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厉竹怔了怔,不意他如此。

    刚刚还让她消停点,现在又自己给她找事?

    看了看他手中杯盏,又抬眼看了看他,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在喝酒对她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事,伸手将杯盏接过,对着秦映微微一鞠,便以袖掩盏,仰脖,一口气饮尽。

    “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二哥手下皆能人啊,一个姑娘,都有如此豪气。”秦映称赞道。

    秦羌笑笑,没做声,将厉竹手中的杯盏接了回去。

    等秦映走了,厉竹还在回味那一杯酒。

    毕竟喝的酒不少,对酒,她还是能品一二的,到底是皇室的酒,入口温和、唇齿留香、不似寻常酒那么辛辣和浓烈,也不似寻常酒那般上头。

    只是,是因为她对药物太敏感了吗,还是心里作用而产生的错觉,她怎么觉得酒里面有一丝丝化瘀消肿散的味道。

    后又觉得自己好笑,四王府的酒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的,肯定是后者。

    肯定是因为自己后脑肿了,心里想着这味药而因此产生的错觉。

    遂也不放心上。

    没多时,秦义也来了,秦羌吩咐她就在这里等常姜和雷尘,他自己则是非常难得地主动迎过去打招呼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皇帝就在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声势浩大地来了。

    太监的唱喏声尖细嘹亮。

    全员跪地恭迎。

    秦羌身为太子,自是跪于最前面,和他一起的是今日的主人四王爷秦毓,其余的王爷紧随二人之后。

    “都起来吧。”皇帝一扫全场,扬袖。

    “谢皇上!”

    众人起身。

    “父皇这边请。”秦毓恭敬相迎,秦羌与他一起陪在了皇帝身边。

    皇帝却好似没有看到秦羌一般,只跟秦毓说话。

    秦羌也不以为意,自大楚送亲回来,他就对他这个态度了。

    他不跟他说话,他便也不主动开腔,就只是默不作声地陪在一起。

    秦毓眼尾扫了扫秦羌,唇角微微一斜。

    忽然,琴声悠扬、弦乐袅袅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湖面上不知从何处驶出一艘画舫,丝竹弦乐之声便是来自画舫之上。

    灯笼高挂,彩幔飞舞,鲜花摆满船舷,绿藤缠绕舫壁,画舫装饰得豪华别致。

    不多时,画舫便靠到了众人所站的岸边。

    原来是在画舫上赏荷。

    众人都很开心。

    “父皇请!”秦毓含笑躬身。

    皇帝也龙颜欢悦:“老四有心了。”

    画舫上早已布置好雅座,皇帝坐于最中央的华盖之下,其余人分坐两旁。

    秦羌是太子,坐于皇帝右下方的第一个,秦毓是主人,坐于皇帝左下方的第一个。

    秦羌一排坐的都是皇子,依次按照长幼顺序而坐,秦毓一排,除了秦毓,坐的是公主,不对,还有一个常姜,且因为常姜是客,所以,安排在了公主之首,也就是秦毓边上的位置。

    下人们各自站于自己的主子身后。

    厉竹站在常姜后面。

    瓜果飘香、酒香四溢,画舫缓缓行起。

    丝竹弦乐之声连绵不绝,身姿曼妙的舞姬翩翩起舞,众人把酒赏荷,好不热闹。

    秦毓不动声色看看皇帝,又看看对面的秦羌,心念一晃。

    略一沉吟,便端了手中杯盏:“来,毓哥哥敬姜妹妹一杯,多年未见,这些年姜妹妹受苦了。”

    常姜端起杯盏,眉眼弯弯,面若桃李:“哪有哥哥敬妹妹的道理,当是姜儿敬毓哥哥才对,谢谢毓哥哥,姜儿先干为敬。”

    说完,以袖掩杯,作势就要喝,却是被秦毓给拦下。

    秦毓伸手将她手里的杯盏接过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这是茶水呢,赏荷当喝酒才行呀。”

    边说,边将茶盏放下,示意边上四王府的婢女重新倒上一杯酒。

    常姜连忙解释:“姜儿不会喝酒,小的时候,姨母不让姜儿喝,这十年在永贤庵里,更是滴酒不能沾,所以......还请毓哥哥见谅,就让姜儿以茶相代吧。”

    “那怎么行?我们可是十年未见呢,”秦毓不肯,见常姜一脸为难,他又微微松了口,“要不这样,就让她代你喝吧。”

    话落,已是端着杯盏起身,伸手递向站于常姜身后的厉竹。

    厉竹一怔。

    又让她代酒?

    今日是怎么了?一个两个都让她做这事。

    所以,秦羌原本是不准备带她来的,后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就是这个目的,知道她爱喝酒,让她来代喝的?

