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可他硬是生生忍住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本就已经陷入了僵局,都是他一手造成,如果他再用强,那就直接死局了,再无转圜余地。

    所以,他强行按捺住心底腾起的怒气和身体里叫嚣的欲望,又坐了下来。

    伸手执笔,垂眉低目,在宣纸上继续写药名,沉默不言,将这个话题结束,也让自己沉淀。

    殊不知这些看在厉竹眼里,就是另一番景象,活脱脱一个想要招摇撞骗,却被揭穿,理亏到无话可说的典型。

    这样的男人,难怪她宁愿服药也要忘掉。

    心里对他的不满和抵触更多了几分。

    觉得跟他面对面坐着,都是煎熬,而且,就一套笔墨砚台,他要用,她也要用,才会发生刚才那样的事情。

    算了。

    她起身,作势就要离开。

    “去哪里?”秦羌当即抬眼。

    “我要配药,殿下要做事,免得互相影响,我去隔壁厢房。”

    “不行,我不是说了吗?你要在我的监督下进行。”秦羌自是不允。

    “监督也并不是只有这一种方式,殿下大可以将我一人锁于房中,钥匙殿下拿好。”厉竹说完,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径直拾步往门口走。

    所以,这是宁愿被囚禁,也不愿跟他一起是吗?

    秦羌顿时就火了。

    其实,应该说,是方才的那团火还没压下去,又被给激了起来。

    当然,这个“火”,不仅仅指怒火,更指心火。

    眼见着厉竹就要拾步出门,他猛地扬袖,一道袖风甩出,“嘭”的一声挥闭了房门。

    幸亏厉竹后退得快,门板都差点撞到她的脸。

    厉竹瞬时脸色就变得很难看:“殿下要做什么?就算要将我锁于此房,那殿下也应该出去才对......”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见秦羌将手中毛笔往桌上一扔,掷在他自己写药名的那张宣纸上,笔尖滚过,在宣纸上落下一大团漆黑的墨污。

    下一瞬,人也离开座位,拔开大长腿朝她走过来。

    厉竹以为他是打算按照她建议的那样,出去,将她锁于此间,遂转身准备替他开门。

    房门刚打开一半,就被已行至跟前的他,陡然伸出一只手臂,又“嘭”的一声给关上,大手落在门板上,他的那只手臂就撑在了那里,也无形之中将她困在了门板和他的胸膛之间。

    “你.....你要做什么?”

    陡然这样逼近,让厉竹有点慌,她背贴在门板上,抬眼看着他。

    “我承认以前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此次让你食下忘情之药,也是我一手造成,但是,我已经在想着各种办法在弥补了,可是你......就算对一个陌生人,也不应该是你这种态度,也不应该像你这样毫不留情吧?”

    男人深目攫着她,俊眉紧蹙,口气灼灼。

    厉竹眸光微闪,轻嗤:“情?殿下不是说我食下了忘情之药吗?既然已然忘情,又何来情?又谈何毫不留情?本来就没有情嘛。”

    秦羌觉得自己的眼睛被她轻笑无谓的样子深深刺痛,尤其是她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甚至还微微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所谓,“本来就没有情嘛”,尾音轻扬,他觉得心里头的那团火又噌的往上一冒,眸色一暗,他低头,一口咬住她的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