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石屋里摆着很多条桌,桌上摆着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瓷碗瓷盘,有的有标识,有的没有标识。

    边上还有捣药的药池、药盅,还有煎药的炉,墙上挂着针袋,大大小小很多银针。

    地上还有很多药草,也是琳琅满目。

    厉竹眸光敛了敛,原来,秦羌除了后山那个秘密制药之地之外,太子府里面也有这个制药的地方。

    只是这里比较小,石室就里外两间。

    常姜边走边好奇地看着,看着那些各种图案,各种形状的瓶瓶罐罐。

    瓶瓶罐罐里的药看不到,但是瓷碗和瓷盆里的药是露天的,都可以看到。

    有的是液体的,有的是膏体的,有的是粉状的,五颜六色,各式各样。

    常姜边看边朝里面走,觉得新奇得很。

    而厉竹的视线则是被桌上的一摞药方给吸引了去,确切地说,是被最上面一张药方给吸引住了。

    寒毒解药配方几字入眼,她眸光一喜,快步上前执起。

    本以为是已经成形的配方,可整个看完,她发现,不是,上面好几味药多次被涂涂改改过,显然,还在研究配置阶段。

    她有些意外,没想到秦羌也在研制这个的解药。

    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方子上的配药。

    虽然还没有成形,不过他的这个思路似乎还不错,厉竹凝眸思忖。

    完全没注意到常姜已经入了内室,正端着一碗有着七种颜色的药水在晃荡把玩。

    蓦地一个不小心,药水从碗中漾出,洒泼在她的手背上,一阵蛰痛袭来,她都没来得及痛呼出声,就感觉到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内室的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以致于常姜手里的瓷碗落地,以及她的人倒地都没能发出太大的声响。

    何况厉竹还沉浸在药方的思忖之中,更是全然不知内室里发生了什么。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她猛地回过神来,不见常姜,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她这才疑惑寻向内室。

    刚一入门,便看到那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身影,她脸色大变,快步上前:“常姑娘!”

    然,有人比她更快。

    一抹身影飞速掠过她的身边,奔向地上的常姜:“姜儿。”

    厉竹呼吸一颤。

    秦羌。

    男人朝服都没换,显然来得匆急,上前就伸手探向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常姜的脉。

    厉竹也赶快上前探她的另一只手腕的脉。

    脉搏入指尖,她心口一撞,惊错看向滚落在旁边地上的那个瓷碗,碗底还有一些七彩的液体没有洒光。

    虹殇!

    这个女人竟然碰了虹殇!

    此毒是曾经她跟秦羌共同研制,因为颜色呈七彩,如同天上彩虹,故取名虹殇。

    中此毒,如果第一时间用银针封穴,很快就会没事,可是如果错过了第一时间,那就非常麻烦。

    而常姜的脉搏显示,她中毒有一会儿了,已然过了第一时间。

    她探出来了,秦羌自是也探出来了。

    她慌乱看向秦羌。

    如果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石室墙上那么多银针,完全可以......

    “殿下......”她不知该说什么。

    秦羌视线落向她依旧拿在手中的药方。

    他眸色一厉,面若寒霜,森冷的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姜儿不懂,可你是神医,你在做什么?你都做了些什么?”

    最后两句,他几乎是嘶吼出声。

    厉竹吓得眼帘一颤。

    秦羌已快速将常姜抱起,作势就要出门,厉竹见常姜的裙摆钩挂在了他朝服腰带的铜饰上,追上一步准备将其弄开,不知被他误以为她要做什么,猛地将手肘朝后一撞,大力将她甩开:“滚!”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