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百般不愿,但秦羌也知,此事不能操之过急,谁让他自作孽?

    “那我送你出去吧。”

    说完,就带头走在了前面,因考虑到她膝盖上的伤,也因满腹的情绪如潮,却又找不到一个突破口的惆怅,他走得极其缓慢。

    厉竹一瘸一瘸跟在后面。

    忽然见前面的男人脚步一顿,转身,抓了她的腕,转向边上的一条花径小路:“我们从那边走。”

    厉竹一怔,本能地就朝原本要走的那条路的前面望去,虽是夜里,但恰逢十五,明月如盘,皎洁明亮,又加上府中风灯尽亮,视线很是清明,路的不远处就看到一抹亮黄色的娇俏身影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没了跟秦羌有关的记忆,自是也不认识常姜,但是,看秦羌突然改变路线,明显是在回避对方,厉竹也不傻,当即便猜到了几分两人的关系。

    唇角一斜,轻嗤:“难怪我会食那什么忘药,果然不是一个好东西。”

    秦羌没做声,此时也无力解释,更不知从何说起,其实,他只是不想让常姜看到她的脸,不想让常姜知道,雷烟是她所冒,不想因此惹出什么纠复。

    可他的沉默在不知这一切的厉竹眼里就是无话可说,就是默认。

    心里的抵触更浓郁了几分。

    特别讨厌这种偷偷摸摸、躲躲藏藏、就像是见不得人的感觉。

    她蹙眉,想将手抽出来:“放开我。”

    秦羌没放,拉着她往前走。

    手腕疼,膝盖疼,厉竹瞬时就火了,拔高了音量,厉声道:“殿下请自重!”

    话落,不仅秦羌一怔,她自己也怔了。

    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激动、反应这么大,情绪就这样没来由地爆发了出来。

    而这样的音量,不远处的常姜自是也听到了,“羌哥哥。”

    秦羌只得停住脚,与此同时,也松了厉竹的手腕。

    厉竹唇角讥诮一斜,觉得事情果如自己所料。

    秦羌示意她:“你先走。”

    厉竹挑挑眉尖,越发肯定了心中所想。

    她的第一反应是,凭什么?凭什么他让她走,她就走?他们又没做什么,凭什么她就像是被当场捉奸了一般要仓皇逃窜?

    她偏不走!

    可后又想,她跟他赌个什么气?管那女人是谁,管他跟那个女人什么关系,反正都跟她无关,让她走,正合她意不是?她也不想跟他纠缠。

    遂二话不说,顺着花径小路就往前走,看也未看秦羌一眼。

    见她如此,秦羌又心念一动,拾步跟了上去。

    这厢,常姜正步履轻盈、长裙曳动,朝这边疾步而来:“羌哥......”

    第二声还未喊出口,就听到秦羌的声音在幽幽夜色中响起:“别跟上来。”

    说这话的时候,秦羌虽脚步未停,但是是回头说的,很明显是对她而言。

    常姜脚步一滞,怔在了原地。

    **

    厉竹走在前面,头也未回,但后面发生了什么,不看也是知道,说实在的,她有些意外,不过,也不放在心上,径直出了府门。

    秦羌让门口的府卫去准备了马车。

    看着厉竹上了马车,马车快要行起来的时候,他陡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连忙唤了车夫:“等一下!”

    厉竹打开帘子,眉眼之间带着几分不耐:“又怎么了?”

    秦羌上前,“恐我父皇会对你不利,你注意点。”

    厉竹一怔:“皇上?他为何要对我不利?”

    “此事说来话长,如果你想听,那就留......”

    “并不想。”话音未落,厉竹打帘的手一松,马车的门帘已经垂落下来,挡住了秦羌的视线。

    遭到如此礼遇,秦羌除了无奈,也毫无办法,扬袖示意车夫可以走了。

    待马车缓缓驶离太子府门口,他扬手拊掌,幽幽夜色下,两个黑衣黑裤的男人就像是从天而降一般骤然显现。

    “跟着神医,确保她的安全。”秦羌吩咐两人。

    “是!”二人领命,又很快隐入夜色中。

    秦羌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马车驶离出了视线,再也看不到了,还依旧一动未动,就长身玉立在夜风中,独自一人站了很久,很久。

    **

    欣来客栈,厢房。

    见卞惊寒坐在灯下泼墨挥毫,准备给卞惊澜飞鸽传书,告知厉竹已找到的消息,弦音眉心微蹙,有些担忧:“真的要告诉十一吗?告诉他了,他肯定会找来,但是,你也看到了,厉竹心里的男人是秦羌,十一注定......”

    “那只是曾经,现在她不是已经将秦羌忘得一干二净了吗?”卞惊寒抬眼回向她。

    弦音汗。

    果然男人跟女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吗?

