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没有同伴,就是她,她一人所为,我也没想到她会剑,且剑法如此厉害。”

    秦羌沉默,没有接言。

    常姜又虚弱沙哑地缓缓继续:“我跟厉神医本就都不会武功,然后见到是她,我们又根本不设防,谁知,我上前,她就给了我一剑,神医见状还呼救了,可库房离前面远,而且七公主进去之前,肯定已经确认了周遭无人,所以,根本没人听到,神医就躲、逃,推翻了好几个货架,却终是没能逃出七公主的魔爪。”

    似是突然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把心口,秦羌痛得眉心微微一皱。

    眼前浮现出那个女人呼救无人、逃躲无门、被提剑的秦心柔追得仓皇乱跑的画面,那个时候的她,该有多害怕,该有多无助?

    失神了一会儿,他起身:“你失血过多,好好休息,听说田医女已经开了不少补血的药,你按时服用,本宫也会交代厨房,给你食疗。”

    常姜这才睁开眼,看着他,眼眶瞬间就红了:“可是羌哥哥,我痛,好痛,伤口好痛......”

    边说,边伸手轻轻拉了他的袖襟。

    秦羌垂目,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本宫给你配一些止疼药。”

    “没用,方才田医女已经给我用了止疼药,可是没用,还是痛,好痛,就像是那日中了虹殇的毒一样痛......”

    提到虹殇,秦羌又是眼波一敛。

    当日之痛,何止她一人在受?彼时彼刻,某个女人也同样在石屋里承受着。

    如今,那个女人躺在冰冷的地窖里,想痛都不能痛了。

    “忍忍吧,痛,至少说明你还活着。”他将落在衣袖上的手拿开,放回到榻上。

    收回手的时候,却又被常姜一把抓住。

    “羌哥哥就不能多陪陪姜儿吗?就像那日姜儿中了虹殇之毒一样......”

    “本宫还有很多事要忙,真凶还逍遥法外,难道你不想早一日抓到她吗?”

    常姜长睫微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松了他的手。

    秦羌转身朝门口走。

    看着他的背影,常姜突然开口:“羌哥哥会杀了七公主吗?”

    “若是她,会。”秦羌没有回头,走了两步又蓦地顿住,“无论是谁,本宫都会杀了他(她)。”

    常姜一怔,秦羌拾步出门。

    **

    夜风习习,夏蝉声声。

    秦羌从冰窖里出来,缓缓走于夜色中。

    已经整整三日过去了,那么多人在找,几方的势力在找,秦心柔竟然依旧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甚至有些怀疑,她是不是还活着,或者说,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她所为?

    不知是不是他想多了,还是他这个人很难相信别人,原本他还觉得是秦心柔所为的可能性很大,姜儿突然死而复生,且以人证更加证明了凶手是秦心柔,他却反而觉得是秦心柔的可能性小了。

    主要是这一切都太齐了,所有的人证、物证,都无一例外地都直直指向秦心柔,物证还是两个受害者各自都提供了,一人手写血字,一人手握剑坠儿。

    这样的证据,根本就不用再查,铁板钉钉就是秦心柔所为。

    可越是这样,越显得不正常,太齐了,证据太齐了,齐得就像是刻意一般。

    原本姜儿未醒之前,他还做了种种假设,想了种种可能,怀疑了很多人。

    如今姜儿醒来,就只剩下了两种可能。

    一种,的确是秦心柔所为。

    另一种,不是秦心柔所为。而不是秦心柔所为,那就说明姜儿在撒谎,而她撒谎,就证明她跟凶手是一路人。

    而跟凶手一路,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她要杀厉竹,凶手帮她出手,一种,凶手要杀厉竹,她只是帮凶。

    他感觉得出来,她对他是存了男女心思的,换句话说,她想嫁给他的心是真的,所以,那个凶手是某个王爷的可能性就不大。

    因为以他对他几个兄弟的了解,若娶不到她,他们是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帮她杀人的。

    同样,她想嫁的人是他,她也不会为了别的王爷,轻易去冒生命危险。

    所以,若真的不是秦心柔所为,若姜儿真的在撒谎,那凶手最大的可能,他想到了一个人。

    那便是他的父皇。

    一个想要厉竹死,一个想要他爱的女人死,两人达成交易,设计这个完美的局,不是没可能。

    其实,姜儿心性单纯,而且此次也是受害者之一,险些丧命,他不应该这样怀疑她的。

    可是,他方才在冰窖里静心一想,他对她的了解,其实还停留在十年前。

    换句话说,他觉得她天真烂漫、单纯善良,那是八岁时的她,十年未见,她还是不是曾经的那个小女孩没变,谁又能知道。

    所以,得好好想想,想个什么法子试探试探她才行。

    回到厢房,见雷尘守在门口,他唤了他进来。

    “这段时间,你就负责姜儿的安全,守其左右,有任何问题,及时跟本宫禀报。”

    雷尘怔了怔,有些懵。

    今日在山上,是谁只管抱着厉竹就跑,将常姜扔给他的?

    还以为他眼里只有厉竹呢,怎么现在又......

    而且,在太子府里还能有什么安全隐患?

    难不成凶手见常姜起死回生,还跑到太子府来杀人不成?

    没必要这么紧张吧?

    见他愣在那里未动,秦羌凝眉:“怎么?听不懂?重点是后半句。”

    后半句?

    守其左右,有任何问题,及时禀报?

    想了想,他便恍然明白了过来。

    “是!”雷尘领命而去。

    秦羌走到桌边坐下,身子一颓,重重靠向身后的椅背。

    他希望是他多心了,他希望这一切就是秦心柔所为。

    因为,只有是秦心柔所为,姜儿的起死回生就是真的天意,而不是人为做了什么手脚,那厉竹还有可能跟她一样起死回生,虽然这种可能性真的微乎其微,几乎没有。

    但是,如果是姜儿跟他父皇所为,那就说明她的起死回生是刻意为之的,厉竹就会连几乎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一定会让厉竹死透。

    低低一叹,他抬手捏了捏隐隐作痛的眉心,忽然感觉到空气中一股异流涌动,他警惕抬头,就看到有什么东西轻擦着他的耳边呼啸而过,然后“咚”的一声响在身后。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