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陛下看着办吧,亭主、县主之类的,都可以,只不过她被封的这个身份,要第一时间让本宫的父皇知道。”

    卞惊寒没做声。

    秦羌忽的又想什么,“另外,请陛下替本宫保密,不要让厉竹知道这是本宫的意思,就让她觉得是陛下的所想所愿好了。”

    卞惊寒一怔:“为何?”

    秦羌涩然一笑:“她性子执拗,若让她知道是本宫的意思,她定然不会接受的。”

    卞惊寒想想也是,昨夜的情形他也看到了,如今的厉竹可是将面前的这个男人忘了个干干净净。

    既然你有情我有意,为何会闹到今日这种局面?

    “还是先包一下吧。”卞惊寒指了指他还在往外淌着血水的手臂。

    秦羌垂目看了看,完全不以为意,“没事。”

    “殿下真的放心厉竹跟朕去大楚吗?”将视线自秦羌手臂上移开,卞惊寒又问。

    这次轮到秦羌沉默了。

    不放心又能怎么办?

    今日在神医府那般情况,他已经将自己慢慢跟她相处,慢慢让她重新接受自己的机会都葬送掉了。

    所以,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保护她,已经不可能。

    呆在午国,又不在他的视线之内,他终是不放心。

    所以,还是让她先跟去大楚吧,他尽快将忘情之药的解药制出来。

    卞惊寒双臂交叉环胸一抱,呶呶嘴:“朕先把话说在前头,朕可以给厉竹一个身份,也可以将厉竹带去大楚,但是,朕不保证,在大楚一些时日,厉竹会不会又多了其他身份,比如,某某夫人,或者某某王妃之类的,到时,殿下可不许找朕的麻烦。”

    秦羌眸光微微一敛,看向他。

    轻抿了薄唇,没做声。

    **

    秦羌再次见到厉竹,是三日后的宫门口。

    因为卞惊寒提出,既然要第一时间让午国皇帝知道厉竹身份的事,那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借拜访之名进宫去晃一圈。

    当然,是带着厉竹一起进宫去晃,然后,不着痕迹、状似无意地将这个信息给传达出去。

    因为厉竹闭门三日配置寒毒的解药,所以,等了她三日。

    聂弦音没跟着一起,卞惊寒说,因为害喜害得实在太厉害,便让她在客栈里休息了。

    随行的还有薛富。

    各自寒暄打招呼,厉竹也随着一起,可自始至终,她看都未看秦羌一眼。

    秦羌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才三日而已,恍如隔世。

    就在一行人准备进宫门的时候,一道朗唤忽然传来:“三哥,三哥,等一下!”

    几人一怔,循声回头,便看到一人一马疾驰而来。

    马上之人白衣胜雪,衣发翻飞,马儿还未彻底拉停,就迫不及待地从马背上跃下,跑至众人跟前。

    赫然是卞惊澜。

    一身的风尘仆仆,却依旧难掩激动的心情,他快速唤了卞惊寒“三哥”,又极快地跟秦羌打了招呼“殿下”,然后,就看向一旁的厉竹,黑眸炯亮,却抿唇未响。

    见他看着自己不说话,厉竹怔了怔,准备先出声打招呼,“十一王.....”

    话还未出口,就见眼前白衣一晃,卞惊澜径直上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