    走过去,坐在他对面:“话虽如此,可你也知道,厉竹是如何忘的秦羌?回客栈的路上,你不是还跟我说,这种药,有情才会忘,而且,情越深越刻骨,越忘得干净彻底,所以,就算厉竹现在忘了,她毕竟曾经如此用心地去爱过这个男人,如果再让她去跟十一在一起,你不觉得......你不觉得不对吗?”

    见弦音一本正经、且有些小激动的模样,卞惊寒低低笑。

    “就知道你会当真,我告诉十一,不是让他钻空子,而是让他不要再担心,这些时日一直遍寻厉竹不见,大家都担心厉竹遭遇了什么不测,如今厉竹无碍,于情于理,都当告知十一一下,另外,出发来午国时,十一也让我答应他,一旦有厉竹的消息,便要第一时间告知他,我只不过是信守承诺,至于十一会不会来午国,跟厉竹会有什么发展,这些都不是旁人所能左右得了的,我们不是当事人,无需给任何人做决定,情之一物,本就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是甘之如饴,还是饮鸩止渴,只有经历的人才知道,一切随缘吧。”

    好吧。

    弦音被他说得无话可说。

    卞惊寒弯唇:“这几日舟车劳顿,你也累得不轻,如今厉竹无事,你也可睡得安稳,快去睡吧。”

    “嗯,那我就先上床了。”弦音起身。

    拾步往床榻边走,心里其实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的确,看到厉竹平安,她一直高悬的心是放了下来,但是,她跟秦羌弄成今日这般,她又很难过。

    虽然跟厉竹认识也才一年多,但是,她很清楚,那是一个心性坚韧的女人,若非不是被逼到了绝路、痛到了极致,又岂会走出食药忘却这一决绝的一步?

    大概是怀了孕,人也变得特别感性,鼻尖竟是一酸,她回头,看向那抹坐在灯下,被烛火所拢,背影俊逸挺拔的男人,心中大动,她忽的转身跑过去,伸出手臂,自背后将他抱住。

    男人明显一震。

    弯唇侧首,他问她,口气里满是宠溺:“怎么了?”

    弦音埋首在他宽厚的背上,鼻尖更酸了,她想告诉他,这世上那么多为情所困、为情所伤的男女,她真的很幸运,幸运有他,可这样煽情的话到了嘴边,她愣是说不出来,只得瓮声道:“你快点写,写完了,也早点睡,我在床上等你。”

    男人眉目如画的俊脸上笑意更浓,黑眸映着烛火,就像是倒进了万千星光一般璀璨:“你一个孕妇,这样勾.引你的男人,真的好吗?”

    弦音汗,一把松开了他。

    “我哪有勾.引?只是让你早点睡而已。”

    “嗯,”男人煞有介事地点头,“懂。”

    “你懂什么?”

    男人回头,眉眼弯弯睨着她:“放心,一会儿定如你所愿。”

    见他一脸的不怀好意,弦音自是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红着脸佯装不懂:“我有什么所愿?”

    “希望你的男人身心愉悦呀,你所愿难道不是这个?”

    “你现在不愉悦吗?”弦音继续装傻。

    “愉悦,但是,还不够,你可以让我更加愉悦,飘飘欲仙。”

    弦音晕死,这话说得真不羞不臊。

    涨红了脸,她嗔道:“你想多了,你自己也说了,我是一个孕妇,我是孕妇、孕妇、孕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关系,你的这个我也喜欢。”男人眼角眉梢笑意绵长,声音低醇磁性。

    边说,边举起自己的手朝她亮了亮。

    弦音:“......”

    **

    翌日,厉竹一觉睡到自然醒,发现日已三竿。

    脑子里稍稍有些空,但是,作为医者,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是很久没有睡过如此沉、如此安稳的觉了,起身,顿觉整个人神清气爽。

    陡然想起还要给卞惊寒配寒毒的解药,连忙洗漱梳妆。

    刚来到储药室,想看看解药的配药哪些是有的,哪些没有,管家就过来禀报,说太子殿下

    来府拜访,如今人已在前厅喝茶。

    厉竹有些头疼,怎么就阴魂不散了?

    吩咐管家:“你就说我一早就出了门。”

    “殿下似乎知道神医会这般讲,还说,‘若神医让回复她不在,你就告诉她,本宫并非前来骚扰,而是过来雪中送炭,本宫手里有更简单好配、也更安全有效的寒毒解药配方,特给她送过来。’”

    厉竹也是无语得很。

    垂眸看了看自己手中不仅难配,且有效与否、安全与否都还不能完全保证的解药配方,犹豫再三,才拾步前往前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