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厉竹一怔,不意她突然跟她说话。

    微微敛了眸光,对着她的方向,再度略一颔首,表示回应。

    女子水袖一漾,扬手指向一处:“能帮我摘一下那朵栀子花吗?就是枝头伸出来的那朵,并蒂的那朵。”

    厉竹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亭外不远处的一棵栀子花树,时值栀子花花期的临末,所以,树上的花儿并不多,洁白无瑕、异常醒目,很容易便看到了女子所说的枝头伸出来并蒂的那朵。

    心底顿时就抽了一口凉气,那么高!

    若对会武功的雷烟来说,肯定不是难事,但是,她......

    也不知自己心中怎么想的,她转眸看向凉亭。

    凉亭中女子目光殷殷地看着她,似是在等着她答复,而某个背对着她的男人正大手执盏静静饮茶,并没有任何反应。

    那她......

    睫毛轻颤,她再度转眸看向那棵老栀子花树。

    这样的高度,如果搬凳踏脚,也肯定是够不着的,如果搭个梯子,应该可以。

    只是在外人看来,她一个会武功会轻功的侍卫,又岂能有这样的举措?

    怎么办?

    直接拒绝吗?

    心里不禁生出一团火。

    扮作雷烟明明并非她所愿,而是这个男人的意思,明明她已经跟他提出过,自己不会武功,此时此刻,他就准备这样坐视不管,任由她自生自灭?

    说什么不指望她保护他,却想看她这种时候的焦头烂额,是吗?

    头皮一硬,她转眸看向男人,对着两人的方向微微一鞠:“请姑娘见谅,殿下刚刚让雷烟试了一味药,此刻雷烟内力和轻功都无法施展,要不姑娘稍候一些时辰,等雷烟身上的药力散尽,再帮姑娘摘,要不,就请殿下现在赐雷烟解药。”

    试药?

    女子一怔,看向秦羌。

    试药是说得委婉吗?既然是药,要什么解药?肯定是试毒吧?只有毒,才需要解药。

    让一个大活人试毒,还是自己的贴身侍卫?

    “羌哥哥......”

    秦羌唇角一勾,放下手中杯盏,“何须那么麻烦?这种事情本宫亲自来便是,别说要朵花儿,姜儿就是要天上的星子,本宫也定然会想方设法给姜儿摘下来。”

    话落,起身,纵身一跃,身轻如燕,飞出凉亭,直直飞向那棵栀子花树,“喀嚓”一声清脆,便轻轻松松折下了那朵并蒂栀,衣发翻飞间,飞回凉亭,翩然落下。

    长指执花,递于女子面前。

    女子伸手接过。

    从厉竹的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女子轻轻笑开的眉眼。

    收了视线,她微微垂眸。

    想法设法......

    只觉得这个词很是熟悉,想了想,想起来是方才女子说过,为了给她医眼,他曾想方设法结实了一位很有名的神医的弟子。

    两人的声音再度穿过来。

    “这几日姜儿是住宫里,还是住本宫府上?”

    “可以吗?可以住羌哥哥这里吗?”

    “当然,只要你愿意,本宫一会儿让人去宫里跟父皇禀报一声。”

    “嗯,姜儿一切但凭羌哥哥安排。”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