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几人一怔,都不意卞惊澜如此,连卞惊寒都没有想到,他会如此激动。

    厉竹更是猝不及防,一下子忘了反应,甚至都忘了要推开他。

    秦羌当即就黑了脸,强自抑制,却还是忍不住握拳掩唇咳了咳:“十一王爷,神医今日可是女装呢,在我午国,民风还是比较保守,这在大庭广众之下,且还是宫门口,如此搂抱,怕是......”

    厉竹这才想起来想要挣脱,卞惊澜却已先她一步将她放开,然后笑回向秦羌:“是吗?可是就是她告诉本王的,在午国,拥抱致歉是礼仪呢。”

    边说,他边指了指厉竹,“当初,也是在宫门口,只是不是午国的宫门口,而是我大楚的宫门口,她也是这样跟本王致歉的,本王没记错吧?”

    最后一句,他是问厉竹的,笑得如同三月的阳光、四月的风,看不到一丝阴霾。

    秦羌正好与他相反,寒眸如霜扫了一眼厉竹,脸色越发难看,眼底暗流涌动。

    厉竹有些头疼。

    什么礼仪,都是她胡诌的,当日是为了不动声色拿回她偷偷藏入卞惊澜袖中的小药瓶才故意如此,没想到被他记在了心上。

    她记得当时她也跟他说过,这种礼仪,只适合同性之间,若是男女,就不可以了,他为何没记心上?

    终是自己理亏,当日她虽是女扮男装,可她终究是个女的,再说这些,也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故什么都没说。

    卞惊寒将几人反应都看在眼里,唇角一勾,笑问卞惊澜:“你有何要跟神医道歉的?”

    “不是我,是她,她要跟我道歉,她就是玲珑这件事,居然瞒我那么久。”卞惊澜撇撇嘴,虽抱怨着,可眉眼之间还是喜色。

    “先进宫吧,叙旧几时再挑个时间。”秦羌情绪不明地开了口。

    卞惊寒唇角弧光更深,点点头:“嗯,先进宫。”

    一行人往里走。

    秦羌和卞惊寒走在最前面。

    薛富紧随卞惊寒。

    厉竹走在最后。

    卞惊澜拾步跟上厉竹:“我也一起,我也一起。”

    来者是客,且还是皇子,秦羌自是不好拒绝,卞惊寒没做声,厉竹便更不会说什么,就任由卞惊澜跟着。

    边走,卞惊澜边用手臂碰了碰她的胳膊,“叫神医太生疏了,以后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厉竹吧。”

    “随十一爷。”与他的激动形成鲜明的对比,厉竹沉静如水。

    卞惊澜也不以为意,反正他高兴。

    还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收到他三哥的飞鸽传书,他就马不停蹄赶来了。

    “厉竹。”他突然唤她。

    厉竹以为他要说什么,侧首看向他。

    他也朝她看过来,眉眼弯弯,再唤她:“厉竹。”

    却也是唤她名字,不说其他。

    厉竹莫名。

    卞惊澜意气风发的脸上笑意更深,“没事,就是叫叫你,那时以为你是男子,听说你叫厉竹,本王还想,人长得不阳刚、弱不禁风也就算了,起个名字就不能起得阳刚点吗?不曾想你竟是女儿身。厉竹,厉竹,现在听听,忽然觉得这名字甚是悦耳了。”

    厉竹:“......”

    “对了,这段时日你去哪里了?”

    “就在午国。”

    “就在午国吗?本王来午国寻过你,也没寻到啊。”

    “那只能说明十一王爷寻的地方我恰好不在。”

    “倒也是,还是三哥厉害,他一出马,便马到成功。对了,那个......”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走在前面的秦羌突然停住脚步回头打断:“上次十一王爷来午国,连顿便饭都没吃,实在不好意思。”

    “殿下客气了,”卞惊澜笑着扬手,不以为意,“是本王当时寻人心切,来去匆急,怎能好怪殿下?”

    秦羌亦勾着唇角,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

    厉竹眉目低垂,娴静走路。

    “羌哥哥。”一道清润如珠的女声骤然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一身着湖绿色云锦宫装襦裙的女子翩然迎过来。

    “羌哥哥......”女子小脸红扑扑的,眉眼含笑,见到秦羌边上的卞惊寒微微一怔,随即眉眼一弯:“龙章凤姿、行尊带贵,想来这位便是大楚陛下了。”

    说完,盈盈鞠身:“常姜这厢有礼了。”

    卞惊寒略略颔了一下首,以示回应,眸色转深,打量着她。

    她却已将视线撇开,看向后面的薛富、卞惊澜和厉竹,目光定在厉竹身上,含笑问向秦羌:“这位是皇后娘......”

