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感觉到疼痛稍稍好了一点,他才试着一动,却发现她依旧痛得一颤,他又不得不再次僵在那里。

    将头自她的肩窝处抬起,他大汗淋漓看向她,发现她亦是汗湿了额头的碎发,小脸惨白,一双眼睛却是红得像兔子。

    心中终是不忍,撇开视线,他只手将她抱住,另一手来到他们两人紧密贴合的地方,轻揉慢捻。

    理智告诉他,应该就此放过她,虽然,他已走到最后一步,在她的心里已然落了恨,但是,若能就此作罢,至少伤害没有那么深。

    然,理智是理智,理智永远都不是决定一个人行为的最主要因素。

    本能才是。

    此时此刻,他就是想要她,身心皆是。

    或许的确是存了宁愿让她恨,也不想让她漠视的心思,又或许是那日尝到了她的滋味,让他迷恋深陷,欲罢不能,反正,他就是想要将她结结实实占据,彻彻底底占有。

    “厉竹,我没有骗你吧,你已不是处子之身,我们早已有了夫妻之实,你早就是我的女人......”

    在他的逗弄下,感觉到她那里不再绷得死紧,他才开始动起来。

    因为她被点了定穴和哑穴,所以,除了粗噶的呼吸,以及身子难以抑制的薄颤,她并无什么动静。

    以致于疯狂凌乱的,只有他一人。

    而不动不叫的她,让他心里多少有些挫败,也有些发虚。

    都说,最好的欢爱,是身心的合一,是取悦对方,以致于双方愉悦,他自是希望能取悦到她,也特别希望她愉悦。

    可此情此景,明显不现实。

    而心底发虚,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于一个已然将他忘得干净的人来说,是强占,是侵犯,也是伤害。

    他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紧紧抱着她,将脸埋在她的肩颈里,驰骋冲撞。

    胸腔也跟着震荡得厉害。

    似乎只有这样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她是他的。

    她是属于他的。

    感觉到有温热滴落在他的颈脖上的时候,他还以为她哭了,他心颤抬头,却惊骇地发现,那温热不是她的眼泪,而是,血。

    从她鼻孔和嘴角流出来的鲜红鲜红的血!

    什么情况?

    他脸色大变,动作戛然而止。

    “厉竹......”

    耳边嗡鸣,有那么一瞬,他脑中一白,忘了反应,甚至忘了从她的身体里退出。

    直到又一滴热血顺着她的嘴角滴在他胸口银白色的衣袍上,瞬间溅开一朵刺目的殷红,他才眼睫一颤,回过神,连忙抽身而出,伸手解了她的定穴和哑穴。

    哑穴一解,就听到她痛吟出声,并张嘴喘息。

    他呼吸一紧,赶紧将她从身上放下来。

    好在她只是脱了亵裤,裙裾放下来,依旧能将女子最隐秘的地方遮住。

    可此时的她已然站立不住。

    见她双腿一软,作势就要朝地上倒去,他又连忙伸手接住了她,并抱着她坐到了地上,甚至都顾不上提起自己的底裤。

    伸手探上她的腕,却因手抖心抖,好一会儿没有探出脉搏,他强自镇定了片刻,再次凝神去探,才找到她腕上的脉门。

    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犹不相信,他再探。

    仍是没有任何不妥。

    可她......

    “对不起,厉竹,对不起......”

    除了说对不起,他似乎再也找不到其他语言。

    他拿手背揩着她鼻下和嘴角的血水。

    “厉竹,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而对方也不知道是因为太虚弱没有力气,还是根本不想理他睬他,一句话都不说,就脸色苍白地倒在他怀里,微微阖着眼睛,张着嘴喘息。

    鼻孔和嘴角的鲜血依旧没有止住,还在往外淌,他吓坏了,慌急之中,才想起去点她身前的几处大穴给她止血。

    既然脉搏都正常,为何会流血不止?

    是因为欢爱的原因吗?

    不是,他们已不是第一次,第一次她好好的。

    那是......

    “厉竹,你知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怎样才能让你没事?我要怎么做?告诉我,我要怎么做?”

    虽然,被他点了大穴总算将血止住,但是,他还是怕出什么意外,又慌又惧,他想她是神医,或许知道是何原因。

    厉竹没有做声,脸色苍白得就像是被大石碾过的瓷娃娃。

    秦羌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陡然想起一件事,他呼吸一滞,愕然抬眼。

    难道......

    “你也中过虹殇之毒?”

