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迹龙飞凤舞、苍劲有力,很熟悉。

    是卞惊寒的。

    【殿下,弦音刚刚查出喜脉,十日前才食的岁岁枯解药,腹中胎儿可有碍?另外,一直联系不到厉神医,若殿下知其行踪,烦请让她跟我们联系,关于寒毒解药,有些问题要跟她请教。卞惊寒。】

    厉竹看完,又将信左右反过来看了看。

    确定再无其他内容后,才缓缓将信折起,苦笑摇头。

    这便是她取眼泪的机会?

    一个人心里到底要阴暗扭曲成怎样,才会觉得弦音再次怀上了孩子,她不是替她高兴,不是为她祝福,而是会伤心落泪?

    将信放回到了桌上,心中荒芜一片,抬眸看向通往里间的门,听不到什么动静,想必是已经睡下了。

    她拾步走向边上的耳房。

    耳房很小,毕竟只是临时睡觉之处,摆设也不多。

    烛火早已被婢女们掌上,厉竹关了门,走到榻边坐下,拿下腰间长剑。

    要说,这长剑还真不轻,一拿下来,人顿时就感觉减重不少。

    长剑的剑鞘花纹精致,珠翠镶嵌,剑柄上还挂有一枚血玉花瓣状坠件,一看就知价值不菲,也可想而知这柄剑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将长剑放于床头柜上,她和衣躺下,甚至鞋子都没有脱,只将一双脚翘在床沿边上,这样起身容易。

    雷尘说要时刻保持警惕,发生何事,要第一时间保护秦羌安全,虽然她保护不了任何人,但是第一时间反应还是可以的。

    本就有失眠的毛病,下午又睡了不短的时间,如今又睡在陌生的地方,尤其是某个男人就跟她一墙之隔,她如何有睡意?

    也不知道卞惊寒是有什么问题要问她?

    关于寒毒的问题,是找到寒毒的解药了吗?

    她找了那么久也没有找到她娘,如今又得在太子府耗上一个月,哎。

    既已跟秦羌达成交易,还是一月后再去大楚找他们。

    侧身面对着里厢墙壁而躺,夜静谧一片,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一两声敲梆子的声音。

    她在想,墙壁那边的他,是不是已经进入了梦乡?

    子时雷尘过来换她的时候,她刚刚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正在做梦,梦里都是旧人旧事,被雷尘推醒,她还有些恍恍惚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神医,神医,已经子时了,可以回房去睡了.......”

    恐惊动隔壁的男人,雷尘将声音压得很低很轻。

    好一会儿,厉竹才缓过神来。

    起身,出门。

    走到门口,又想起那柄剑,转身回来,拿了那柄剑别于腰间,这才拾步出门。

    雷尘视线落在那柄剑上,轻凝了眸光。

    **

    翌日清晨,如同寻常一样,婢女伺候秦羌更衣,雷尘准备他上朝的马车。

    主仆二人一起出府的时候,秦羌忽然对雷尘道:“雷烟是厉竹。”

    雷尘怔了怔。

    这个他知道啊。

    “殿下昨日已经告知过属下的。”

    这种事也能忘?不像是这个男人的作风啊。

    男人面色温淡,声音亦如面色一般,丝毫情绪不显,问他:“既然如此,你觉得你在雷烟房里一呆呆半个时辰,另外,她还在睡着,你就直接入耳房唤她,甚至,还跟她睡同一张床榻,合适吗?”

    雷尘:“......”

    明明男人就像是随口一问一般,既非质问,也非气愤,非常云淡风轻,可不知为何,他就是听得背脊一寒。

    也就是这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并非是忘了自己已经告知过他,而是强调,再次强调一遍,雷烟是厉竹。

    他很意外这个男人竟然什么都知道。

    在雷烟房里一呆呆半个时辰......

    他也就是昨日晚膳的时候,跟那个女人讲常姜身世和来历的时候在她房里呆了比较长的时间。

    她还在睡着,他就直接入耳房唤她......

    这个指的是昨夜子时他接值的时候吧?

    当时,他明明压低放轻了声音,那样这个男人竟然也能知道?

    还有,什么叫还跟她睡同一张床榻?

    说得好像他们是睡在一起一样,明明是她起来,他才睡。

    心中甚是无辜,却也不敢辩解,可男人既然如此说,自己也必须有回应,想了想,便道:“属下今日让人在耳房再搭一张矮榻。”

    **

    厉竹用过早膳,刚准备出门,就碰到了寻上门来的常姜。

    今日的她换了一身杏色的两件式长裙,相比昨日耀眼的鹅黄色,今日的杏色素净了很多,却也衬得她不施粉黛的面容更加的清水出芙蓉,美得脱俗,也美得高洁。

    “太子府我还是第一次来,一点都不熟悉,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羌哥哥上朝去了,也不知几时回,而且,他贵为太子,一定有很多公务要忙,一直耽误他的时间也不好,烟护卫现在应该没什么事吧?能陪我转转吗?”

