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大家又都聚精会神在听午国皇帝说话,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直到“轰”的一声,众人才惊觉过来,而要反应根本来不及,厉竹甚至都忘了反应。

    “啊!”常姜惊呼。

    眼见着那些粗大的横木哗啦啦就要砸在头上的时候,两道身影快如闪电,飞速跃来,一抹纤白如雪,一抹湛蓝似天。

    厉竹就感觉到两只手臂几乎同时被两股力道攥住,然后一拉,她的身子便朝后飞去,力度之大、速度之快,她快速踉跄后退,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子都稳不住。

    后仰的背心被一只大掌稳稳托住的同时,她听到巨响,以及两道闷哼的声音。

    她慌急站稳,背后的大掌也适时拿开,她都顾不上回头去跟大掌的主人卞惊寒道谢,视线就锁在那两道被一堆横木砸中,并砸倒的身影上。

    蓝衣是秦羌,白衣是卞惊澜。

    一人一只腿被压在那些横木下面。

    那几个宫人吓坏了,连滚带爬从凉亭顶上下来,跪倒一片。

    “羌哥哥!”常姜吓得都哭了出来,小脸满是忧急,跑去秦羌身边。

    “十一。”卞惊寒亦是快步过去,准备将压住卞惊澜的那些横木搬开。

    午国皇帝也早已变了脸色,见状,连忙吩咐周围宫人随从:“快,快将那么横木移开!”

    众人七手八脚上前。

    厉竹站在那里怔怔回神,忽的想起自己袖袋里有跌打散瘀的药,第一时间服下,被压撞的地方就不会积淤,她一边掏,一边上前。

    拧开瓷瓶,快速倒出一粒,递给秦羌:“快将这药吃了。”

    此时的秦羌已坐起来,面对她的举措,明显一怔,旋即,暗如黑夜的眸色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一下子点亮,他转眸看向她,一瞬不瞬看向她,似是有些意外,有些难以置信,琉璃眸中情绪涌动。

    他缓缓伸出手,将药丸接过。

    厉竹又快速去倒瓷瓶里的药丸,准备给卞惊澜,却发现瓷瓶里没有了。

    出门揣瓷瓶于袖中的时候,竟没有发现里面只有一粒。

    抬眸,见秦羌正准备将方才她给的那一粒药丸送入口中,她想也未想,伸手便接了过来。

    秦羌一怔,见她夺得那么快,还以为药丸有什么问题,可下一瞬就看到她拿着药丸走到旁边卞惊澜的身侧,直接将那粒药丸递到了卞惊澜的唇边:“吃了,止痛化瘀的。”

    秦羌:“......”

    无语地看着这一切,甚至有些回不过神来。

    常姜就在秦羌身侧,自是也亲眼目睹了全过程,目瞪口呆、难以置信:“这......你.....什么意思......哪有将药给了人家又收回去的道理?”

    厉竹听在耳里,眸光微敛,直起腰身的同时,也未看他们那边,垂眸将空瓷瓶拢进袖中,淡声解释了一句:“只有一粒药丸,抱歉。”

    常姜的小脸上就更加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都是为救你受的伤,羌哥哥也同样伤得不轻,就算只有一粒药丸,也不能已经给了人家又再要回去吧。”

    “殿下自己会医,兴许有药,就算没有,殿下贵为太子,这里是殿下的皇宫,太医院里这种药多得是。”厉竹又温淡回了句。

    “可是......”

    常姜还要争论,却是被秦羌止了:“姜儿。”

    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常姜这才不得不噤了声。

    见秦羌脸色有些白,她也顾不上再多费口舌,满脸满眼忧急:“羌哥哥怎样了?”

    “没事。”秦羌略略低垂着眉眼,让人看不到丝毫眼中情绪。

    众人很快就将横木移开。

    这时,胡公公也带着太医院的两个太医急急赶来。

    本是一个太医看一个,卞惊澜却不让看,坐在地上,抬头巴巴望着厉竹:“你是神医,你帮本王看,好不好?本王天生怕痛,男人手脚难免不知轻重,你是女人,手脚轻,你看的话,本王肯定不痛。”

    厉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一旁的卞惊寒都禁不住嘴角抽抽。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厮是这样的人?

