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二人便赤手空拳打斗了起来。

    皇帝毕竟年纪在那里,而秦羌又年轻气盛,尤其是气盛,完全不管不顾了,出手极快,招招狠厉,没几下,皇帝就被他反手封了喉。

    秦义跟常姜惊住。

    “二哥......”见秦羌面如寒霜,眸色赤红,周身杀气倾散,秦义吓得连忙出声阻止。

    可秦羌哪里会听,五指一收,攥住皇帝的咽喉,皇帝一张脸立马就成了猪肝色,眼白直翻。

    秦义大骇,提着手中软剑快步上前,一把握了秦羌封喉的那只手腕,试图让他松手:“二哥,二哥,二哥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

    秦羌自是不愿。

    常姜见三人纠缠在一起,便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被砚台砸中的那条腿疼痛钻心,拖着腿就跑。

    还未跑到门口,就迎面撞上从门口冲进来的一人,对方跑得凶急,她猝不及防,被撞得个仰八叉,屁股、腰和后脑都重重撞在冷硬的汉白玉石地上面,痛得她龇牙咧嘴,动都动不了。

    而那人根本就顾不上理她,朝纠缠的三人而去:“殿下,殿下......”

    听到声音,常姜才发现撞她的人是太子府的项伯。

    纠缠的三人皆是一怔,很意外他的到来。

    而项伯也纠缠了上去,同样试图让秦羌松手:“殿下不要做傻事呀!”

    因为四人围做一团,又各种混乱,秦羌和秦义正诧异项伯竟能进宫,皇帝正一心想求生,项伯正劝秦羌松手,电光火石之间,谁也没有注意到,秦义右手上的那把软剑是如何突然插进秦羌胸膛的,只听到秦羌闷哼一声,然后,就见他松了皇帝的颈脖,踉跄后退了两步,从软剑下抽离出来,眸色痛苦,佝偻了身子。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所有人都呆了。

    皇帝喘息咳嗽着。

    项伯上前扶了秦羌:“殿下。”

    秦义完全傻了眼。

    他怔怔垂眸,看向自己右手上的长剑,剑尖已被鲜血染红,正滴滴答答往下淌着血珠。

    满眸难以置信,他又抬眼看向不远处大手捂着胸口微微喘息的男人,俊眉凝起:“二哥......”

    他没有想要刺他,真的没有,他去拔下剑,也只是想将殿中唯一的利器控制在自己手中,毕竟秦羌已然处于癫狂状态。

    他也没有刺他,他也不知道方才那一瞬间是怎么回事,或许是太过混乱失了手,不,失手也不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将软剑对着他,应该是剑身太软的缘故,不像普通硬剑,这种软剑,剑身可以任意折弯,应该是方才混乱之间,折弯了它,使剑尖对到了他胸口,然后推搡间失手?

    “我......我不是故意的......”

    说完他就觉得说这个很多余,因为显然,这个时候已没人相信。

    别说秦羌了,连他的父皇都不相信:“嗯,老八做得好。”

    末了,皇帝又朗声喊外面:“来人!”

    无人应,也无人进来。

    皇帝瞥了秦羌一眼,见他受伤不轻,已无任何攻击力,便自己拾步出了门,去唤人。

    片刻之后,又折返回来。

    随后,脚步声纷沓,多名禁卫手持兵器而入。

    皇帝愤然一指,直直指向秦羌:“太子谋逆造反,将其拿下!”

    看着七手八脚作势就要上前的禁卫们,秦义蹙眉:“父皇......”

    皇帝扬袖,示意他不要多言。

    可秦义还是开了口:“那父皇能否让他们稍等,儿臣有几个问题要说。”

    皇帝略一沉吟,扬袖示意那些禁卫,禁卫便停了下来。

    “项伯,是不是你通知本王,请本王进宫来阻止太子殿下的?”秦义问向扶着秦羌的男人。

    项伯眸光微闪,点点头:“嗯。”

    秦义闻言,转眸看向秦羌:“二哥,我没骗你吧。”

    秦羌没做声,苍白着脸捂着胸口流血的地方,眼尾略略扫了扫身侧的项伯,眸色转深。

    秦义又陡然想起一件事,再次问向项伯:“项伯,你是如何进宫的?”

    皇宫是什么地方,岂是随便谁都能入的?

    “奴才......奴才实在担心殿下,便混在宫中采买食材的送菜的队伍里.......”项伯怯怯说着,可话还未说完,就被皇帝打断:“好了,事到如今,你也没必要再隐瞒身份了,太子获罪,你难道也跟着一起陪葬?”

    几人皆是一怔。

    皇帝继续:“项伯是朕的人,确切的说,是朕的杀手,已经跟随朕很多年,早期幽居在外,朕有密杀任务时,他才出马,后来,立了太子,朕便让他在太子府为奴,换句话说,他是朕安排在太子身边的眼线。既然,他是这样的身份,朕自然给了他出入皇宫的特权和隐秘途径。”

    所有人震惊。

    包括秦义,包括秦羌。

    哦,不,有一人不震惊,因为此人早就知道的,那便是常姜。

    秦羌轻笑出声,缓缓转眸,看向身侧的项伯,项伯似是怕他对自己不利,当即松了搀扶他的手,并后退几步跟他拉开距离。

    没有支撑,秦羌差点站不住,凭着一股心火,他强自稳住自己。

    所有人都看着项伯。

    项伯对着皇帝撩袍一跪:“奴才参见皇上!”

    俯首于地,行了一个大礼,才抬头继续道:“奴才得知太子殿下要进宫对皇上不利的时候,太子殿下已经出了门,奴才担心皇上安危,一刻也不敢耽搁,就准备进宫禀报皇上,路过七公主自缢的那间客栈,客栈外围着很多官兵,奴才看到八王爷也在,就想着八王爷比奴才出面更好,因为事态会如何发展还不知道,奴才一旦进宫阻止,就彻底暴露了身份,或许皇上并不愿看到这样,所以,就告诉了八王爷,八王爷一听,也是忧急皇上安危,都未等奴才的话说完就不见了人影。”

    “可奴才终究还是不大放心,在宫门口又久等不到太子殿下和八王爷,恐皇上会有不测,便擅自入了宫,请皇上责罚。”

    皇帝深目看着他,从他方才的话语中,他已然听出,秦心柔应该是他所杀,认罪遗书应该也是他伪造。

    做得好啊!

    扬袖:“你一心为朕,朕又如何会责罚与你?不仅不罚,还要赏!”

    末了,又看向秦义:“还有老八,护驾有功,朕金口玉言,说到做到,且等着立新储的圣旨吧。”

    秦义怔了怔,第一反应是看向秦羌。

    秦羌垂眸弯唇。

    一旁的常姜连忙唤秦义:“恭喜义哥哥,义哥哥还不赶快谢恩?”

    秦义回过神,刚准备撩袍,就蓦地听到外面又传来几人的脚步声,以及人声,确切的说,是女声,陌生的女声。

    “四王爷、六王爷,看来我们来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