    厉竹很意外,想四处看看,完全可以找个府里的婢女带着,怎么会想到让她作陪?

    她对太子府又何尝熟悉?

    只不过,她还不能讲,如今,她是雷烟,雷烟可是跟随秦羌身边多年。

    看出了她的犹豫,常姜当即就拉了她手,轻轻晃了晃:“你就陪我转转嘛,府里的下人我一个都不熟,就只认识烟护卫你,而且,你是护卫,跟在身边,总觉得有安全感,最重要的,你是羌哥哥身边的人,我跟羌哥哥十年未见,很想从你这里多了解了解他。”

    厉竹轻抿了唇。

    要说,这个女人还真有让人无法拒绝的能力。

    原则上,她只是一个侍卫,其实也就是一个下人,而她身份尊贵,是主子,如此毫无顾忌、毫无架子地拉着她一阵晃求,让她.......

    何况她也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秦羌不在,她根本无事。

    好在银耳那日带着她们参观过整个太子府,所以带个路还是可以的。

    银耳怎么跟她们介绍的,她便怎么跟这个女人介绍。

    太子府面积很大,堪比小皇宫,她们一处一处转着,经过一处茂密的竹林时,常姜指着竹林深处的一栋石屋,“咦”了一声,问厉竹:“那里是做什么的?”

    想起银耳交代的,她回道:“那里是禁地,除了殿下自己,任何人不得擅入。”

    “禁地?”

    常姜探着小脑袋,好奇地瞅着,“里面会是什么呢?”

    然后,便拉了厉竹袖襟,提议道:“要不,我们去看看?”

    厉竹汗。

    这丫头听不懂人话吗?

    “殿下有令,任何人不得擅入。”

    常姜撅嘴,“我又不是任何人,对我,羌哥哥从来就没有秘密。”

    边说,边继续好奇地探头探脑。

    厉竹垂眸弯唇,无言以对。

    静默了片刻,觉得就算对秦羌来说,她不是任何人,她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可她厉竹不是啊,她能擅入,她厉竹不能,最重要的,如今是她在带着她转,责任可是在她的头上,她可承担不起。

    “还是等殿下回来,让殿下亲自带常姑娘进去吧,雷烟不敢擅闯,而且,听说这竹林就是机关,我们可能还没过去,就丧命于竹林之间了。”

    “啊?哦......好吧......”

    常姜闻言,一脸的失望。

    边不情不愿地随厉竹往前走,边不甘心地看着竹林,忽的眸光一亮,停住脚,惊喜道:“烟护卫,等等等等,我知道这竹林的阵法了,我知道如何进去了。”

    厉竹有些无语,停脚回头。

    怎么还想着进去呢?

    若真要进去,能不能不要当着她的面,等参观结束,等她不在的时候,爱怎样尽管怎样!

    常姜正一瞬不瞬地看着竹林,自言自语道:“这阵法是小时候羌哥哥摆过给我看的,说是从一本兵书的孤本上看到的,对,就是那个,我记得很清楚,没想到羌哥哥用在这里了.......”

    厉竹眸光微敛,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也有些头疼。

    “常姑娘.......”

    刚准备说话,只见杏色衣裙一晃,对方已经双手提着裙裾,如同一只翩然的蝶,欢快地跑入了竹林中。

    厉竹脸色一变:“常姑娘!”

    对方哪里听她的,脚下不停。

    皱眉,厉竹看了看左右,也未见到任何人,恐常姜出什么事,只得跟在后面追过去,试图将她拉住阻止她。

    可对方跑得飞快,自己又不会武功和轻功,也只能凭脚跑,而且,还得负腰间长剑的重量。

    想到常姜说的阵法机关,她也不敢瞎跑,常姜如何穿梭,她就如何穿梭,左一拐,右一弯,

    一直穿过了竹林,她都没能追上对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大概是真的破了阵法,常姜从竹林跑出,冲到石屋门前时,石屋的石门竟“哗啦”一声自动开了。

    “还真是如此。”

    常姜一脸的欣喜激动。

    “常姑娘!”

    厉竹终于追了上来,刚准备伸手拉住她,衣料在手中一滑,常姜已径直跑进了石屋。

    厉竹气喘吁吁,眉头皱成了小山。

    早知道这丫头是这样的人,她真不该答应陪她。

    不想擅入,又怕常姜在里面发生什么意外,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她无奈一叹,只得也拾步走了进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