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回答本宫的问题!”秦羌沉声,气息急促。

    常姜眸光微闪,挣了挣,想将自己的手臂拿出来,没能如愿,遂蹙眉撒娇道:“羌哥哥攥疼我了......”

    秦羌这才松手,放开她的胳膊,却依旧逼问:“你为何要将自己的眼睛给本宫?”

    “不为什么呀,”常姜撅撅嘴,揉着自己被秦羌攥疼的胳膊,“我愿意。”

    “可是本宫不愿意!”秦羌皱眉,未加思索就紧随其后脱口而出,近乎嘶吼,话落,见常姜一脸怔愣和受伤,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分,又放缓了几分语气,可是依旧在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当初你们可曾问过本宫意愿?而且所有人都瞒着本宫是什么意思?为何本宫今日才知道?”

    见秦羌情绪激动,常姜小脸上满是委屈:“当时羌哥哥误入恶瘴之地,中毒昏迷,要紧急换眼,不然两只眼睛都得废,时间紧急,根本没法去找合适的眼源,所以,我就......”

    常姜顿了顿,犹豫了片刻,才接着道:“不让羌哥哥知道,那是我要求姨母这般的,因为,我不想羌哥哥觉得亏欠我什么,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跟羌哥哥无关......”

    “本宫在用的是你的眼,怎么跟本宫无关?你们竟然骗了本宫这么多年!”秦羌依旧有些缓不过来。

    想起当时情景,他记得自己是误入了恶瘴之地,中毒昏迷,醒来后已是过了好几日,当时眼睛蒙着布,很疼,他母妃跟他说,他中毒了,伤了眼睛,已经找大夫看过,并且敷了药,过几日就会好,还告诉他,为了寻他,常姜也入了那个地方,眼睛也因为中毒伤了,同他一样在治疗。

    后来,他的眼睛好了,常姜的右眼因为淋了雨发炎了没有好,彻底失明。

    他一直知道的信息,就这些,就这样的。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常姜的右眼给了他,他从来不知道。

    **

    将屋里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厉竹猛地想起避子药的事。

    昨日本打算出门去买避子药的,结果碰到来召她进宫的太监,就进宫去了,然后又发生了那事,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的,就将这么大的事给忘了。

    她算了算时辰,已经过了一日了,好在应该有那种二十四个时辰之内紧急避子的药,一切还来得及。

    出府的时候,正好碰到秦羌、常姜和雷尘回府。

    已经一只脚迈过了门槛,厉竹才发现他们三人,想回避已是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将另一只脚也迈出来。

    三人不知从何处回来,刚下马车。

    雷尘和常姜都看到了她。

    雷尘只看了她一眼,又看向秦羌,没做声,常姜却是当即唤了她一声:“烟护卫。”

    厉竹顿时有些慌乱。

    果然,秦羌徐徐抬眼,朝她看了过来。

    她立马紧窒了呼吸,刚想着该如何反应,却见对方面无表情,目光寡淡,只瞥了她一眼,就将视线收了回去,而且,那一眼丝毫情绪都没有,完全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又像是只在看一团空气。

    拾阶而上的同时,他牵了边上常姜的手腕。

    常姜稍稍有些意外,侧首看了看他,娇媚一笑。

    红霞朵朵、梨窝浅浅的模样,仿佛让即将要黑下去的天色都亮堂了不少。

    厉竹长睫轻颤,对着他们三人的方向鞠了鞠身,然后就退至一旁,让他们先进府。

    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常姜还笑着问她:“烟护卫是专门来迎接我们的吗?”

    厉竹垂眸颔首,没有做声。

    秦羌也未再多看她一眼。

    倒是雷尘,走在最后,进了府门,还回头看了她两次,眉心微拢。

    **

    夜如期而至。

    用过晚膳,沐浴完,秦羌就来到了书房,雷尘跟在一起。

    秦羌让雷尘帮他端着灯盏照亮,自己则是在书架上各种找书。

    雷尘发现,他找的几本都是医书,且都是关于眼睛方面的医书。

    找完书,秦羌便坐在灯下翻了起来。

    见他神情淡漠、情绪不明,雷尘几次话到了嘴边,都咽回去了,不敢轻易开口。

    “有事?”男人眉眼不抬,长指翻过一页医书,声音清淡。

    雷尘心里汗了汗。

    他并无任何表现,而这个男人又基本没有看他,是如何知道?

