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烟一怔。

    对哦,如果一个小小的婢女能完成这样常人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势必在太子府里引起轰动,而一旦引起轰动,就必定会引人注意,府中又难保没有他人耳目,如此,就很容易暴露她神医的身份。

    “只是,既然不能让她真的将药都分出来,殿下又为何这般安排?”

    男人瞥了她一眼,并未回答她:“随本宫出门一趟!”

    **

    厉竹缓缓往前走着,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街上。

    抬眼见到路边上有个酒楼,她拾步就迈了进去。

    什么小菜都没要,就要了一壶酒。

    找了个位置坐下,她便自斟自饮了起来。

    虽然,作为医者,她很清楚,自己风寒还未彻底痊愈,不宜饮酒,虽然,作为一个常醉者,她也很清楚,借酒麻痹自己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她已然养成了习惯。

    她喜欢辛辣浓烈入喉,一寸一寸经过食道,进入胃里,直达心田的那种感觉。

    只不过,昨日午膳晚膳都没怎么吃,今日早膳又粒米未进,空腹喝酒,就如同烧心烧胃。

    然,一壶还是很快见了底。

    她让小二再上一壶,小二问她收酒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的是雷烟拿给她的婢女服,也未回房去拿包袱,此时此刻,身无分文。

    见她拿不出银子,小二顿时就变了嘴脸,各种难听的话就说了出来。

    厉竹只得拔了头上发簪。

    这是她身上唯一的一件首饰。

    发簪样式很普通,就一根横销,但是,材质却是上好的和田玉,她男装时用它簪公子髻,女装时用它盘发。

    因为是自己一直用的,多少有些不舍,她递给小二,小二伸手准备接,却是被不知从哪里突然伸过来的一只大手抢了先。

    厉竹和小二皆是一怔,齐齐看向大手的主人。

    男人长身玉立,丰神如玉,又冷漠凌厉。

    是秦羌。

    厉竹长睫颤了颤,还未反应过来,只见男人忽然抬手,眼前胜雪的袍袖轻擦着鼻尖晃过,她就感觉到头顶微微一重,男人已将那枚发簪重新插回到了她的发髻上。

    “你......”小二刚准备开口,一锭银子已落在了他的手中,堵住了他的口。

    紧接着,男人攥了厉竹的腕,直接将她从位子上拉起来,拖着便走。

    厉竹回过神来想要挣脱,他已将她带进了边上的一间空包间,并先她一步松开了她的手。

    “桌上是雷烟的侍卫服和仿她样子做的面皮,换好衣服、戴好面皮,本宫在外面等你。”

    看都未看她一眼,男人不带一丝温度、不带一丝情绪地丢下一句话,就转身往外走。

    厉竹反应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这是让她扮作他的贴身侍卫雷烟,跟他一起回太子府,是吗?

    还真是强势霸道呢,有问过她愿意不愿意吗?

    眸光一敛,她连忙对着他的背影道:“殿下不是说,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将那些药分出来,便要滚出太子府吗?殿下贵为太子,一言九鼎,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忘情之药不要了吗?”男人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似是多看她一眼都不愿,声音亦是寡淡得很,连平素的嫌恶、嘲讽都没有了。

    厉竹眼帘闪了闪,抿唇,“不要了。”

    因为男人是背对着她的,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见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本宫已经开始研制了,岂能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你不要,谁给本宫试药?”

    厉竹一怔,又听得他接着道:“你放心,以后再也不会发生昨夜那样的事了。”

    声音淡漠悠远,就像从天边传来。

    明明相距那么近。

    厉竹又怔了怔,再也不会?

    男人已经拾步出了门。

    一人站在那里失神了好久,厉竹才缓缓转眸,看向桌上的侍卫服和面皮。

    犹豫再三,终是走过去,将衣服拿起来。

    **

    换好衣服、戴好面皮,厉竹从酒楼出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她都做好秦羌已经离开的心里准备,因为她觉得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耐心地等那么久,要不是很不耐地进来催她,要不就是走了。

    所以,出门看到他茕茕孑立在门口时,她还真是有些意外。

    似是有所感一般,他回头瞥了她一眼,见她出来,也未多言,径直带头走在前面。

    许是被他嫌恶和羞辱惯了,这样淡漠的他,反而让她觉得很陌生,微微抿了唇,她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街上人来人往、喧嚣鼎沸,似是跟他们二人没有任何关系。

    厉竹想了想,终是先开了口:“殿下应该知道,我不会武功。”

    让她做一个婢女,她还能做一些份内的事,雷烟可是他的贴身侍卫,侍卫份内的事,她可办不到。

    “没打算让你保护本宫。”男人也未回头,淡声回道。

    那打算让她做什么?

