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虹殇解了,厉竹很快便恢复了神识,她连忙自地上爬起,四下搜寻。

    然,石屋里除了她,再无第二人。

    也未看到任何有人来过的痕迹,甚至连喂药给她的碗都没有看到。

    若不是自己身上的毒真真切切解了,她真的会以为方才只是自己在做梦。

    是谁?

    是谁救了她?

    拾步就准备追出去,脚尖踢到那张寒毒的解药配方,她弯腰拾起,虽然浑身依旧酸痛无比、疲乏无力,她还是咬牙飞快出了石屋。

    外面夕阳西斜,已是黄昏的光景。

    她竟然在石屋里呆了一整个白日。

    因为还抱着一线希望能追上救她之人,她一刻都不敢耽搁,凭着记忆疾步走入竹林的阵法。

    凉风习习,竹叶沙沙,视线所及范围之内,一个人影都没有。

    然,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却不知道怎么走了。

    来的时候,只顾跟着常姜身后赶,左拐右拐、左穿右钻,根本没有时间去刻意记,如今看所有竹子都长得千篇一律,似乎从哪里穿过都是对的,又似从哪里穿过都不对。

    她不得不停了下来,屏蔽所有杂念,闭目凝神,细细回想,回想来时常姜所走的路线。

    好半响,依旧毫无头绪。

    她缓缓睁开眼,一抹身影赫然映入眼帘。

    她眸光一敛。

    是秦羌。

    不知他几时来的,就站在竹林间的不远处,眉目清冷地看着她。

    她亦看着他。

    两人谁都没有动,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傍晚的竹林幽静一片,落日的余晖透过竹梢竹叶斜铺进来,在地上落下片片斑驳的红彩,像极了人的鲜血。

    她微微垂目,他拾步朝她走来。

    身上的朝服已经换下,换了一身家居软袍,想来常姜应该已经无碍。

    厉竹依旧站在原地没动,视线落在他的脚上,落在他从容信步所走的路线上。

    一直走到她面前,秦羌站定。

    厉竹抬起头。

    “江湖上传闻,厉神医早已弃医从商,不出手医人,甚至见死都不救,原来是真的!”男人徐徐开口,嘴角明明噙起了一抹弧度,可是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甚至还冷得瘆人。

    厉竹眼睫颤了颤,又见他似是又想起什么,继续接着道:“哦,不对,除了某人。”

    话落的同时,他伸手,将她手里拿着的那张药方轻轻一抽。

    厉竹根本不意他有如此举措,毫无防备,药方被他轻松抽走。

    男人略略垂眸,扫了一眼药方,再度抬眼看向她。

    “怎样?在本宫的药室里呆了一天,寒毒解药制出来了吗?”

    厉竹凝着他,忽的就笑了。

    也只是笑了笑,没做声。

    她实在无力跟这样的人多言,在他面前,在他眼里,她就是这样不堪,她永远这样不堪。

    而且,她也觉得好笑。

    笑他,更笑自己。

    懒得理他,她拾步,准备经过他的身边往前走。

    殊不知秦羌最讨厌、最受不住的,就是她这种但笑不语、不理不睬的无谓态度,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回一扯。

    “厉竹,本宫告诉你,你应该庆幸,还好姜儿无事,否则......”

    咬牙切齿,话未说完,秦羌眸中冷色昭然,松开她的手臂,大手三下两下将那张药方撕得粉碎,扬手一抛。

    白色纸屑纷纷扬扬,他转身,留给她一个决然离去的背影。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