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门口,卞惊寒和薛富一前一后走着。

    想起进宫的时候五人,出宫的时候变成了两人,薛富心里特别不好受。

    秦羌受不住晕了过去,午国皇帝差人送回了太子府,十一王爷卞惊澜被他家主子劈晕了,午国皇帝也派软轿送去了客栈,而厉竹......

    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他就问出了口:“皇上,神医的事,我们就这样......算了?”

    卞惊寒走在前面,薄唇紧抿,没做声。

    怎么可能就这样算了?

    虽然午国皇帝一再跟他保证,一定会给他一个交代,说一起遇害的还有柱国公的遗孤,他的亲外甥女呢,他一定会彻查此事,但他那样的人,他并不相信他。

    他相信的,不过是另一个人而已。

    秦羌。

    秦羌定然不会就这样让厉竹枉死的。

    见他不做声,薛富又问了句:“我们就不管了吗?”

    卞惊寒这才回头,瞥了他一眼,见薛富眼眶红红的,他同样眸色一痛,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如何会不管?只是......我们要先让另一个男人管,我们从旁协助就行。”

    薛富怔了怔:“是午国太子殿下吗?”

    卞惊寒“嗯。”

    他知道薛富为何一问再问,他方才也看到了,在库房的时候,薛富就站在后面浑身发抖,毕竟厉竹去寻她娘的那些时日,都是他陪在左右保护着她的安全。

    他的心情他懂。

    只是,他有他的原则。

    秦羌都能误会厉竹心中的男人是他,亲手制作忘情之药让厉竹服下,可见有多忌讳厉竹跟他的关系,他的确要注意一些分寸。

    最重要的,同为男人,他很清楚,秦羌一定不希望给自己的女人讨回公道这样的事,都要别的男人来完成。

    方才秦羌的沉痛和懊悔,他都看在眼里,能让一个练武之人气血攻心晕过去,可见他心底压抑喷薄的情绪有多激烈。

    这件事就让秦羌去做吧,毕竟这是他能为厉竹,为他心中所爱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而且,事情发生在午国,发生在午国的皇宫,他是午国太子,做这件事也方便许多。

    他们从旁协助就行,但绝对不是放任不管,厉竹于他而言,是很重要的人,不仅仅是因为有救命之恩。

    从小到大,他鲜少有朋友,应该说,几乎没有,厉竹是聂弦音的挚友,也是他的。

    只是这件事,要如何跟聂弦音说呢?

    她害喜严重,胎脉又极其不稳,不然,今日就不会不带她入宫了,不管怎么说,午国皇帝是她父亲,就算不想面对,人都来了,见面请个安总归是要的,可她的情况实在太不好了,吃什么吐什么,站都站不稳。

    也是他太惯着她,她非要亲自来寻厉竹,他就让她来了。

    就不应该带她来!

    前两日终于见到厉竹,她才放下心来,今日突然跟她说,厉竹没了,还是被人杀害惨死,想都不用想,她绝对受不了。

    略一沉吟,他顿住脚,回头叮嘱薛富:“神医的事暂时不要让皇后知道。”

    虽然纸包不住火,迟早瞒不住,但是,至少过了这段非常时期再说。

    薛富怔了一下,点头:“明白。”

    忽的想起什么:“那十一王爷......”

    “他是被送去的午国皇家的驿栈,人也未醒,暂时跟皇后还碰不到面,只是......”卞惊寒俊眉微凝,“他性子单纯,做事随心,醒来后指不定做出什么冲动过激的举措,他也不能在午国留,秦羌已经够乱了,不能让他再去添乱,而且,事情还未真正水落石出,以防他被有心人利用。”

    薛富一怔:“皇上的意思是……凶手另有其人?”

    卞惊寒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一敛,启唇:“牵扯皇室,就一切皆有可能。”

    薛富点点头,并未太懂。

    “那我们现在就回大楚?”

    “嗯,分两拨回,让管深护送十一回,朕带皇后回,你留下,关注事情进展,有任何问题及时飞鸽传书与朕联系。”

    薛富自是求之不得,当即领命:“是!”

    “还有,虽然午国皇帝已经命人在全面缉拿秦心柔,但能否将人擒获谁也说不准,所以,我们在午国的人也都秘密派出去找,一旦抓到人,第一时间通知朕,虽然不知她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但是目前各种证据确实指向她,既然有如此深的关系,不管她是不是凶手,她都是突破口。”

    “是!”

    **

    夜色如水,夏星满天。

    雷尘缓缓走于苍茫夜色中。

    好不容易让他家太子睡下了,他突然觉得整个人有些虚脱,很累,却又不想睡,心头堵得有些难受。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情绪,为厉竹,更为他家太子。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些时日跟那个女人的相处,不知不觉已建立了感情,突闻她遇害的噩耗,连他都觉得像是兜头被人敲了一棒,何况他家太子。

    下午,他是被宫人抬回府的,说是急火攻心晕过去了。

    他一直守在旁边,半下午的时候,他醒了,比他想象的平静。

    平静地问他现在什么时辰,平静地让他去准备马车,说他要进宫,平静地告诉他,他要去将厉竹接回来。

    跟随这个男人多年,他了解他,越平静,说明他越有事。

    可是,他的吩咐,他又不敢不去照办。

    他陪着他一起进的宫,他似乎受了很重的腿伤,因为右腿一直瘸得厉害,他却一步不停,他们直奔刑部,却是被禁卫拦在了门口。

    皇上有旨,两名死者已经被严密保护了起来,案子未结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

    任何人,包括他。

    刑部外面也被禁卫全部戒严了起来。

    他全然不管,已经疯魔了一般,只身就要硬闯。

    现场一片混乱。

    他是他的人,他的手下,他的贴身侍卫,他的主人豁出去了,他自是也豁出去了,自是陪他,哪怕是造反也陪他。

    后来,还是有人禀报了皇帝,皇帝亲自赶来,才制止了他。

    不,不是皇帝制止了他,是皇帝的一句话制止了他。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