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忽然不经意的一个回头,这才看到一直跟在后面的厉竹,“咦”了一声,凑到秦羌耳边,小声问:“羌哥哥,她是......”

    秦羌回头瞥了厉竹一眼,淡声回道:“贴身侍卫。”

    女子似是有些意外,“羌哥哥的贴身侍卫是女的?”

    “有两人,雷尘、雷烟,兄妹俩,雷尘本宫让他出门办事去了,她是雷烟,他们在本宫的眼里,只是侍卫,没有男女。”

    女子听完就抿嘴乐了,“瞧羌哥哥一急就一副一本正经从头说起的样儿,还真真是一点都没变,羌哥哥无需解释那么多的,姜儿懂的。”

    厉竹眼帘颤了颤,微微抿起唇。

    秦羌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好。”女子笑靥如花。

    两人上了凉亭,厉竹守在凉亭的下面。

    有婢女过来给两人上了茶水和糕点。

    秦羌伸手端茶的时候,女子惊呼:“呀,羌哥哥你的手......”

    与此同时,一把将他的那只手执起,蹙眉看着他手背突起的关节处昨夜砸在墙面上留下的伤,满脸满眼的心疼,“怎么伤的?”

    秦羌弯唇,淡然道:“没事,小伤。”

    女子瘪瘪小嘴,“疼吗?”

    末了,又怜惜地对着伤口轻轻吹了吹:“小的时候,羌哥哥每次习武受伤,都缠着姜儿要姜儿帮吹吹,说姜儿吹两下比灵丹妙药都有效。”

    秦羌低敛着眉眼,没做声。

    也未将手收回,就任由女子捧在手心吹拂了好一会儿。

    “羌哥哥,那时姨母尚在,一次她去永贤庵里看姜儿,她跟姜儿说,羌哥哥为了姜儿,为了帮姜儿医眼睛,还特意想方设法结识了一位很有名的神医的弟子,跟着对方一起偷偷学医术,是吗?”

    厉竹呼吸一滞。

    特意?想方设法?

    微微转眸,她看向凉亭里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她而坐,除了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她什么也看不到。

    只听得他道:“母妃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

    女子娇嗔弯眉:“那还不是因为姨母没将姜儿当外人。”

    一字一句,句句入耳,厉竹心中早已滋味不明。

    秦羌的母妃,此女叫姨母,那么他们是表兄表妹?

    这厢,女子再度开口:“方才在宫里的时候,皇上也跟姜儿说,羌哥哥医术了得呢,还说羌哥哥一定能医好姜儿的眼睛。”

    秦羌眸光敛了敛,不动声色将手抽了回去,“姜儿放心,本宫一直在研制此药,已稍见成效,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制出来。”

    女子笑容璀璨:“没关系的,羌哥哥,姜儿又不是双目失明,只是一只眼睛看不到而已,这对姜儿丝毫影响都没有。”

    厉竹有些震惊。

    震惊女子竟然有一只眼睛有问题,她都没看出来。

    如今知道了再看,的确能发现女子的右眼有些异样,没有神采。

    女子是面对着她而坐的,似乎也发现了她在看她,朝她笑了笑,梨涡浅浅,甚是可爱。

    厉竹长睫轻颤,朝她略略颔了颔首,算是回应。

    “烟护卫,对吧?”女子忽然含笑开口。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