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秦羌起身,感觉到衣角一重,垂眸,发现是常姜攥住了他的袍襟。

    对上常姜红红的眼睛,他伸手,将她的手拂下来。

    却又在转身的时候,再次被常姜拉住。

    秦羌垂目,眉心微拢:“本宫看看厉竹。”

    常姜长睫颤了颤,这才没再继续强求,秦羌已迫不及待转身,凝力于手心,快速劈出掌风,击向墓穴里的另一具棺木。

    棺木盖子“哐当”一声掀翻的瞬间,秦羌呼吸骤滞、心跳骤停,心底深处那份希望同样有奇迹发生的急切,只有他自己知道。

    然,没有。

    没有奇迹。

    一袭白衣的女人双目紧闭躺于棺木中,悄无声息,了无生机。

    很失望,也很心痛,他缓缓收回双掌,纵身跃于墓穴中,将早已死透的女人抱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皇帝出了声,语带不悦。

    “带她回府。”秦羌抱着怀里的女人从墓穴里飞上来,似是怕女人的脸被暴晒,他还特意将她的身子朝自己怀里侧了侧。

    “你非要这样做吗?”皇帝看着他。

    “当然。”一身紫袍被山风扬起,衣袂猎猎作响,男人眉目如画的脸上满是笃定坚决,“原本就打算这么做,更何况如今,姜儿能醒过来,她也一定能醒过来。”

    皇帝蹙眉:“朕看该醒醒的人是你!”

    “父皇为何就那么肯定厉竹不会醒?”秦羌眸色深沉似海,直直瞥向皇帝。

    皇帝一时哑了口。

    秦羌也未再多言,收了视线,抱着怀里的尸体拔起大长腿就往山下的方向走,虽然右腿上的腿伤严重,他瘸跛得厉害,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大步流星。

    雷尘见状,心中一急:“殿......”

    人已走得老远。

    雷尘冷汗涔涔。

    他就这样抱着人走了,他怀里的这个怎么办?

    难道他也负责将人抱下山?

    常姜自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原本就苍白的小脸更是如同被什么东西碾过,她虚弱地闭上眼,任眼泪在脸上划下长长的水痕。

    胡公公和众人都看着皇帝,皇帝静默半晌,微微一叹,扬手示意那些人:“散了吧。”

    又吩咐雷尘:“带姜丫头下山,马车就停在山脚下。”

    雷尘只得硬着头皮领命。

    **

    太子府门口,秦羌一手抱着怀中女子,一手拉了缰绳,马儿还未停稳,他便从马背上跃下,抱着怀里的人,拾阶而上,一步跨两三个台阶,健步如飞。

    入了府门,迎面碰到大婢女银耳。

    见他抱着一个女人,女人着一身白,且那白衣的款式.....

    关键是,还以白束发,这种装扮,在午国,只有死人。

    因为女人侧身于他怀中的,看不到女人的脸,她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怔怔地站在那里都忘了行礼。

    待秦羌从她身边快速经过,她才陡然回过神:“殿下......”

    “速速让人准备一张竹榻,送到冰窖。”秦羌脚步不停。

    竹榻?去冰窖?

    待银耳反应过来,秦羌已走得老远。

    “是!”

    **

    不久,银耳就带着两个家丁抬着一张榻送到冰窖。

    因为冰窖的入口不大,所以竹榻不能太宽,当然,睡一个人绰绰有余。

    冰窖是在地下,没有窗,而以防冰块受热消融得快,冰窖里没有用烛火之类的,里面的照明,靠的是一颗夜明珠。

    一进入里面,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外面是夏日炎炎,里面是寒冬腊月天,尤其是那些冰片折射着夜明珠的冷光,越发显得幽冷非常。

    银耳觉得这样进来,根本受不了,平素她进来取冰块,都是先穿好袄子再下来的。

    好在秦羌吩咐他们将竹榻摆在指定的位置,便让他们离开了冰窖。

    只是......

    见秦羌衣着单薄,却好似浑然不觉得冷一般,她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离开前跟他提了出来:“奴婢去给殿下拿件厚衣服过来。”

    却是被男人一口回绝:“不用。”

    她虽甚是担心,却也不好勉强,人家是主,她只是仆。

    **

    待三人走后,秦羌才将厉竹小心翼翼地放到竹榻上躺好。

    然后又倾身将她一头的青丝一缕一缕理好、衣服上的褶皱一点一点拂平,然后,他就坐在竹榻边上看着她。

    说来也是悲哀,他们相识多年,可这样近距离地、长时间地、仔仔细细地看她,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因为她平素喜欢戴面皮,很少以真面目示人,而难得以真面目,又难得有机会。

    他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两次,一次是那次她醉酒。

    只不过,当时的她烂醉如泥,而他怒火中烧,他也无法做到静下心来好好看她。

    还有一次便是前段时日他夺了她清白之身、将她真正变成自己的女人的那次,当时她被他折磨得累极,睡得香沉。

    只不过,当时的他又太过激动、且有些无措,不知等她醒来如何面对她,所以,又哪里沉得住去细细看她?

