒的,又或者是恨的?

    一声轻笑陡然响起,划过殿中众人耳畔。

    是秦羌。

    此时此刻,他终于彻彻底底、完完全全地明白了过来,明白了一切。

    “所以,去冰窖焚毁厉竹尸体的人是你,对吧?”他问向蔡项南。

    蔡项南没有否认。

    “然后,你告诉父皇,厉竹的尸体无故自燃,父皇做贼心虚,终是害怕,才会认为是厉竹鬼魂作祟,才会让你去偷厉竹的骨灰,以六畜之粪便镇之,你所做的目的就是更加挑起我跟父皇的矛盾,让我更加恨父皇。”

    “还有,七妹去太子府找我,告诉我厉竹是被父皇跟常姜所杀,告诉我他们两人的乱.伦关系,告诉我常姜根本没有赠眼给我,告诉我这一切,是你让她去的吧?这一年,是你收留了她,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你的棋子?”

    蔡项南依旧未置可否。

    “你让七妹去告诉我这一切真相,就是为了彻底激化我跟父皇的矛盾,你知道,为了厉竹,我肯定会杀了父皇报仇,然后你就通知八弟,让他进宫救驾,为了让父皇怀疑不到你头上,也为了让父皇更加感激,你甚至反过来杀了七妹,替父皇洗白,于是,太子之位就顺理成章地到了八弟头上。”

    蔡项南唇角冷冷一斜。

    秦义面白如纸。

    秦羌轻笑摇头:“好深的计谋,原来,你才是将所有人玩于鼓掌之中的那个人。”

    骤然“唰”的一声,皇帝拔了身边一位禁卫腰间的佩剑,扬手一指,明晃晃的剑尖,直直指向蔡项南,目眦欲裂:“枉朕那般信任你!”

    蔡项南也不惧,迎上他的视线:“信任能换回蔡府十一条人命吗?”

    皇帝一时被问得哑了口。

    胸口起伏得厉害,片刻,又蓦地一吼:“还不快将这个逆贼给朕抓起来!”

    禁卫便作势上前。

    “你们不能抓我!”蔡项南丝毫不慌,伸手探进袖袋,“给你们看样东西。”

    **

    【两章合一章,26号更新毕】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