    不过,他本就是有事,只是不敢贸然禀报,竟然他先问了,他自是要逮着机会说。

    “是,傍晚回府的时候不是碰到神医出府吗,然后......”

    说到这里,雷尘蓦地想起耳房添置床榻的前车之鉴,连忙略带解释地继续道:“毕竟她是顶着属下妹妹的身份,不知她出府意欲何为,恐她闯下什么祸事,所以属下派了个人跟着,结果,发现她进了一家药铺,买了.......买了.......”

    边说,雷尘边偷睨男人,见他依旧眉目低垂在看书,依旧面无表情,就像是丝毫不关心他说的事情,又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他便头皮一硬,接着道:“她买了避子药。”

    男人正在翻书的手似是微微一顿,又似是没有。

    淡然翻过一页,男人抬眸:“以后她的事情不用跟本宫汇报,她跟本宫的关系,只是医者和病人的关系,或者说,本宫在制一味药,她是本宫的试药者,仅此而已。”

    雷尘怔住。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六月半。

    当然,对厉竹来说,并不快,甚至可以说度日如年。

    这几日,她什么都没干,秦羌不再见她,不再让她去做侍卫的事,而府里的人也不会去吩咐一个太子的贴身侍卫干活,所以,她基本处于吃了睡、睡了吃,自生自灭状态。

    但是,毕竟是在同一个府中,且她的吃喝都是自己去厨房或者茶水间拿,所以,就算秦羌不再见她,她却并不是再也见不到他,难免低头不见抬头见。

    只不过,每次,他都是跟常姜一起,丽影双双,而对她,他也从来都是就像没看到一样,也不再像以前那般为难她、羞辱她,完全就当没她这个人存在。

    她知道,他这一次是彻底伤了心,也死了心了。

    也好,也好,她告诉自己,这不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

    六月半,在午国来说,是特别重要的日子,不仅仅跟除夕一样,是团圆的日子,除夕是年末团圆,六月半是年中团圆,而且,在民间,还是男女乞巧的好日子。

    皇帝老早前就有旨意,今年的年中团圆饭在太子府中吃,所以,太子府才会多日前就做着各种准备。

    厉竹本想如同寻常一样,呆在自己厢房里不出,可是帝王亲临,府中所有人都必须前去跪礼接驾,她只得前去。

    接完驾,府卫长又给她安排了差事,她又不得离开。

    不过好在差事也简单,就是如同其他府卫一样,站在一处,负责秩序以及宾客安全。

    换句话说,也就是站岗。

    其实除了府卫,皇帝自己也带了许多禁卫,将太子府围了个水泄不通,能有什么安全问题?

    今日来的宾客比那日去四王府赏荷的还要多,那日只是所有的王爷和公主,今日,不仅这些人来了,这些人的家眷也来了,还来了朝中的一些重臣,以及重臣的女眷。

    今日的秦羌,一身崭新的月白色华袍,头顶冠玉束发,脑后墨发轻垂,风姿俊雅又气质高洁,重臣的女眷中不少年轻待闺的姑娘,一个一个都目光紧紧追随。

    午宴在最大的花厅里举行,歌舞升平、美酒飘香,好不热闹。

    酒兴正酣时,皇帝突然提出,既然六月半是民间男女乞巧的好日子,不如,大家也学习民间,让在座的男未娶女未嫁之人也乞巧一番。

    提议一出,众人纷纷附和。

    只是,如何乞巧?

    众人挖空心思,提出各种建议。

    皇帝亦是一一思忖。

    “这样,每个参加乞巧的女子,执荷一支,参与乞巧的男子,以羽箭射之,谁先将女子手中的荷花花枝射断,谁人就乞巧成功?如何?”