    如今终于有机会了,却已是阴阳相隔。

    心中痛做一团,他倾身,伸手抚上她的脸,没有一丝温度的脸,长指轻轻描过她的眉,他一直觉得她的眉宇之间带着一般女子没有的英气,如今都这样了,他觉得那份英气还在。

    抚过她的眼角,他缓缓低下头,轻轻吻上她紧闭的双眼,吻过她的鼻尖、和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唇瓣。

    厉竹,醒来,醒来好不好?

    姜儿能起死回生,你也一定能的,对不对?

    你曾经都给那么多人起死回生过,你自己肯定也能起死回生的,对不对?

    我答应你,只要你醒,只要你醒过来,我再也不强迫你,再也不纠缠你,再也不......伤害你,只要你醒来,好不好?

    挨着厉竹的尸身,他也缓缓躺了下去,侧身,他展臂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忽然意识过来自己手臂压在了她的胸口上,而那里是她的致命伤,他连忙将胳膊移开。

    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很疼?我忘了,一不小心就压在上面了,压疼你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

    厢房里,常姜虚弱地躺在榻上,医女给她的伤口包扎好,边上的婢女就上前替她整理好衣衫。

    医女收拾好药箱,便提出了告辞。

    “常姑娘好好休息,每日的这个时辰我会来太子府给姑娘换药。”

    “有劳了。”常姜沙哑开口。

    医女是受皇上之命而来,因为她的伤在胸口,太医皆是男人,不方便,所以,皇上就派了医女过来。

    秦羌进来的时候,她正昏昏沉沉要睡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守在房中的婢女行礼打招呼。

    “殿下。”

    “常姑娘睡着了?”

    “嗯。”

    “本宫等会儿再来。”

    常姜心中有气,终于记起她了是吗?终于想起来看她了是吗?

    本想就势装睡,不理他,可微微睁眼,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已走到门口,眼见着就要离开,她却终又忍不住低唤出声:“羌哥哥......”

    男人顿住脚,回头,见她已睁开眼睛,便又折了回来。

    扬袖示意房中婢女退下,他走到榻边,拉了边上的一个凳子坐下。

    伸手就准备探上她的腕。

    却是被常姜收了胳膊避开。

    男人微微一怔,看向她。

    常姜撅着嘴,气鼓鼓地回看着他,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

    男人眸光微敛,也未多言,再次伸手将她的胳膊拿过来,探上她的腕。

    这一次,她没有避开。

    他凝神静探,她也未开口先言。

    直到他探好,将手撤开,并放下她的衣袖。

    “将那日储药库房里发生的事详详细细跟本宫讲一遍。”男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厉神医是羌哥哥什么人?”常姜却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

    男人一怔,不意她这个时候不回答他,却问他这个。

    “她是本宫的女人。”事到如今,他也不想隐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常姜眸色一痛,皱眉,差点哭出来:“那我呢?我是羌哥哥的谁?”

    男人看向她,面色沉静如水,薄唇轻启:“妹妹,亲人。”

    常姜听完就笑了,不,是哭了,应该说,是哭着笑出来:“妹妹?亲人?羌哥哥见过,这世上有谁男女乞巧,跟自己妹妹乞巧、跟自己妹妹表达爱意的?”

    “此事说来话长,待你身子好了,本宫再跟你解释,你先告诉本宫,当日库房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真是七妹所为吗?”

    男人平静的脸上终于染上一些急切,却并不是因为她,不是因为她哭了,他急切地想哄她,而是一门心思只想知道当日真相。

    常姜心中痛极,便虚弱地闭上了眼:“是她。”

    “你认得她?虽然小时候一起玩过,但是女大十八变,十年时间......”

    常姜闭眼不睁,将他的话打断:“我虽在永贤庵十年未下山,不能见男性亲人,但是女子无碍,中间,不仅仅姨母去看过我,七公主也曾去上过香,我们见过,我如何不认得她?不认得她,我又怎会临死前,拼尽所有力气,留血字给羌哥哥?”

    男人微微眯了眸子:“是她亲手所为吗?还是有同伴?”

    **

    【本章3000字】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