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探完确定自己所探的确无误,她才心口微微一松,放下手。

    其实,她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既然面前的这个男人会这样说,想必也不会凭空捏造,毕竟正如他所说,她是医者,非常容易就能知道他所言是真是假。

    她没想到的是,这种谎,他竟然也敢撒。

    当然,或许他所说的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跟她想的不是一回事。

    见她面上各种情绪变化之后归于沉寂,不对,不是沉寂,是讥诮,眼角眉梢都流露出来的那种觉得他不可理喻的讥诮,秦羌俊眉微拢,不意她最终会是这般反应。

    毕竟是一个女人最珍视的东西,怎么……

    心生疑惑,正好她的右手还被他攥着,他伸出指尖探上她的腕。

    厉竹也未挣,就任由他探。

    凝神静探,脉搏清晰入手,秦羌呼吸一滞,愕然抬眼。

    难以置信,他再探。

    脉搏依旧显示的是完璧之身。

    这怎么可能?

    那日他们明明已经……

    “还需要我对殿下负责任吗?”厉竹挑挑眉尖,一脸好笑地问他。

    秦羌摇摇头。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

    曾经她是完璧之身,能用药让脉搏显示不是,如今不是完璧之身,自然也能因为药物使脉搏显示是。

    只是,此次药物肯定不是她所为,不然,她方才不会是这种反应,最重要的,她已经没了关于他的任何记忆,又怎会在意这些弄这些?

    是谁?

    是谁给她用了药?

    秦羌很郁闷,也很无奈。

    所以,这是连他们两人的这层关系也要给他剥夺了吗?

    而且,自己还被这个女人质疑看轻。

    “厉竹,不管你信是不信,我们的确有了夫妻之实,那日的床单我还保存着,上面有你的……”

    “谁知道是谁的!”厉竹皱眉,有些嫌恶地将他的话打断。

    她知道他要说什么,上面有她的处子血是吗?

    脑中不由自主地想起昨夜她离开太子府时遇到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刻意回避的那个穿亮黄衣裙的女子。

    “厉竹,你是医者,你应该知道,脉搏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这些都可以作假。”

    “所以,殿下的意思,我已残破蒲柳之身,故意用药弄虚作假?”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羌觉得自己都没法说清楚了。

    “这件事有些复杂,我只是想说,我并未骗你,你若不信,你可以通过别的方式确认……”

    “如何确认?”厉竹再一次将他的话打断,眉眼之间尽是不耐,“像宫里选秀那样给自己做一番检查吗?不好意思,我没殿下那么闲。”

    边说,边将自己的手大力抽了回去。

    秦羌本就因她不知被谁用药导致如此情况而甚是不快,又见她这般,心头就难免起了躁意。

    噌然起身,吓了厉竹一跳。

    “你要做什么?”厉竹戒备地看着他。

    他也一瞬不瞬攫着厉竹,胸腔微微起伏,

    那一刻,那一刻他真恨不得直接将她办了,看她还有什么话可说?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