    厉竹看着他的背影,静默了片刻,又接着道:“殿下贵为太子,安全最为重要,个人觉得,还是让烟护卫跟在身边比较好,既然,我跟在殿下身边也做不了什么,反而是个累赘,不如,几时殿下将忘情之药制好了,通知我一下,我再来太子府取便是......”

    “想都别想!”厉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斩钉截铁打断。

    厉竹便不再做声。

    其实,她知道会是这个答案。

    难得有个忘情之药跟她做交易,他怎么可能会放弃如此好将她困在身边随意折磨、随意羞辱的机会呢?

    她是婢女,他还得有所顾忌,毕竟不可能时时刻刻在身边,而如今是雷烟,可是贴身侍卫、那是常伴左右的人。

    这些她都想过的,不过,她终是决定跟他回去。

    原因有两个。

    一个,她真的需要那忘情之药,另一个,他说了,再也不会发生昨夜那样的事了。

    只要这一点他说到做到,其他的折磨和羞辱,她无所谓。

    **

    两人回到太子府门口的时候,男人自袖中掏出一粒药丸给她:“变声的。”

    厉竹怔了怔。

    这种药她也能制,当然,有现成的更好。

    她伸手接过。

    本能地放到鼻下嗅了嗅,确定无误后,才送入口中。

    换做寻常,她的这种不信任的举措,这个有着一张损嘴的男人早就说话了,可这次,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就拾步入了府。

    厉竹紧跟其后。

    刚走进前院,就看到一抹浅黄色的身影飞快地跑过来,如阳光下振翼翩然的蝶。

    “羌哥哥———”

    秦羌脚步一顿,厉竹就也跟着停了下来。

    娇俏身影奔至跟前,“羌哥哥。”

    是个年轻女子,着一袭云锦襦裙,梳一尾俏皮灵动的飞仙髻,肌肤白瓷净玉一般,基本未施粉黛。

    也不知是见到秦羌太过激动的缘故,还是因为小跑了一阵的缘故,脸蛋红扑扑的,就像是清晨破晓的朝阳,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这是厉竹对这个女子的第一印象。

    第二印象便是秦羌跟此女的关系不一般。

    因为,见到女子的那一刻,他也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欣喜激动:“姜儿?”

    “嗯,”女子粉面含春,乖巧点头,“是我,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羌哥哥还能认出姜儿。”

    秦羌笑:“当然认得出,别说才这么多年未见,就算我们齿摇发白再见,本宫亦是不会不识姜儿。”

    闻言,女子小脸上的红霞更是厚了几分,娇羞满面,嗔道:“羌哥哥还是那么会哄姜儿高兴。”

    厉竹就在近前,自是将两人话语,甚至两人反应都看在眼里。

    垂眸弯了弯唇。

    齿摇发白......

    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她都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秦羌的嘴里说出来的。

    认识他怎么久,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般,这般满眼宠溺地对待一个女人。

    一直以为他这张嘴,是从不会说讨好的话的,且不说这两年一见面就损她辱她,就说以前,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不会。

    直到今日她才知道,原来,他的嘴也可以抹了蜜一般,原来,他也是说情话的高手,原来,他这般会哄女孩子开心......

    秦羌和女子并肩往前走。

    “你怎么突然下山了?”

    “皇上派人去永贤庵接我的,接我进宫过六月半。”

    “嗯,”秦羌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如果没记错,你应该大前日满十八岁吧,满了十八是不是就不用一直呆在永贤庵了?”

    “没想到我的生辰羌哥哥记得这么清楚,嗯,以后就可以自由了,可以经常见羌哥哥了。”

    “进宫拜见父皇了吗?”

    “嗯,给皇上请过安才来的太子府,我也不知道太子府怎么走,还是皇上让人送我来的。对了,还没祝贺羌哥哥呢。”

    “祝贺什么?”

    “祝贺羌哥哥荣登太子呀,从小我就知道羌哥哥不是一般人,果然,羌哥哥都做太子了,好厉害。”

    两人有说有笑往前走着。

    厉竹不远不近跟在后面。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