    问完,他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也白问。

    且不说她已然不理他,就算理,她也失了记忆早已想不起。

    而且,虹殇之毒,是当日他们两人共同研制出来的,想必她也忘了此毒。

    虹殇之毒,中毒后,半月之内不能被点定穴,就算食了解药解了毒,半月之内也不可,否则会导致血脉逆流,严重者会七窍流血而亡。

    所以,那日......

    那日在石屋,不仅常姜,她也中了虹殇?

    他仔细回想那日情景,回想后来他又去到石屋看到的情景。

    装虹殇之毒的瓷碗倒在地毯上,地毯上一片七彩的药渍,那位置......

    他呼吸一滞。

    是了,就是如此。

    他当时只发现了桌角上血迹,他只发现是因为他大力将她甩开,她的后脑才撞在了桌角上,却没有想到,桌角那么矮,只到她腰下的位置,而她的后脑能撞在桌角上,那她的人肯定是倒地的,而人倒地的那个地方,跟被虹殇药渍污染的地方就在一处。

    所以......

    所以,她也碰到了虹殇,她也中了虹殇之毒。

    所以,常姜在他的厢房里经受非人之痛的时候,她也一人在石屋里承受着这剜心剐肉的巨痛。

    当时,看到石屋内室的地毯起了不少褶皱,他还在以为是她摔一跤所致的,现在想想,摔跤如何会让地毯皱成那样?

    那是她痛得打滚,或者抓挠地上才会如此吧,又或者在地上爬过?

    他已不敢想,心,揪作一团。

    难怪她会在石屋里呆那么久?

    难怪那日她取了制忘情之药第一次眼泪。

    认识她那么久,他鲜少见她哭,真的鲜少,她一直心性坚韧,近两年,他羞她辱她,她都不在他面前掉一滴眼泪。

    还有今日,刚刚,他那般侵犯于她,她都没有哭。

    那日,她却接了眼泪给他,可见彼时彼刻她心底的伤痛和绝望有多大。

    他是忘情之药的制作者,他很清楚,那一刻,她的悲恸有多大,这一刻,她就忘他忘得多彻底。

    难怪忘得如此干净。

    他不知道她后来是如何解的毒,他只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

    他只知道,他已将她弄得遍体鳞伤,今日却又让她雪上加霜。

    若不是他强行点了她的定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发生这样的事情,除了静养,还别无他策。

    忽然想起什么,他将她扶着坐起,自己盘腿坐在她身后,手腕翻动,凝真气于双掌,他抚上她的背,将真气度于她的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他大汗淋漓,浑身湿透,再也坚持不住,才将双掌缓缓收起。

    重新将她揽入怀中,他环顾屋内,这是储药室,除了储药柜,就只有桌椅,没有床榻。

    而此时虽值夏日,但地上终究凉,不宜久坐,他扯过地上被他撕破的亵裤,刚准备给她穿上,然后将她抱回厢房去休息,她却从他的怀里挣扎起身。

    他想扶她,被她回避瘟疫一样,快速避开,接过那条亵裤,她走到桌边坐下,自己穿了上去。

    亵裤已破,不过破的地方裙裾可以挡住。

    然后,她拾起砚台上的毛笔,在砚池里蘸了蘸墨,笔尖落于他的那张寒毒药方上,沙沙作响,几笔快速落下。

    末了,笔一扔,她起身,将那张寒毒解药配方朝他脸上一扔:“别忘了说到做到!”

    声音冷得如腊月飞霜。

    秦羌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那张药方砸在他的脸上,又飘落于地。

    他垂眸看了片刻,伸手拾起。

    那一味留白的药名入眼,他眸光一敛。

    虽然知道以她的医术,其他配药都出来了,一味药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她给配出来了。

    所以,她让他别忘了说到做到,是提醒他,他说过,只要她一日之内,配出那一味药,他就从此在她眼前消失,再也不纠缠于他,是么。

    他发现自己又一次挖了一个坑埋掉了自己。

    “厉竹......”

    心里早已滋味不明,他哑声出腔,从地上起身。

    而厉竹理也未理他,径直经过他的身边,拉开厢房的门走了出去。

    不仅仅膝盖疼,五脏六腑因为方才血脉逆流伤到了也疼,还有下身的那里,亦是火烧火燎的疼痛,她尽数忍住。

    秦羌连忙追出了门,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底裤还没有提,又快速退回了房里,伸手探进袍底将底裤拉起,再次大步追了出来。

    “厉竹。”

    厉竹头也不回,他亦步亦趋。

    走廊上,厉竹忽的停住脚,胸口起伏,蓦地取下墙边挂着的一把切药片的刀,转身,对着身后一通乱砍,嘶吼:“别跟着我,别再跟着我!不要再跟着我!”

    **

    【今天两章都是三千字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