    并未立即接,而是抬眼,透过舞姬们翩然翻飞的水袖,看向对面的男人。

    而男人并未看她们这边,正扭着头不知看向身后的哪里。

    收了视线,她又垂眸看向常姜。

    常姜侧身仰着小脸看着她,一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厉竹抿了抿唇,伸手将秦毓手中的杯盏接过。

    还是那句话,幸亏喝酒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衣袖一拢,她仰脖,将杯中酒饮下。

    果然方才是她的错觉,此次她没有立即吞咽,故意让酒水在喉中停留了少顷,并未感觉到有丝毫化瘀消肿散的味道。

    放下杯盏的时候,感觉到似是有谁的目光深凝,她循着感觉望过去,便看到对面秦羌不知几时已经转回头来,正一瞬不瞬看着她们这边,面无表情,情绪不明。

    收回视线,她躬身将杯盏放在常姜的桌上。

    本以为此事会到此作罢,谁知秦毓又将杯盏端了起来,让婢女满上酒水,再度递给她。

    “代酒的怎么可以就只一杯呢?当是三杯才能显示诚意。”

    厉竹长睫轻颤,三杯?

    虽然以她的酒量来说,三杯下肚肯定是没有问题,但是,她就恐喝了三杯,又会有什么新的难题。

    而且,秦羌让她消停点,她一个女人,那般能喝,会不会引人注意,引起什么纠复?

    可对方是王爷,且还是主人,自己只是一个下人,又岂能有拒绝的权利?

    轻轻咬了下唇,稍稍犹疑,她还是伸手,准备接过杯盏,男人低沉凛然的声音骤然响起:“不必喝!”

    厉竹一怔。

    不仅她,秦毓和常姜皆是一怔,还有近旁之人亦是。

    纷纷看向声音的主人。

    是秦羌。

    他正端坐于自己的位置上,透过起舞的舞姬,目光凛凛,凝着他们这边。

    厉竹伸出去的手自是就顿在了半空中,然后,收了回来。

    秦毓当即就不悦了:“二哥这是......”

    “本宫还想问四弟呢?四弟这是......”秦羌唇角冷冷一斜,以原话回他。

    因为隔着中间正在表演的舞姬,且丝竹弦乐又很吵,所以,为了让对方听到,两人的声音都不小。

    如此,自是惊动了前方的皇帝。

    皇帝微微眯着眸子,看着两人,并未做声。

    秦毓眼角余光睨了睨皇帝,回道:“我只是让一个下人喝三杯酒而已,方才我看到六弟给二哥敬酒的时候,二哥也是让她喝的不是吗?想必酒量不错的。”

    “四弟想让下人喝酒,本宫没有意见,但四弟要搞清楚,她,是本宫的下人,不错,方才本宫是让她代酒了,因为那是本宫,她是本宫的人,你,凭什么?”

    秦羌声音不徐不疾,不轻不重,可是却字字透着寒气,尤其是最后一句“凭什么”,秦毓都听得眼睫一颤。

    大家都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秦毓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厉竹抿了抿唇,不意秦羌会如此。

    其实就是三杯酒而已,她喝了也没有关系,本想不能将事情闹大,干脆将杯盏接过来喝了算了,可又想,他们男人考虑的、以及在意的,跟她们女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在意的是面子和尊严。

    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秦毓让她喝酒,就是不给秦羌这个主人面子,秦羌想必是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伤害,才会如此。

    遂也不敢妄自做决定,就站在那里未动。

    僵持了一会儿之后,秦毓做出了让步:“那要不这样,就这一杯,最后一杯,喝了这杯就算了。”

    边说,边将手里的杯盏再度递向厉竹。

    这个时候,画舫不知是碰到了湖里的石头,还是碰到了什么,忽的一个颠簸,其实颠簸的幅度并不大,但是秦毓不知怎的就没站稳,朝厉竹面前一栽,情急之下,他本能地伸手一扶。

    好巧不巧,扶的那只右手就落在了厉竹的左胸上,而左手端的杯盏也没端稳,里面的酒水撒泼出来,就泼在了厉竹的右胸上。

    厉竹惊呼,后退一步。

    好在秦毓是有武功之人,就借力支撑了那么一下,也恢复了身子的平衡。

    厉竹连忙去拂衣服上的酒水,可是夏日衣衫单薄,早已被打湿一块,尴尬的又是那个位置,里面的兜衣都隐隐约约看得出来颜色。

    她长睫轻颤,本能地背过身去,面朝船舷。

    秦毓唇角轻勾,“抱歉,方才本王......”

    秦毓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一个人影忽然掠至自己跟前,下一瞬,颈脖一紧,自己的衣领就被人抄住,他刚看清楚来人是谁,一记拳头就重重砸在了脸上。

    巨痛袭来,他听到了自己鼻骨破碎的声音。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