    “厉竹,厉神医。”秦羌声音微沉地将她的话打断。

    “哦,”常姜当即红了脸,一副说错话甚是窘迫的样子,连忙致歉:“不好意思,我还以为......”

    “厉竹既未着凤袍,又未跟三哥走一起,姑娘是如何以为她会是皇后娘娘的呢?”卞惊澜当即就表示出了自己的不悦。

    “我......”常姜被问得语塞,小脸更是红了通透,一副难堪得恨不得钻地缝的模样,“对不起......”

    厉竹没做声,一脸淡然。

    卞惊澜又兀自继续道:“幸亏三嫂不在,不然......”

    卞惊寒略带警告地瞥了一眼卞惊澜,示意他不要惹是生非。

    秦羌也适时地介绍:“这位是大楚十一王爷。”

    常姜便赶紧跟卞惊澜行礼。

    好吧。

    卞惊澜挑挑眉:“姑娘是?”

    “柱国公常氏之女,本宫的......表妹。”秦羌先常姜开了口。

    话音刚落,常姜又红着脸羞答答、柔顺怯懦地小声补充道:“也是羌哥哥......未过门的妻子。”

    几人一怔。

    尤其是卞惊寒,倍感意外。

    眸光微敛,他看向秦羌,眼尾又扫了一记厉竹。

    厉竹神情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秦羌也未想到常姜会加这一句,第一反应当然也是看向厉竹。

    见厉竹面无表情,他又禁不住自嘲地垂眸弯了弯唇。

    事到如今,他还能指望看到她作何反应呢?

    此时的她不仅将他忘得一干二净,甚至还对他生了恨,别说常姜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就算是此刻过门,怕是都不能激起她心里的一丝起伏吧?

    或者说,她还巴不得,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去纠缠她了。

    卞惊澜不知个中关系,当然是做出了最正常的反应,“原来如此,那恭喜殿下了。”

    秦羌神色不明,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走吧,想必父皇应该在静候各位大驾光临了。”

    见他这般说,常姜连忙接话道:“是啊是啊,我就是皇上让出来迎迎看的,皇上早已在接星宫恭候多时了。”

    一行人到了接星宫,午国皇帝亲迎。

    看到厉竹也在的时候,午国皇帝怔了怔,眸光微敛,只一瞬,又敛去所有情绪,恢复一脸笑意。

    让宫人看座看茶。

    “陛下亲临应该提早知会一下朕的,早上才得知消息,也未做任何准备,难免怠慢了陛下,也有失远迎。”

    “陛下客气,朕此次是微服出行的,本不想打扰陛下,可想到大楚与午国情谊深厚,最重要的,陛下还是弦音的父皇,于公于私,朕都应该前来拜见。”

    “陛下当真是有礼了,对了,弦音那丫头怎么没一起?”

    “她害喜得厉害,所以......”

    “又有喜了?”

    卞惊寒微笑颔首。

    “太好了!”午国皇帝甚是开心激动,一副好像真是为人父、为人外公的样子,不对,应该说,一副比自己的女人有喜还要欣喜激动的样子,“那一会儿,朕命人准备一些补品,陛下带回去给她。”

    见卞惊寒薄唇启动,一副要谢绝之姿,他又接着道:“朕知道,午国有的,大楚都有,朕有的,陛下又岂会缺?只不过,作为父亲,作为外祖父,不管怎样,都是朕的心意,所以,请陛下一定不要拒绝。”

    卞惊寒温淡浅笑,微微一揖:“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多谢陛下。”

    午国皇帝满意了,端起杯盏,饮了一口茶,放下。

    “殿下此次微服,是为何事?”

    卞惊寒指了指厉竹:“寻她。”

    午国皇帝一怔。

    寻厉竹?

    卞惊寒也端起杯盏,不徐不疾以盖拂了拂茶面,浅啜了一口茶水,状似无意地继续道:“相信陛下也听说了,我大楚太上皇身上多年的蛊毒,是厉竹发现,并且解的,朕身上的寒毒也是她解的,她是朕父子二人的救命恩人,太上皇甚是感激,想封她一个公主身份,恐她不愿意,特让朕亲自前来午国找她。”

    所有人震惊。

    包括秦羌,也包括厉竹自己。

    秦羌震惊的是,卞惊寒竟然给了厉竹公主身份!

    而厉竹是压根不知道这件事,卞惊寒只说让她一起进宫一趟,具体何事没有说,现在突闻此言,毫无心理准备,她自是惊错不已。

    还有一人,也是惊错得很。

    那便是卞惊澜。

    不仅惊错,他还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噌的一下自座位上起身:“三哥怎么没告诉我这件事?这怎么行?封厉竹为公主,那岂不是跟我成了兄妹?”

    “应该是姐弟。”卞惊寒纠正他。

    “那不行啊!不管是兄妹,还是姐弟,都不行啊!”卞惊澜心性简单,当即就急了。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