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厅门窗都洞开,厉竹老远就看到那个坐在前厅红木高脚椅上的男人。

    今日的他着一袭银色长袍,玉带系腰,头顶素玉束发,大手正一手执盏,一手执盖,以盖轻拂茶面,静然浅啜,衣袖上的暗纹随着袖边的起落,泛着粼粼光泽,越发显得整个人气质高洁又矜贵。

    厉竹眸光微微敛了敛,就算她是闻名遐迩的神医,却也只是一介草民,怎会惹上这么个高居庙堂的男人?

    有些头疼,她抬手以指腹按了按额边,护着膝盖上的痛,迈步进门。

    见她进来,秦羌便起了身。

    “听说殿下有更为有效和方便的寒毒解药配方?”

    本就不擅长与人客套寒暄,又因为对方是她有心不理,却又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粘着不放的男人,她更是不会多言,直接开门见山。

    男人“嗯”了一声,又撩袍坐了回去。

    厉竹怔了怔,还以为她那样说,他会直接将配方拿出来,谁知他就只“嗯”了一声,再无其他反应。

    “殿下不是说,专程送解药配方而来吗?”

    男人点点头,喉咙里又“嗯”了一声。

    然后呢?

    然后他又执盏饮茶,再无二话。

    厉竹心里也是汗得不行。

    想了想,忽的意识过来,这世上如何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便宜事?

    所以,这是来以配方做交易的?

    “殿下是有何条件吗?”

    果然是问到点子上了,男人放下手中杯盏:“不错,我的确有个小小的条件,就是......”

    “别!”厉竹抬手制止,“别说小小的条件,小小小的条件,也请殿下不要浪费气力开那个口,因为我已有寒毒解药配方在手,虽然配药麻烦了点,风险高了点,但是,我这个人吧,在医术方面,就是喜欢有难度的。”

    男人就接不下去了。

    聊天聊到这个份上,就聊死了,还如何继续?

    两厢沉默了片刻之后,厉竹又笑着开了口:“实在不好意思,大楚陛下和弦音还在客栈等着,所以,我得尽快将解药配出来,那......请问,殿下现在是......是继续坐在这里喝会茶呢,还是......现在就出门?”

    男人看着她,眸如黑夜,情绪不明。

    起身。

    厉竹以为他会拂袖离去,谁知,他竟是从袖中掏出一张叠得方正的纸笺,递给她。

    厉竹微微一怔,垂目看了看他长指递过来的纸笺,又抬眼看了看他,所以,这是不交易,任何小小的条件也不提,就将寒毒的解药配方给她?

    无功不受禄,厉竹没有接。

    男人伸了一会儿,见她没有接的意思,就默然转身,将其放在了边上的案几上,瞥了她一眼,拾步往外走。

    “诶......”厉竹唤他,想让他将那纸笺拿走,可对方恍若未闻,头也不回,径直出了门。

    厉竹愣了一瞬,有些意外。

    走到案几边拿起那张纸笺,打开。

    的确是解药配方。

    一味一味配药入眼,的确也不难寻。

    只是,其中一味......

    她眸光微微一敛,连忙追了出门:“麻烦请等一下。”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