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可是气氛却明显尴尬了不少。

    皇帝脸色难看。

    秦毓坐在位子上,拿着锦帕捂着鼻子,一张脸铁青。

    秦羌同样五官绷得紧紧的,整个人看起来清冷又凌厉。

    好在丝竹弦乐之声不断,舞姬还在翩翩起舞,多少能掩去一些尴尬。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大气不敢出。

    幸亏是夏日,太阳烈,酒水又挥发得快,厉竹胸前湿掉的衣服没多久就干了,她转过身来,立好。

    秦义轻凝眸光,视线一一从皇帝、秦羌、秦毓脸上掠过,又看向垂眸颔首立在常姜身后的厉竹,执起杯盏,静静饮茶。

    **

    虽然后面没再出什么事,但是画舫靠岸后,皇帝就称事回宫了,他一回宫,赏荷会就也草草结束。

    不知是被秦羌的举措吓到了,还是怎么的,回府的路上,原本是个小话痨的常姜明显沉默了不少,回府以后,更是说自己有些累,也没有缠着秦羌,就回房去休息去了。

    秦羌朝自己厢房走。

    雷尘和厉竹跟在后面。

    谁都没有说话。

    秦羌进屋。

    雷尘和厉竹守在门外。

    雷尘站在那里,看看一旁的厉竹,又扭头瞅瞅屋内,犹豫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还是转身进了屋。

    还以为男人在看书,或者看公文,让他意外的是,都没有,男人坐在桌边,双手掩面撑在桌上,似是疲惫至极。

    见他一动不动,也不知是在想事情,还是睡着了,雷尘也不敢贸然打扰,转身准备出去。

    男人将双手自脸上拿下来,问他:“有事?”

    雷尘一怔,又回过身。

    见他的确一脸疲惫,且一双眼睛大概是因为刚刚双手掩压的缘故,蕴着一抹血色。

    雷尘又犹豫了片刻,才开口:“殿下今日所举,怕是......怕是要让皇上起疑了。”

    虽然事后教训秦毓的那一番说辞合情合理、似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没有什么漏洞,但是,皇帝是谁,老奸巨猾得很,又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秦羌挑起眼皮瞥了他一眼,身子朝后面椅背上一靠,没好气道:“本宫当然知道,还用得着你来提醒本宫?”

    “那殿下为何还要......”

    “本宫做什么还要跟你说明原因吗?”秦羌蓦地愤然厉吼,将他的话打断,并且一巴掌拍在面前的桌上。

    雷尘吓得赶紧噤了声。

    “出去!”秦羌扬手指向门口,脸色很不好。

    雷尘赶紧对着他鞠了鞠身就退出了厢房。

    厉竹站在门口,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秦羌的那一声吼,以及拍案的声音,还是听得清楚。

    见雷尘出来,她也没有多问。

    下一刻又听到男人的声音沉沉自屋内传来:“雷烟。”

    眸光一抖,她扭头看看屋内,又看看雷尘,这是在唤她吗?

    雷尘示意她快进去。

    不知秦羌意欲为何,她敛了心神,拾步走入。

    屋内男人坐在桌前,正在将一张空白宣纸铺展于桌面上,眉眼未抬。

    厉竹走至跟前,还未来得及行礼,男人已先出了声:“研墨。”

    厉竹一怔。

    喊她进来是让她研墨?

    平素伺候笔墨不是有专门的婢女吗?

    心里也就那么疑问一下,她便轻挽了衣袖依言去做。

    好歹今日这个男人为她出了头,无论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也好,还是为了立他太子的威风也罢,她毕竟是受他维护的当事人。

    从墨盅里取了一枚墨锭放于砚池中,倒入清水,执起墨条她缓缓磨了起来。

    因为很专注,一直低垂着眉眼看砚池,便也没有注意到男人狠狠攫着她的视线。

    直到研墨的手腕骤然被男人大力握住。

    厉竹吓了一跳,差点将砚池带翻。

    “厉竹,你说,你是不是给本宫用什么药了,或者用了什么毒?是不是?”男人声音沙哑,胸口起伏。

    厉竹怔了怔,甚是莫名。

    用药?用毒?

    他的意思是他中毒了吗?

    见他脸色难看,眸中猩红,眉目之间尽是痛苦,厉竹呼吸一紧。

    都顾不上去否认,第一反应便是伸出另一只没有被他钳制的手,去探他的脉搏。

    可指尖还未触上,就被他愤恨地一把甩开,而攥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却是更加用力握紧,将她朝自己面前一扯。

    厉竹踉跄一步,腰腹撞向桌边,都顾不上去护痛,就被他大力扯至跟前。

    “不然,你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残花败柳而已,本宫会为了你不管不顾?”男人咬牙,胸口起伏得更加厉害,甚至喉咙里都有细微的嗞啦声传出。

    他坐着,她站着,他灼灼盯着她,眸里的猩红妍艳刺目。

    厉竹有些被他的样子吓住。

    不过,她也终于明白过来,他口中的下药、荼毒是什么意思了。

    心口微微一松,为他不是真正的中毒。

    然而,却是有更大的悲凉从心底深处泛出来。

    所以,今日在王府,警告她,让她消停点,结果自己冲动发疯,去打秦毓,如今是想将这个责任怪到她头上是吗?

    觉得是她对他下药荼毒了,他才会如此失控,是吗?

    这联想能力,这推卸责任的能力,真是再也没谁了。

    厉竹轻轻摇了摇头,觉得这个男人完全不可理喻。

    “秦羌,不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残花败柳一个,可是,我也不至于下贱到给一个男人下这种药,何况,我也没有这种药,而且,也请你尽管放心,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下。”

    男人闻言就笑了,笑容冰冷嗜血。

    那一句,也请你尽管放心,就算有,我也不会给你下,深深刺痛了他的神经。

    眸子里的妍艳更甚,他一字一句,声音沙哑破碎:“所以,本宫才说自己疯了。”

    厉竹心尖一抖,为他的声音。

    还未反应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就又被他大力一拽,她猝不及防,身子猛然失去平衡,栽扑进他的怀中。

    也不给她爬起来的机会,男人一只长臂将她禁锢于怀中,另一手粗暴地扳过她的脸,低头狠狠吻上她的唇。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