    原本还准备自己给这厮看呢,看来,也不需要他,便干脆做了罢,眼梢一掠,瞥向边上的秦羌。

    太医正撩起秦羌被压的那条腿的裤管查看。

    肌理结实的腿上一大块红肿淤青明显,似乎伤得不轻。

    从他站的那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秦羌的一小截侧脸。

    下巴明显绷得有些僵。

    午国皇帝已命人搬来两张软椅,大家将两人扶到椅上坐下,太医给秦羌看,厉竹给卞惊澜看。

    卞惊澜的伤还好,并不重,只是稍微压得有些红,厉竹跟太医拿了药膏,将卞惊澜腿上压红的地方涂抹了一遍,便放下了他的裤管。

    见秦羌伤得不轻,厉竹鞠身致歉,也致谢,向秦羌,也向午国皇帝。

    “多谢殿下舍身相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是因为我才害得殿下受伤。”

    秦羌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就像是没听到一样,一直低敛着眉眼,看太医给他擦药。

    午国皇帝眸色深深看着这一切,情绪不明地扬袖,示意厉竹不要在意:“发生这样的事,谁也没有料到,好在没有大碍,神医不必放在心上。而且,十一王爷不是也受了伤?在朕的皇宫,发生这种事,朕还心里过意不去呢。”

    厉竹这才意识到光谢秦羌了,没谢卞惊澜。

    再去谢似乎有点......

    便没做声。

    可她不知,这一切在别人看来,又是一副景象。

    通常,谢,是谢外人的,自己人又何须言谢?

    见气氛有些尴尬,卞惊寒也开了口:“陛下说得没错,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在都无性命之忧,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午国皇帝随声附和:“是啊是啊。”

    这厢,太医给秦羌上好药,放下裤管和衣摆,面色有些凝重。

    “殿下的腿伤到了骨头,且伤得有些重,伤筋动骨一百天,痊愈起来会比较慢,殿下要多休息、多静养、少走动。”

    伤到了骨头?

    众人都怔了怔。

    常姜又开始吧嗒吧嗒掉眼泪。

    午国皇帝眉心微拢,扬袖示意两个太医退下。

    末了,便转眸问向厉竹:“神医可有何良方让太子的伤好得快些?”

    厉竹一愣,不意皇帝如此,此伤终是因自己而来,她也不好一直置身事外,抿唇略做思忖。

    “我可以配一贴药试试。”

    “那就有劳了,太医院里一般的配药应该都有,朕命人带神医过去......”

    午国皇帝的话还未说完,常姜就迫不及待接了声:“姜儿带神医去吧。”

    一副一时一刻都不想秦羌多煎熬的模样。

    午国皇帝:“嗯。”

    常姜便在秦羌腿边起了身:“神医请随我来。”

    秦羌眼波微动,未作声。

    若是寻常,他定然是不放心的,不过今日,他当面,卞惊澜当面,那么多人当面,最重要的,卞惊寒当面,他父皇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看着两人离开,午国皇帝又吩咐宫人去准备两架座抬,自己则是又回去龙翔宫换了身衣袍,然后,一行人去接星宫喝茶休息等候。

    路上,卞惊澜忍不住跟卞惊寒嘀咕:“三哥有没有发现,这午国皇帝跟三哥一样?”

    “什么?”

    “有洁净癖呀。”

    “......”

    “这才多长时间啊,他都已经换了两次衣服了,接见我们一套,午膳的时候换一套,如今又回去换一套,我跌地上弄了一身脏,都没换呢,他一尘不染还专门回寝宫去换,也不嫌麻烦。当然,若是像三哥这样意气风发正当年,爱好看讲漂亮,也勉强可以理解,他都一大把年纪了啊。”

    “......”