    见众人一个一个露出错愕的表情,皇帝连忙笑着解释道:“哦,大家放心,肯定不能用的真羽箭,安全第一,用无头箭,且乞巧的女子可以不必亲自上场,指派下人顶替自己也可,另外,上场时还穿上护甲。”

    如此的话,众人自是纷纷叫好。

    这方法的确好,又能比试箭法,无头箭能射断荷花枝,箭法必须了得,靠的是实力,又不失有趣和公平,而且,还绝对安全,另外,还有选择的自由,不是自己心仪的女子,可以不射,不是自己心仪的男子,女子可以躲避。

    挺好,非常好。

    一呼百应,皇帝就着人去准备。

    准备荷花,准备无头箭,准备弓弩,准备护甲。

    场地,就在太子府前院,那里又开阔又宽敞,完全进行得开。

    参与乞巧的女子皇帝钦点。

    第一个被点名的就是柱国公之女常姜,然后是太师之女王姑娘,礼部尚书之女秦姑娘,还有苏将军之女苏姑娘,一起四人。

    而参与乞巧的男子则是在场所有没有婚娶的王爷和重臣之子都可参加。

    说实在的,厉竹有些意外,意外皇帝会让常姜参加这种乞巧,他不是说,她日后一定是要嫁给秦羌的吗?这样参与,就不怕秦羌失手,被别的男人抢了先,还是对秦羌的箭术太有信心了?

    当然,在午国乞巧只是表达爱意而已,并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换句话说,并非就是定了终身,若双方同意,才可成就姻缘,若一方不同意,是可以反悔和拒绝的。

    她看向秦羌,秦羌正在吩咐太子府的人准备什么,看不出什么情绪。

    不多时,一切就准备就绪。

    皇帝移驾,众人跟随,一起离开花厅,去往前院。

    秦羌已让人在院里摆好了椅凳,皇帝则是专门架了起了一处华盖。

    众人落座,乞巧开始。

    皇帝的随侍大太监胡公公分发荷花和护甲,四名女子一人一份。

    见其他三名女子都让自己的贴身婢女顶替上场,常姜一人站在那里还尴尬了一会儿,然后水眸环顾,目光就落在了一人身上,扬手一指。

    若不是清晰地听到她说:“就烟护卫替我上吧,”厉竹真的会怀疑她指的人不是自己。

    让她上?

    厉竹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感觉,为何她越是躲事,事情就越找上她呢?

    所有人的视线都朝她看过来,包括皇帝,也包括秦羌。

    只不过,前者眸色深深,是厉竹看不到底的晦暗,而后者眸色淡淡,比看一个陌生人更加的平静无澜。

    见她不语不动,常姜又显得有些尴尬,红着小脸怯怯道:“可以吗?烟护卫。”

    厉竹依旧没做声,只不过,她已拾步走过去。

    她有选择的权利吗?

    天子当前,她只是一个下人。

    而那个曾经不顾天威、不顾一切,给她拦酒、替她出头、不惜揍自己兄弟的男人已经被她彻底推开,已经被她伤得一颗心死透。

    “有劳了。”

    常姜将手中的荷花和护甲都递给她,抿着小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凑到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跟她道:“我的心思想必烟护卫肯定知道的,我跟羌哥哥两情相悦,所以,一会儿请烟护卫尽量避开他人。”

    厉竹眸光微敛,“嗯”了一声,“我尽力。”

    她又不会武功,这种事情,她可控制不了,只能尽力,尽力去躲去避,就要看秦羌的箭术了。

    几人纷纷穿上护甲。

    厉竹以为护甲会很重,因为听说是金线密集编织而成,是真金,可让她意外的是,挺轻的,这样也好,方便躲避,如果太重太沉,累就不说,动起来也笨拙。

    护甲穿好后,四人按照指示来到空地的中央。

    而参与乞巧的男子则是只能固定在事先画好的一条线之外,不能靠近,只能在原地射发。

    厉竹一看,男子一共有八人。

    明显僧多粥少,想必一会儿定然很激烈。

    女子拿好手中花枝。

    男子也都弯弓在手,每人脚边的箭篓里各有二十支羽箭,蓄势待发。

    胡公公一声令下,乞巧开始。

    **

    【两章并一章今天更新毕哈,明天见】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