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黑字入眼。

    【太子贴身侍卫雷烟欺君】

    厉竹面皮下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字条上只这一句话,再无其他,字迹一笔一划,非常工整,看不出是出自男人之手,还是出自女人之手。

    “你能给朕解释一下上面的意思吗?”皇帝再度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声音沉沉,在空气中碾压过来。

    厉竹本想装傻,回他自己也不知道。

    本来就是,字条又不是她写的,她怎知什么意思呢?要问,也应该去问写字条的人不是吗?

    然,她没有那样回。

    因为她知道,其实皇帝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不然,根本没有必要找个差事将秦羌调开,然后,再让人去太子府召她进宫。

    就算她欺君,她是太子府的人,她是秦羌的贴身侍卫,她只是一个下人,于情于理,要审要问,当是先找她的主人,何况他还是一国之君。

    所以,她也不想做一些无谓的挣扎,反正结果都一样,当然,最主要的,是不想跟这样的人多费口舌。

    “回皇上,京师有两三家卖人皮面具的商铺,生意都非常不错,人家买回去,想必也不是摆在家里好看的,定然是戴在脸上,换句话说,在午国,戴人皮面具的人,并不在少数,这并不触犯王法,若非要说雷烟欺君,那也不过是雷烟带着面皮的时候,恰好遇到了皇上。”

    皇帝骤然一掌拍在面前的桌案上,“嘭”的一声震得桌案一晃,也震得厉竹眼帘一颤。

    殿中的几个太监吓得都“扑通”跪在了地上。

    皇帝凤眸凌厉一扫众人:“都给朕滚出去!”

    几个太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皇帝,这才相信皇帝是说他们的,连忙行礼告退。

    殿中顷刻就只剩下了皇帝和厉竹两人。

    皇帝脸色难看。

    “你还敢说自己只是戴了面皮这一点欺君吗?当初你是怎样答应朕的?你说过离开太子,与他再无半点关系的,结果呢?结果不仅没离开他,还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太子府,做了太子的贴身侍卫,哼!贴身侍卫?”

    皇帝轻嗤:“一个武功都没有的人做贴身侍卫?朕看你的重点是贴身,而不是侍卫吧?”

    厉竹低敛着眉眼。

    果然不出所料,他果然早已知道了她是谁。

    也就是到这时,她终于明白过来,她已不是他的女儿,他为何还要杀她了?

    就是为了永决她跟秦羌在一起的后患是吗?

    事已至此,她反而不惧了。

    既然他直接挑明,那她也把话说清楚。

    弯了弯唇,她缓缓抬起头。

    “皇上以为这是我想要的吗?若非皇上将我逼上绝路,若非天地之大,无我容身之处,我又何须躲于太子府?”

    皇帝面色微滞,本能地就予以否认:“你说什么朕听不懂。”

    厉竹笑笑,也不予争辩和解释。

    他是帝王,是可以指鹿为马的帝王,若敢做不敢当,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死一般的静谧。

    最终还是皇帝打破了沉默,声音很冷:“是你无视曾经的承诺在先,背信弃义,就休要在这里怪朕无情,朕明确告诉你,朕的儿子可不是秦羌一个,太子也并非秦羌不可,朕能立他,就也能废了他。”

    字字带怒,咬牙而出。

    厉竹眸光微敛。

    所以这是承认自己派人杀她了是吗?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太过激动不打自招了,皇帝又强自调了调息,继续道:“太子日后是要继承大统的,所娶之人必定要门当户对,能给他的政途带来裨益襄助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出身?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如此出身,根本配不上他?只会拖他的后腿?且不说你出生乡野,没有任何身世背景,单说你娘……”

    说到这里皇帝顿了顿,才接着道:“所谓好女不侍二夫,就算朕当时没有给她名分,她也不应该做出再嫁二夫这样失贞失德的事。”

    厉竹垂眸,唇角一点讥诮微弧。

    果然秦羌说得没错,这个男人要杀她的原因还有这方面的因素。

    所以,就因为他是天子,他是男人,就允许他始乱终弃,就不允许女人再有选择?

    摇摇头,她觉得很悲哀,为她娘悲哀,为天下女人悲哀,也为这样一个没有担当的男人悲哀。

    “首先,我并不是我娘的亲生女儿,此生她只有一个女儿,就是和皇上所生,如今已是大楚皇后的聂弦音,我只是她的养女,其次……”

    “你不是厉云初所生?”皇帝将她的话打断,难以置信。

    “不是。”厉竹摇头,“其次,我深知自己身份卑微,从未想过要跟太子殿下有什么结果,所做种种不过是想活着而已,此次进入太子府,一是为了活命,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一味药。”

    皇帝一怔:“什么药?”

    **

    秦羌在驿站跟乌凌国皇商事情谈完,天已经擦黑。

    让雷尘去订了一品居酒楼的豪华雅间,准备夜里宴请几位乌凌国皇商,一来给几人接风洗尘,二来庆祝他们合作谈成。

    让几位皇商稍作休息,他先回府换件衣袍。

    回到太子府,便迫不及待地让婢女去唤厉竹过来。

    休息了那么久总该休息好了吧?

    谁知婢女告诉他,烟护卫被皇上宣进宫了。

    “什么?”他正端着茶盏准备饮茶,听到这个消息,以为自己听错了,“进宫?雷烟?”

    婢女确认:“回殿下,是的。”

    秦羌脸色一变,手中的杯盏“嘭”的一声跌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所以……

    所以,让他去跟乌凌国皇商谈生意是调虎离山?

    “雷尘,准备马车。”

    下一瞬,又嫌马车慢,紧急唤住雷尘:“等等,不用马车,准备一匹马,快去!”

    “是。”见秦羌一脸急切,雷尘也不敢有半分耽搁,领命飞快而去。

    可纵然这样,秦羌似乎还是等不及,大步追上雷尘:“本宫自己去马厩骑。”

    雷尘还未回应,就只见眼前人影一晃,待他反应过来,哪里还有秦羌的人?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