    **

    这厢,厉竹和常姜一路沉默地走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好在太医院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

    这些时日常姜几乎天天都会进宫晃一圈,而且她的性子又活泼开朗讨喜,所以,基本上宫里的人都认识她,一进太医院就有人跟她打招呼。

    太医院院正出门办事去了,她便让当值的太医带她们去药材库房。

    毕竟是奉旨办事,也没人敢怠慢。

    因为药材的存放空间要大,且要阴凉干燥之地,所以,太医院的存药库房在很偏很里面。

    被那个太医带着穿过长廊,七弯八拐才到。

    太医问需不需要他帮忙,厉竹见库房虽大,药材虽多,但是摆放都很有规律,且标识非常清楚,便说不用,让他去忙自己的,毕竟配药制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

    她一味一味药找着,找好在一旁的小秤上称好分量,因为是临时配,所以,边配边思忖。

    这也是她为何不直接写好药方,让别人配好送去给她的原因。

    常姜也非常勤快地在边上给她打着副手。

    比如,包药,将药放还回去之类的,都是常姜做。

    就在两人聚精会神忙于手中动作之时,库房的门骤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以为是哪个太医,两人也未放心上,听到下一瞬门又被“嘭”的一声关上,两人才闻声回头,透过横在视线里的一排一排的储药货架的缝隙望过去。

    **

    接星宫里,瓜果飘香,茶香袅袅,气氛非常融洽。

    当然,主要是午国皇帝跟卞惊寒在讲,偶尔卞惊澜会插上一两句,秦羌一直沉默不言,不时端起杯盏饮一口茶。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未看到厉竹和常姜回来,午国皇帝便吩咐胡公公去太医院看看。

    胡公公刚领命,还未出殿门,就碰到慌急而来的太医院院正。

    许是太过急切慌乱,进门的时候,院正还一脚踢在门槛上,整个人朝殿里踉跄栽迈了好几步,差点摔跤。

    胡公公迎面碰到他,自是第一时间就问厉竹她们的情况,院正根本顾不上理他,进门就唤:“皇上,皇上......”

    午国皇帝眉宇一沉:“何事如此慌张?”

    院正“咚”的一声扑跪在地,脸色苍白,眸中还有惊恐未退,双腿哆嗦,声音也在哆嗦:“常......常姑娘她.....她们两人......两人在......在在储药库房里被......被人杀了!”

    所有人脸色大变,惊骇。

    “你说什么?”秦羌噌然站起,脑袋一嗡的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午国皇帝也犹不相信:“再说一遍,谁?谁被杀了?姜丫头和厉神医?”

    “是!”院正埋首于地,声音里已带了哭腔。

    院正的话音刚落下,众人只见殿中蓝影一晃,是秦羌已经离座直奔殿门而去,连腿伤都顾不上,一瘸一瘸得厉害,却也慌急大步得厉害。

    “厉竹......”卞惊澜似是才回过神,怔怔问向边上脸色也甚是不好的卞惊寒,“是说厉竹出事了吗?”

    却又未等卞惊寒回答,白衣如雪动,也飞快地出了殿门。

    殿中便只剩下午国皇帝和卞惊寒了,似是还未缓过来,似是依旧难以置信,两人互相看了看,同时起身,然后风驰电掣往外走。

    午国皇帝一边脚下不停,一边嘴里不停:“这怎么可能?青天白日、天子脚下,不可能!皇宫戒备森严,一般人也进不来,而且,两个弱女子而已,何以招来杀身之祸?本又不是宫里的人,能跟宫里人结什么仇怨?不可能,肯定搞错了,一定搞错了......”

    **

    秦羌是第一个赶到太医院的储药库房的,库房外面已是围了不少人,太医宫人。

    有禁卫守在门口,这些人都不能进去。

    不过,从洞开的房门能看到屋中不少。

    屋中一片凌乱,储药的高层货架倒了好几个,药草药包药粉药丸地上到处都是,乱七八糟。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

    秦羌耳边嗡鸣一片,一个字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见他过来,且脸色可怕,眼中猩红,脚步又跛又虚浮,似是喝醉了酒,又似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大家皆畏惧地纷纷退至一旁行礼,给他让出一条道儿来。

    他恍若未闻未见,径直准备进门,被守在门口的禁卫拦住:“请殿下稍等,等皇上或者刑部的人过......”

    “滚!”秦羌只觉耳边聒噪,嘶吼一声将他的话打断,以此同时,手臂一挥,将其甩得老远。

    **

    【两章并一章,今天更新毕,明天见】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