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羌睇着她,将信将疑,不,应该说根本不相信,可既然她开了口,他自然是愿意配合,看她到底意欲何为。

    重新将门关上,正欲过去,又听到厉竹道:“门闩栓上。”

    他依言上了门闩,走到她所指的软椅边,一撩衣摆坐下。

    然后便就着桌上的烛火看着厉竹。

    厉竹站在那里咬唇静默了一会儿,稍显犹豫,见他一直凝着她不放,便深深呼出一口气,就像下了多大的决心,和做了多大的决定一样,拾步朝他走过去。

    秦羌看着她,黑眸映着烛火,里面光影绰绰。

    行至他的跟前,厉竹忽然拂裙跪了下去。

    秦羌以为她旧景重现,此跪是给他父皇行礼,谁知她跪了并没有起来的意思。

    “等一下。”

    秦羌起身,将床榻边地上的一个蒲团拿了过来,示意她:“你先起来,将这个垫在下面。”

    厉竹长睫轻颤,没有立即动,本想拒绝,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

    秦羌将蒲团放在地上,厉竹复又跪了上去。

    秦羌自己则是回到软椅上坐好,“你继续。”

    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却见她一言不发,伸手就开始解他的腰带。

    秦羌眸光一敛,将她的小手按住。

    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

    “如果还是重现让我误会的那一幕,那就免了!我说了我不会信,你再做给我看一遍,我也不会信。”

    说完,还将她的手重重甩开,起身站起,气得胸口起伏。

    “厉竹,你就告诉我,是不是父皇逼迫你的,逼迫你制造这样的假象让我误会?是不是?”

    厉竹垂眸弯唇,摇了摇头。

    “你非我心中之人,我又没打算跟你在一起,他为何要逼迫我做这样的事?”

    秦羌一时被问得哑了口。

    心中就像是被什么钝器剜了一下,痛得他指尖发颤。

    厉竹伸手拍了拍软椅:“殿下别急,还是先坐下吧,殿下不是一直想知道当初明明亲眼所见我爬了龙榻,为何我还是完璧之身吗?”

    秦羌垂目看向她。

    因为是低敛着眉眼,加上睫毛又长,看不到眼中情绪。

    厉竹仰着小脸,掩去眸中沉痛,表现出了十分的诚意。

    见秦羌依旧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她,未动,厉竹伸手拉了他的腕,将他拉坐了下来。

    大概是想静观其变,这一次秦羌没有站起来。

    厉竹睨了他一眼,双手继续去解他腰间的锦带。

    秦羌任由了她去。

    外袍散开,她继续解他中衣和里衣的带子。

    待中衣和里衣尽数散开,露出男人上半身完美的身材,厉竹眼睫抖了抖,一双小手也跟着抖了抖,重新鼓了鼓勇气,她才伸手一把拉低他的亵裤。

    男人脸色一变,还未反应过来,厉竹另一手已经攥住了他的那里。

    对,就是攥住了一个男人最私密最私密的部位。

    因为抓得急切慌乱,就完全失了轻重,男人闷哼一声,大惊,刚准备让她松手,却见她忽然头一低,埋首下去,下一瞬,他就感觉到自己的那里被她的唇齿包裹。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